_第2章(1/2)

加入书签

  吧。”瞥见向南臭着一张脸,梦雅圆场道。

  第三次指的是向南,梦雅有点紧张的在桌下把其中一张牌抽出来一点,然后伸到向南面前。向南果然抽了那张,因为梦雅知道向南有这种习惯,会抽最突出的那张牌。那张牌上是“和你左边的人接吻。”

  向南有些惊讶地看向梦雅,后者并没有看自己,而是对着严寒说:“已经喝了两次酒了,这次无论如何你不能说话了!快站起来,决定权在南儿!”

  严寒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他傻傻地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接吻两字,他脑海中突然冒出电视上男女主角舌吻的镜头。

  “这个会不会太劲爆了……”池莉有些无语,严寒老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她和严寒也不过有过几次为数不多的接吻,还都是她主动。她还怀疑过严寒是性冷淡。

  向南被严寒前几次的举动气的不轻,又喝了几杯酒,胆子便大了起来。“怎么?哥,你怕了?”

  严寒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皱眉看着向南站起来,慢慢走进。

  向南走到两人只剩一个拳头的距离时,立住。此时灯光突然变得柔和起来,他慢慢抬起眼,从严寒的下巴、嘴、鼻子看到眼睛,目光认真且专注。严寒比向南高出大半个头,此时就着柔和的光俯视向南,柳叶似的细眉,漂亮的丹凤眼,娇俏的鼻子,还有,还有可爱的小嘴唇。他突然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很美”他想。梦雅和池莉以及围观的人此时只是惊叹画面太过美好,梦雅笑了,有点得意,有点苦涩。

  向南扶住严寒的肩膀,一点一点凑上唇,当还差一厘米的时候,就在严寒不自觉要闭上眼睛,就在严寒本能想扶住向南的腰时,向南突然拉开两人的距离,“算了,我还是喝酒吧!”

  一股失落感袭上严寒的心头,弄的他有些无措,刚才怎么了,像做梦一样,心跳都不规律了。池莉却是松了一口气。梦雅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向南。

  向南像个没事人一样,喝着他的三杯酒,只是谁也不知道,他的腿已经软了,没有一点力气。“吓吓他就好了,真吻上了,以后要怎么面对他。”向南真感谢自己强大的理智,没有沉沦。

  晚上睡觉时,向南睁着眼睛回味那一幕,“你要离开一年呢,我要好好努力追随你的脚步才行。”

  严寒却是快疯了,睁眼闭眼全是向南,向南唱歌的样子,向南要吻自己时娇媚的样子。严寒从来没有这样过,他其实很渴望向南吻上来,而他又很鄙视自己有这种想法。“一定是向南那个死孩子长得太像女生!一定是向南长得比池莉好看!对,一定是这样!”“啊啊啊啊!我快疯了!到底是谁想出这么变态的大冒险!”

  此时已在梦中的梦雅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翻过身继续睡了。

  夜,如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