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青烟,你别自以为是(1/2)

加入书签

  冬日的早晨,天边亮得比往日慢,卯时,天空还是昏沉沉的。

  “你是说,这茶叶掺了毒,泡了水之后就变回普通的茶叶?”李管家诧异地看着突然前来找自己的黑影。

  面无表情的黑影点点头:“李伯伯不是想除去夫人吗?”

  李管家脸色微变,将手中的一包茶叶甩回给她,冷道:“你在说什么呢!逆”

  他虽和黑影相处甚久,但是和黑影的交流却是极少的,突然给他什么茶叶,一时间他有些迟疑,不敢轻易地表明心态。

  “主子已经被皇上任职了,接下来的日子如果夫人还在,会对主子的伤害更大。”她眼眸掠过苦恼,“李伯伯不愿帮忙?”

  李管家顿了顿,迟疑道:“你知道的,这样的事情要是被王爷知道……”

  “黑影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她坚定地回应,“李伯伯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会自己来的,等夫人回来,我就泡茶给她。茶”

  李管家看着她视死如归离开的背影,忍了忍,终是唤住了她

  “你确定能够一次致命,并且查不出来?”李管家狐疑地盯着她的那包茶叶。

  黑影取出一抹,当即泡了起来,随后抓出一只老鼠逼它喝下,不出片刻,老鼠已经口吐白泡死亡了。

  黑影递给她茶渣:“李伯伯尽管去让人检验一下。”

  中午时分,青烟叩响了夜府的大门,不一会儿,就开出一条裂缝,她直接越过惊愕的下人,走入了大厅。

  厅中的软榻上,已经懒懒地依靠着一抹悠然的身影。

  是夜暮沉,也只有夜暮沉。

  长发未绾,倾泻四周,松垮的衣袍上披着一件鹤氅,露出富有线条的胸膛,双手捧着一本书卷,似看非看,温和的眼眸带着看不懂的情绪,嘴角勾起微不可察的弧度。

  青烟的脚步忽而顿住,瞥见他旖旎风光的目光忍不住移开,许是太久未见,此刻竟觉得心脏跳动加速。

  深吸一口气,再将目光放在他脸上,昨日面对雨泥时候还是阴沉暴躁,此刻就变得柔和平静了?

  她上前一步。

  他定是已经发现自己的了,却只是悠悠地翻过书卷的一页,并未抬头。

  生气了?

  青烟抿唇,不太确定,只能硬着皮头继续靠近,他翻书的频率愈来愈快,等她走到他面前时,他已经将整本书翻过了。

  啪。

  一声清脆的合书声,把青烟正准备说的话生生咽在喉咙中。

  他将书往桌上一扔,低醇悦耳的嗓音响起:“还有吗?”

  青烟以为她和自己说,不禁瞥了眼桌上的书,竟然是关于雪国礼仪的,看来是在为接待雪国做准备,只是怎么会在大厅中。

  是在等她?

  “暮……”

  “还有两本。”李管家的声音打断了她,只见他从门槛跨入,手中捧着两本书,用敌视的目光悄悄瞥向青烟,随后将书放在矮榻上。

  夜暮沉伸手取过一本,随意地翻来继续阅读起来。

  就像,真的看不见她一样。

  青烟的心一冷,指甲微微陷入掌心中,终是忍不住一手夺取夜暮沉手中的书,然而他像预料到她的动作一般,死死地攥紧。

  撕拉!

  书籍瞬间一分为二,纸屑落在两人之间,青烟怔了片刻,她是……一回来就闯祸了?

  瞄了眼封面的名字,是关于饮食的,青烟立即说道:“雪国因为是太后统治,她们的食物注重口味清淡,外形精巧好看,过软过硬都……”

  “你回来就是给本王讲课的?”

  幽冷的声音打断她的滔滔不绝,夜暮沉嘴角微勾,双眸却冷意逼人。

  他们分开这么久,重逢不该是这样才对,是因为昨晚雨泥假扮的青烟惹怒了他?

  青烟在暗处躲着,也不太清楚具体的状况,只知道夜暮沉听见李管家害她的事情没有冲过去教训他,反而立即离开了。

  看来,他是不相信李管家害自己吧。

  青烟垂眸,闪烁着一抹嘲讽。

  只是今日,她不能和夜暮沉保持这样的关系。

  “青烟的意思是我可以帮你。”她放柔声音,坐在他的身侧,伸出十指揉捏着他的手臂,“生气了?”

