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问归期未有期 番外_第16章(1/2)

加入书签

  前。

  路好象很远很远。

  阴森森的雾,两边黑漆漆的石头,不明不暗的光。

  远远,终于瞥见尽头。

  渺茫的雾气中一个黑影。

  石头封住了路?

  他走近了些。

  身后雾气汹涌。

  “哥。”

  “哥?”他诧异地呢喃。

  那个黑影转过身来。

  他这才注意到,脚下的这条路,越来越窄了,已经几乎只容一人通过。

  “哥,你……”他往前走了一步。

  “咔咔”石路发出危险的震颤声。

  袁静宸慌忙止步。

  “咔咔咔……”

  就在袁静宸脚前,一条石缝渐渐裂开……

  “哥!”袁静宸猛得睁开眼睛,黑亮的眸子在夜里徒劳地睁大。他猛一翻身坐了起来,扶着床,惊恐未定。

  四周仍是宾馆的陈设。

  透过薄薄的垂地白纱窗帘,隐约还能瞥见稀疏地亮着灯的市内。

  他渐渐定下心来。

  臀腿抵在床上,钝钝地痛。他把手轻轻搭在臀部边缘,有点肿,深按的时候,痛得锐利却真实。

  刚才,是梦魇么……

  袁静宸团起身,手上抱着大把被子。

  听说,趴着睡,会容易噩梦……

  不过还好,那只是梦……

  袁静宸死死抱紧手上那一团厚厚软软的被褥,咬着唇,心中不甘。

  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想他,念他,担忧他,在乎他?为什么在梦里要失去他的时候,竟心慌得不能自已。

  袁静宸靠坐在床上,竟发现自己再找不回白天时的怒气。

  为什么呢?明明只是几小时而已,为何他就会把哥哥那些看似不可原谅的事全抛到脑后。

  兄弟没有隔夜仇。他本该知道。

  可是,哥哥所做的,的确不该原谅,他反反复复地对自己道。

  一句“不信”已成事实,无法抹杀,造成的伤害更无从弥补。

  况且,下午的时候,当自己在那间办公室里孤军奋战的时候,哥哥在哪里?哥哥唯一做的,就是给了他一张无情的通知。

  如若有神,必然叹息。

  因为这个明眸闪闪的男子心中分明已经动摇,却又偏偏固执地要针尖对麦芒。

  周一的上午,最是不寻常。

  几乎每个人都从校长阴沉的笑脸里看到了欲来的风暴。

  惟有袁静宸,一次次安之若素地从袁瑾面前穿过,一声声“校长”叫得自然流畅。

  袁瑾依然以“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