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这就是他被赶出皇宫的真相(1/2)

加入书签

  不出一日,夜王重归朝廷的消息传遍月国,街上的议论沸沸扬扬,有人期待皇子重新争斗,有人担心月国争权过激会给他国有机可乘,有人好奇夜王的妻子会如何在两个强势的人之中生存。

  无论是什么心态,都一窝蜂地涌上了南都,见证夜王搬家的过程,瞧着浩浩荡荡的十几辆车,正是深府中搬出来的行李逆。

  然而他们不敢靠得太近,默契地留出了两丈的距离观看。

  带头的是一辆棕色的马车,众人都以为里面是夜王和夫人。

  其实……

  车厢内的夜暮沉冷着一张脸,阴沉至极,瞥了眼身侧的李管家,冷声道:“还未找到青烟?”

  从他离开皇宫,已经过了三日,其中只有一个黑衣人向白影说明青烟安全无事,只是夜暮沉怎会放心,派人去找却没看见她的身影。

  一个女人,怎会在他眼皮下消失!

  从白影口中他已经听说了太后知道他恢复武功的事情,想必青烟是去寻找解决的办法,只是,三日,还未见人影。

  他尽力延迟任职的时间,却也只能拖延三日,今天必须搬到皇城附近的府邸居住茶。

  因为,雪国的人快要来了。

  “还没,王爷放心吧,夫人不会有事的。”李管家低头垂眸,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夜暮沉疲倦地闭上双眸,近来束依琴突然出现的事情已经让他心乱,青烟又在这种时候不见了……

  “老爷,她的毒……”为青烟驱毒的大夫眉头紧蹙,犹豫地看向身侧的毕阳泊。

  “说吧。”他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没了。”大夫深吸一口气,怕老爷没有听明白,再重复一次,“她的毒没了。”

  没了?

  毕阳泊诧异地盯着他,大夫继续道:“她体内早已有另一种毒素,竟然强大到将蜂毒都吸收了,至于是什么毒,老夫也诊断不出来。”

  毕阳泊挥退了下人,坐在凳子上叹息着,“醒了就别装了吧。”

  青烟本来闭上的双眸,听见他的话后缓缓睁开,却无了以往的明亮,有些涣散有些茫然。

  她是不是该谢谢太后赐的毒酒,让她侥幸活了下来。

  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脸色的苍白更显憔悴。

  “药我已经帮你配好了。”

  青烟的长睫扑闪了一下,艰难地启唇,哑声道:“毕前辈知道他们的事情吗?”

  既然是太子太傅,自然是了解当时的情况的,这三日,她一直昏迷不醒,不是因为蜂毒,而是因为太后给的毒,现在依旧是全身乏力。

  毕阳泊自然知道她说的“他们”是谁,看向窗外树叶早已凋零的树干,缓缓说道:“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

  青烟双耳一动,凝神细听,直到听到最后,整个脸都被震惊覆盖,僵在床上一动不动。

  原来当年,束依琴、夜暮沉和承香芙是青梅竹马,三人是众多兄弟多玩得最亲密的孩子,日久生情,夜暮沉和束依琴两人的情愫众人皆知。

  他对她的宠也是显而易见的,为了她,夜暮沉学习武功的时候比谁都拼命,只为施着轻功带束依琴到处游玩。

  而夜季渊当时只是一个皇子,其母总是刁难皇后,也就是夜暮沉的母妃,因此束依琴不喜夜季渊,也许这就是夜季渊为何痛恨夜暮沉的重要原因。

  事情的转折是发生在六年前,皇后的房间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护卫纷纷赶来,竟看见地上一滩血迹,是皇后的尸体!她的双眼被残忍地挖掉,死相惨不忍睹。

  而当时在房间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束依琴,一个是夜暮沉。

  向来宠爱皇后的皇上勃然大怒,一夜之间皇后寝宫的下人都被赐死,愤然地质问束依琴和夜暮沉,让人震惊的是,束依琴竟然流着泪指着夜暮沉,语气笃定:“是他杀的。”

  夜暮沉供认不讳,皇上怒得大病一场,立即要赐死他,然而兰舒琴跑了出来,当中自挖双眼请求保他性命,众臣惊骇得白了脸,太子温和的性格他们是知道的,也随着兰舒琴跪下来求情。

  皇上气得晕了过去,一直不愿见夜暮沉,之后,就下了放逐令,撤去他所有的权利,让他独自在远方生存。

  这件事轰动一时,却被皇上极力掩了下去,所以知道真正内情的不多。

  青烟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原来,这就是暮沉被赶出皇宫的原因吗,她几乎可以想象当时混乱的场景,只是为何夜暮沉不狡辩,为何要好的束依琴会指证他?

