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一个有夫之妇,朕稀罕?(1/2)

加入书签

  门扉敞开,从外面看进去一览无遗,青烟想要穿上衣服却不得不起身关门,只是她现在一丝不挂,只是咬着下唇,裹着单薄的被单掩住胸前的旖旎,强行踏下床悦。

  倏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

  转身,和青烟大眼瞪小眼。

  来者正是李翱,他被眼前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一个女子青丝轻垂,五官精致,双颊潮红,一双玉手紧紧地捂着胸前的被单,洁白光滑的脖颈处落下众多红点,一只赤脚正要踩在地上,却被来者惊得戛然而止,顿在半空中。

  “出去!”青烟率先反应过来,带着颤声喝道,脸上更是红了几分,立即躲到床角处,用帷帘遮挡。

  李翱猛然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立刻转身离开,脑中忽而想起夫人被郡主下药的那日,她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磨蹭……

  “站住!”青烟忽而喊住他,李翱的脚步一顿,却不敢转身,“关……关门。”

  担心再次遇到其他下人,她觉得还是让李翱关的好,于是李翱慢慢地往后挪动,脚后跟撞到门槛险些摔倒,但依旧没有转过身,倒退着进去,带着门扉快速退出。

  青烟瞧着他的举动不禁松了一口气,忙不迭地穿上衣服,整理好头发才走出去,发现院子里除了李翱站着,还有一个人,白影。

  她正双眼通红地盯着自己,似怒似怨,脸上沾有一丝血迹,青烟瞥了眼她的手掌,果然看见有血,看来是她擦眼泪的时候沾上的。

  她,哭了搀?

  青烟长睫微微一闪,抿嘴准备与她擦肩而过,白影讽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都这种时候了,夫人还不知节制吗!”

  青烟顿住脚步,睨了她一眼,发现她带着血丝的双眸紧紧盯着自己的脖颈,那上面有夜暮沉疯狂留下的痕迹,青烟自然知道她的意思。

  不知节制,不知廉耻是吗?

  呵。

  她冷笑一声:“对你主子,你应该更了解才对,谁能强迫得了?”

  也就是,他主动的。

  李翱没想到青烟会针锋相对,本以为这种时候她会主动安慰下白影的,毕竟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打击太大了。

  白影脸色微变,听着她离得愈来愈远的步伐,狠狠地回头瞪着她:“你无情!”

  “夫人,你就不解释一下吗?”李翱也忍不住唤着她,从黑影口中他们已经知道了茶叶的事情都是她策划的。

  面对两人的质问,青烟心中暗藏的怒火猛地涌上,蓦然回头,朗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她上前几步,走到白影面前,毫不畏惧地反瞪着她,气势更甚:“别忘了,我才是夫人!”

  言罢,倏然转身离开,几缕发丝在空中划开一个冷漠的弧度。

  白影顿时气得青了脸,她分明是占着主子的宠爱为所欲为!

  这才走出来的黑影立即拉着白影的手臂,想叫她消停,反被她甩开了手,“都是你,若不是你帮着她,李伯伯怎么会有事!”

  黑影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白影冷静点,你难道没想过性子向来温和的夫人,为什么会去害李伯伯吗,既然我们选择信任夫人,就该帮助她。”

  也许这是黑影说得最多字的一句话

  白影无力地摇头,声音沙哑起来:“夫人是主子的人,李伯伯就不是主子的人吗,说到底,你就是在两人之间选择了夫人。”

  黑影闭眸,不语。

  李翱叹了一口气,瞧着昏暗的苍穹:“主子不是也做出选择了吗?”

  众人还未从悲伤的气氛中脱离出来,大门就传来一声刺耳尖锐的声音:“皇上驾到!”

  皇上?

  连走在前头的青烟都怔了片刻,才醒起这里离皇宫很近,皇上过来是很轻易的事情!

  众人立即出去接应,纷纷行礼。

  青烟正垂着头,眼前便出现一条粉色曳地长裙,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青烟蹙眉,想来皇上带来了妃子。

  等夜季渊一声免礼后,青烟抬眸,就对上面前女子傲娇的目光,是玉贵人。

  她正亲昵地挽着夜季渊的手臂,几乎整个身子都靠在他身上,夜季渊瞄了她一眼,看见她面色淡漠,不禁微微蹙眉。

  “怎不见皇兄?”