  夜暮沉双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不语。

  李管家瞧着王爷没有反抗青烟的靠近,不禁不悦地蹙眉,主动地走到中央的茶壶旁,取过一包茶叶,泡了起来。

  青烟余光瞥了眼,冷笑一声。

  片刻后,黑影白影都出来了,一脸惊喜地呼唤着夫人,青烟微微一笑算是回应,黑影主动倒出两杯茶,一杯递给白影。

  两人默契地走到夜暮沉和青烟身侧,笑道:“主子夫人请喝茶。”

  青烟两杯都接过,盯着冒着热气的茶面微微一笑。

  这是她和黑影计划的一部分,这里的茶叶,早已被调包了,也就是没毒的,只是在李管家眼中,却是致命的

  毒茶叶!

  果然是恨不得她死啊。

  夜暮沉凝视着她每个神情,看清她眼中的冷笑后,不禁眯起了眼,也将目光放在茶水上,还未说话,青烟已经将白影给的那杯一饮而尽!

  李管家暗喜,紧紧地盯着她的反应,然而青烟将茶杯放回茶几上后,竟将另一杯递到夜暮沉的唇边。

  李管家脸色一变,怎么能让王爷也喝!

  “慢着!”

  青烟动作一顿,所有人都疑惑地看向他。

  特别是夜暮沉,眸光深沉,不知在沉思什么。

  “明日接待雪国的事情还未准备好,王爷是不是该……”他隐晦地转移话题,就是担心那茶水落入王爷口中。

  心中同时奇怪,青烟怎么还没有任何的反应?

  此时,他似乎醒起什么,锋利地看向黑影,难道她骗了自己?!

  黑影垂眸,安静地呆在一边,似乎看不见他的注视。

  “难道连一杯茶的时间都没有了?”青烟轻笑一声,忽而将茶水饮入口中,黑影瞳孔骤缩。

  那杯茶里面,可是掺有了她给的药汁!

  然而,青烟做出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转头,凑近。

  吻上了夜暮沉的双唇!

  他双眸一闪,还未感觉唇上的温度,已经有一股热流涌入口腔,是她方才喝的茶水。

  她就,如此希望他喝下?

  “住手!”

  不料,李管家骤喝一声,竟扬起一掌,聚满浑身的内力,狠狠地朝青烟扑去。

  速度之快,动作之突然,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而且李管家离青烟的距离不远,一息不到,已经攻了过去。

  一掌,落下!

  青烟的肩头猛地一痛,整个人被李管家击出矮榻,后背狠狠地撞上墙上。

  “王爷不要喝!”李管家紧张地扶住夜暮沉,却发现他唇边流出一丝的茶水,嘴里,早已没有了茶的存在。

  喝了。

  他,喝了。

  李管家大脑一阵空白,浮现出老鼠惨死的模样,顿时一阵心慌,“有毒,快吐出来!”

  他二话不说地伸出捏住夜暮沉的双颊,想伸出手指探入他的喉咙。

  嘭!

  一声闷哼,加上一声撞击声,李管家的身子被夜暮沉一掌拍飞,只见他一脸阴沉地站了起来,声声骤冷:“你刚才说什么。”

  李管家抚着心脏,夜暮沉的那一掌用了十成的功力,痛得李管家的五官拧成一团,他顾不上王爷会怎么想,着急道:“有毒……”

  “为什么会有毒!”

  夜暮沉闪身上前,紧紧地捏住他的喉咙。

  与其同时,他竟发现自己身体的内力在慢慢流失!

  心一惊,他更加笃定茶水有毒,浑身散发出骇人的冷意,沉声道:“解药在哪!”

  李管家缺乏氧气,涨红了脸,双眼下意识地看向黑影,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白影震惊地随着李管家的目光看去。

  白影早上听黑影说,昨晚打晕自己是因为有些事情要做,等一会就能知道真相,随后两人就来到了大厅,紧接着发生了眼前这一幕。

  她没想到李管家想致夫人于死地……难道黑影昨晚说的事情和李管家下毒有关?为了逼出李管家想害夫人的心思?

  “咳咳……”青烟痛苦的咳嗽声响起,脸色发白。

  她身上中了毒,怎会经得住李管家的一掌,现在浑身就像散了一般,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夜暮沉瞥了眼青烟,捏着李管家的手愈发加紧。

  “主子!先放了李伯伯再说吧!”白影瞧着他脖子的青筋,急得跪了下来。

  黑影却是站着,抬头撞上主子审视的目光,不紧不慢地说着:“其实茶中没毒。”

  白影一怔,惊骇地看着她,低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影这才跪下:“这茶叶是黑影骗他说有毒的,其实,只是普通的茶叶,不然夫人早就出事了。”

  所以,意思很明显,李管家要对夫人不利!

  李管家整个身子扑通一声坠入地面,夜暮沉松开了挟持他的手,冷然盯着他们,低笑一声:“连本王都被你们玩弄于手中了?”

  三人一听变了脸色,先是李管家慌张出声:“是她陷害我!”

  白影咬唇,随着道:“这事确实不能只怪李伯伯!若没有黑影从中的唆摆,李伯伯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