  难道人真的是夜暮沉杀的?手段残暴得如同深府的形象,只是,青烟依旧不信,但如果不是他杀的,为何供认不讳,因为束依琴的原因?

  其中的内情不是一时间可以明白过来的。

  只是,她那日听见束依琴询问的“还在怪我”,应该就是指证他杀害皇后的事情,也只有这件事让两人才开始决裂。

  而夜暮沉的回答是,没有。

  他竟然说没

  有。

  被诬陷,被逐放,被剥夺皇位,他竟然没有怪束依琴……

  还是因为不是被陷害?

  青烟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思考太多,脑中一片混乱。

  在一旁等待着青烟消化的毕阳泊看见她的双眼再次疲惫地阖上,开口道:“若你不想走了,留在这里也无妨,我长期隐居也是有些闷,只是你走,我不会留,也不会帮。”

  青烟明白,他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个岁数,自然不想再参与城府重重的斗争之中。

  只是她说过助夜暮沉,就不能食言,即便多出一个束依琴。

  她歇息了片刻,才起身,打了一盘水,照下自己的容貌。

  双颊竟还能看出一些手指印!

  青烟双眸沉了下来,不用想都知道这些巴掌是兰舒琴打的,她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以至于毕阳泊打破镜子都不愿让她看见。

  回想起当初兰舒琴的局,重点的是熏香,她可以肯定里面有罕见的材料,甚至成分是什么她都不清楚,兰舒琴怎么有这些东西?

  上次她的计谋,也是准确的运用了禁香来杀死狐狸,难道兰舒琴懂香料?

  她深吸一口气,清洗一下脸蛋,取过药瓶,换了一身男装和带上了人皮面具,转身对毕阳泊鞠躬:“谢谢前辈相助,青烟感激不尽!”

  毕阳泊点点头:“你知道最好的回报就是当我们不曾见过面,还有那药的解法,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

  青烟郑重地应下,这药当初混合了她的血,一旦让夜暮沉服下后,就会封住所有的内力,只有喝下她的血才能解开。

  她先是去了深府一趟,府邸已经人去楼空,青烟谨慎地看看四周,发现没人才走进去之前的地下室。

  然而,那个机关扭不动了。

  青烟一怔,这是要永远封住地下室吗,可是里面有很多东西……忽而,她轻轻地扯唇,她在担忧什么,暮沉定会处理好的。

  刚一转过身准备离开,一个身影伫立在她面前,是黑影。

  “夫人?”她疑惑地盯着青烟。

  青烟双眸微闪,她明明是带了人皮面具的,黑影怎么可能认出来。

  踮脚,施着轻功踏上瓦砖上离开,黑影立刻穷追不舍,二话不说地抽出剑冲了过去。

  黑影向来少话,青烟也不知她突然追杀过来是几个意思,不禁敛眉,快速闪避,同时压低声音道:“我和你有仇?”

  “知道机关的人,杀。”黑影手腕一转,再次飞了过来。

  青烟是明白了,因为她不是夫人,却知道机关的位置,可是她知道黑影守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她的出现,她还不能点明身份,因为还有事情要做。

  她微微抿唇,钻进树林中飞快逃走,只是她体内的毒未解,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

  瞧见不远处的马,她立刻抢了过来骑上,朝皇宫的方向跑去。

  经过一间楼阁,她瞥见窗户有一抹熟悉的身影,瞳孔骤缩,借着房屋的遮挡,她连忙跳离马背跃进了房间里。

  她一进去就钻进了床底,朝屋子的人投去了乞求的目光。

  那人一身玄衣,神情淡然温和,即使看见她进来的时候也波澜不惊,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此人正是沈玉。

  青烟虽然不知他怎么会在这里,也不知他会不会帮这张面孔的自己。

  可她体内跟不上。

  只能搏一搏了!

  窗外一阵风掠过,一个人影闪了进来,青烟从床底看见一双靴子,整颗心都紧绷起来。

  “不知姑娘闯入沈某的房间,有何事?”柔和的声音不温不火。

  “沈大师打扰了。”青烟从黑影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些尊重,想来是认出此人是传闻中的沈大师。

  等黑影离开后,青烟才从床底出来,拭去身上的灰尘,没打算和他隐瞒,直接坐在他对面,道:“我是青烟。”

  沈玉双眸闪了一下,沉默不语。

  “之前的事情多亏了沈大……沈玉的帮忙,我从凤昊那里了解过你的事情了,既然我救过你,你救过我,从今以后我们便互不相欠吧。”

  沈玉嘴唇抿成一条线,垂头抚摸着古琴。

  青烟良久未等到他的回应,只好起身朝窗口出去,沈玉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