  青烟一怔,夜暮沉出去哪里了她也不知道,只是现在她是夜府的夫人,自然应该站出来回话。

  “回禀皇上,暮沉出去为明日之事做准备。”青烟微微福身。

  敏锐的夜季渊却能闻到空气中残余的血腥味,再看看白影委屈不甘的双眸,虽然不知具体的情况,但应该是出现内讧了。

  嘴角悄悄勾起,夜季渊撩袍坐下,搂过玉贵人,笑道:“朕这次来是正是想了解下接待的事情准备得如何,既然皇兄不在,皇嫂和他关系亲密,该是了解的。”

  说到后面几个字,青烟听出他咬牙切齿的感觉,不禁疑惑地抬眸,瞧见他目光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蓦然明白过来。

  这个样子

  出现在皇上面前,是不礼的。

  “暮沉故意不跟青烟说明日的安排,说要给皇上一个惊喜。”青烟默默地捏了一把汗,她才回来不到一天,根本没来得及和夜暮沉好好说话,对明天的事情一无所知!

  “那朕这次是白来一趟了?!”夜季渊冷下脸,极度不悦。

  就是白来了。

  青烟心里嘀咕,却只能扯出微笑:“皇上不忙的话,就和青烟下盘棋解解闷吧。”

  玉贵人敛眉,嗤笑道:“皇上日理万机,哪有空闲时间下棋。”

  那不赶紧回去?故意来刁难她的吧!

  青烟没好气地低头垂眸,等待皇上发话。

  “拿棋来。”

  淡淡的三个字,惊住的不只是玉贵人,还有青烟,玉贵人已经说了皇上日理万机,皇上还要答应她下棋不正是拂了玉贵人的面子吗?

  她偷偷瞄了一眼玉贵人,果然看见她脸色难堪,只是不过一瞬,她已经恢复娇柔的模样,附和道:“看来皇上累了想要放松呢,你还不快点拿棋来!”

  青烟吩咐下人去拿,也遣走勒李翱三人,屋子了只剩下她们三人,青烟垂头不语,却总感到一股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是夜季渊的方向。

  青烟抿唇,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拿棋盘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青烟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

  夜季渊让她坐在对面,率先行了一步,随后问道:“等皇嫂明日入宫,让玉贵人带你去参观下沁宁宫吧。”

  问得随意,却听得青烟拾起棋子的手一松。

  啪。

  落在棋盘上。

  夜季渊眸光变深,嘴角微不可察地轻勾:“皇嫂确定要下这里?”

  青烟哪里有心下棋,方才他所说的“沁宁宫”已经让她心中大乱,当时她偷偷入宫去见乐霜姐姐,意外遇见喝醉的了皇上,情急之下她随口编了一个“沁宁宫”。

  沁宁宫真的存在吗?

  她不知道。

  可是听皇上的语气,分明就是真的存在一般!

  是试探?还是……

  “不能悔棋。”她另一只手紧紧攥紧袖子,眉梢上挑,一副镇定轻松的模样,只是她知道,她错了,方才失误落下的一子,已经暴露了她一丝惊慌。

  夜季渊却不打算就此罢休,下了一子之后再次开口询问:“皇嫂听过宫中一件诡异的事情?”

  “什么?”青烟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深夜里,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在翩翩起舞,轻烟飞舞。”说完,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青烟的神情,那紧绷的下巴已经出卖了她的紧张。

  “看来伤得挺重的。”青烟闪烁着目光,不知他说的那个女子是否真的是自己,刻意将重点放在血上,因为她当时是没受伤的!

  “此话怎说?”

  “红色的衣……”青烟本想说红色的衣服沾了血不明显,下一瞬猛然顿住,眼中掠过一丝惊恐。

  中计了!

  “皇嫂怎知是红色的衣服呢?”果然,夜季渊目光灼灼。

  青烟淡淡地勾唇,看向一旁神色凝重的玉贵人,笑道:“女人家听到的鬼故事,主角多半是穿着红衣,不是吗?”

  玉贵人也笑了:“确实如此。”

  之后,三人不语,现场陷入一片沉寂,青烟额头微微渗出汗珠,余光瞟向门口,希望夜暮沉快点回来。

  青烟魂不守舍地下棋,夜季渊同样也是心不在焉,最终两人竟是平局。

  “没想到皇嫂棋艺也如此精湛。”

  “不过是暮沉教得好。”青烟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你们只会忙着那些事。”玉贵人捂着嘴轻笑,暧昧地瞄了眼她的脖子,“夜王妃和夜王真是恩爱呀。”

  青烟无奈地笑了笑,没想到她还是将话题扯回这个上来。

  “对了皇上,妾身之前见过兰公主。”玉贵人柔柔地依靠在夜季渊身上,,手指抚摸着他的胸膛,“听闻兰公主为夜王自挖双眼,两人情深义厚。”

  兰公主?

  兰舒琴?

  心咯噔一声,青烟蓦地抬头,不知她突然提起是为了什么!

  “皇上看这夜府这么大,只有几个人影冷清了些许,既然如今夜王重新任职,自然待遇上提高点吧。”

  玉贵人的话让青烟更加心生不安。

  又是兰公主,又是人少,难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