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22章(1/2)

加入书签

  行途中搁浅的海豚,就算离开了大海,但是我们的爱情还在。」

  「白话文呀白话文。」

  「如果有天,属于我的一切,全都消失殆尽时,我希望在最后一刻在身旁握着我的手的人是你。」

  我说,然后捏了他的鼻子一下,接着换我发问:「所以那天为什麽你会突然飙着脚踏车回来?」

  只见他牵着我的手,贴到了他左心口,好深情、好口爱的说:

  「因为,我能感觉到海豚在哭泣,海豚的眼泪一直流在大海的心中。」

  有够感动的我红着脸,几乎要哭出来但仍然死鸭子嘴硬的要跟他扯下去:

  「白话文呀白话文。」

  「白话文就是这个。」

  他说完,然后将他的嘴唇贴向我的。

  过了几秒,幸好我恢复了理智,挣脱了一下,赶紧很不负责任的说:

  「有监视器耶。」

  只见他有够顽皮的说:「可以给他们看啊。」

  「我可不这麽想喔。」

  一个熟到不能再熟的女声从旁边窜出。

  「黄鼠狼给鸡拜年哪?」我笑着说。

  「得了吧,换别句好吗?」叶嬣好声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上班时间还趁店长不在躲在楼上搞亲热,当心我去投诉我跟你说。」

  「呿,还不是学某人的,这样好羡煞死那些小猫两三隻的单身路人甲哇哈~」我大笑一声,然后才好奇的问道:「花店女孩怎没跟妳在一起?」

  「分了啦分了啦~吵死了,」她好不屑的说,并且又噼哩啪啦的继续囉嗦着:「那壶不开提那壶,真会挑问题问啊刘先生,我看你不应该来作体育用品店店员的,你应该去当媒体记者,问问题都像在蒙眼丢飞刀一样。」

  「哈,好说,所以咧?这次又为啥分手?」

  「呃、家庭因素囉,起先有反抗啦,后来她爸妈就很乾脆的带她跑去台北了,要是这麽厉害我看直接就带她跑去瑞士就好了嘛我说,真够闷骚。」

  「哦~了解。」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

  「所以我妈算好耶,」尚雨突然插嘴,好得意的说:「我妈很喜欢晨轩的说。」

  「得了吧,这位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