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知道本王为何不救你吗?(1/2)

加入书签

  “当然不是。”夜暮沉起身笑着打断,看向对面的朱使者,“等舞会结束之后就知道了。”

  青烟微微蹙眉,雪国这次来月国明明是因为华祭司身亡的事情,应该来说是他们恭敬对待月国才是,怎么一副为难夜暮沉的面孔。

  思及此,她疑惑地看向夜暮沉。

  他感受到身侧的目光,不用多问就知道她的想法,双眉一挑,不经意地瞄向右上角的方向。

  青烟一怔,垂下头,余光偷偷地瞟上去悦。

  一个金色闪闪的宝剑赫然呈现!

  “来,吃个草莓。”夜暮沉忽而一手搂住青烟的腰,一手夹起一块草莓递入她口中搀。

  青烟不明所以,只能随着顺着他张开双唇,耳边忽而一热,烫得她一怔,因为他的唇吻了上来。

  她脸颊一红,大庭广众之下,还是两国宴会上,他怎么能!

  “那是月国送来的特殊打造的宝剑,威力无比。”一阵细语传来,青烟才明白他的意思。

  因为青烟晚来,之前发生的一切她都不清楚,原来月国已经送来了礼物,还是一把武器,想要强国的夜季渊自然是喜欢得很,在他心中,一个华祭司换来一把绝世宝剑,自然是值得的!

  难怪夜季渊的表情一直带着难以掩饰的喜悦,难怪那个朱使者明目张胆地调侃宴会的无趣!

  青烟咬下草莓,明明是甜的,入喉后便成了苦药,涩的难受。

  华初,你真的死了?

  她长睫低垂,掩住眼底的落寞和愧疚。

  大堂中宫女身穿彩裙,长袖挥舞,随着曲子的起伏而摇摆,风姿各异,美不暇接,然而,这里所有的大臣没有一个是专心看舞的。

  青烟不用抬头已经感受到四面八方的目光投射过来,不是看她,而是看她身侧的那人,夜暮沉。

  夜王重新参政,众人早已议论纷纷,这一次又是夜暮沉第一个任务,他们看戏的态度显而易见,青烟趁取酒的时候随意一扫,发现不少的目光是带着畏惧的。

  时隔六年,当年的太子回归,代表内乱不远,如何不惧?

  忽而对上一处紧紧凝视自己的视线,是舒凡儿,以往带着憎恨的目光此刻竟变得难测。

  她果然是出来了,还变得会隐藏了。

  青烟嘴唇抿成一条线,平静地移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最后,她故意越过束依琴,瞄向太后,发现她的目光恰好落在自己身上。

  这么一打量,舞蹈已经结束了,宫女纷纷训练有序地退下,只是有些人的余光会悄悄看向夜暮沉,随后脸上一红。

  夜暮沉视若无睹,青烟却不悦地撇嘴,他瞧见她这个小动作,嘴角不经意地勾起,随后起身,朝夜季渊作辑:“皇上请。”

  青烟才反应过来,随着众人起身,紧紧跟在夜暮沉身后,刚一起身,一个宫女蓦地撞到她身上,夜暮沉立即转过身来接住,柔声道:“没事吧?”

  她微微摇头,袖中的右手捏紧一张纸条。

  这样的方式,多数的太后所为。

  上一次,青烟也被一个人撞到,袖中多出的纸条写着春雨楼旁来看雪,当时接住她的人是李翱,这一次却换成了夜暮沉。

  他扶稳她后,突然主动摊开手掌,示意她握上。

  青烟一怔,蓦然抬眸,发现他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右手,眸光深沉如墨。

  他发现了?

  她一惊,深吸一口气,抬起左手准备搭上,他已迅速地握上她的右手,声音柔和,“本王牵着你,免得摔倒。”

  众臣一副感叹的模样,这个夜王果然是对这女子用情至深啊。

  一旁的束依琴也诧异了片刻。

  在衣袖的掩盖下,两人的手紧紧相握,然而只有青烟知道,她右手的五指,早已捏成了拳头,包裹着纸条。

  这一刻她更加笃定,夜暮沉发现了!

  意外的是,夜暮沉带着她到了院子里后,就松开了她的手,不再看她。

  青烟咬唇,后退几步,在夜暮沉的背后悄悄偷看着纸条,脸色微变,只是一瞬,已经收回袖中。

  深吸一口气,猛地对上夜暮沉似笑非笑的目光,青烟心虚地移开。

  四周忽而响起阵阵惊叹声。

  眼前的一切忽而变得昏暗,青烟抬头,才发现上空缓缓升起无数个孔明灯,皆是黑色的材质,慢慢地覆盖住院子的上空。

  很快,众人头顶全部笼罩着黑色的孔明灯,唯独那弱小的火焰燃烧着。

  白昼,一下子变成了黑夜。

  虽然暗得不算快,但青烟还是担心夜暮沉的双眼一时间适应不了,抬步靠近他的身侧,刚想握上他的手,他猛地转过身来,脸色冷冽而警惕。

  似乎察觉到是青烟,他才缓了缓神情。

  这下子青烟更肯定他的视线还未足够清晰,于是毫不犹豫地挽上他的手臂,整个人靠在他身上,轻声道:“是我。”

  夜暮沉双眸染上暖意,

  微微一笑:“知道。”

  许是过于昏暗,夜季渊四周的护卫纷纷上前,将他围在中央,害怕有人趁这个时候出来偷袭一般。

  “给朕退下!”夜季渊不悦地挥手,他不信皇兄会这么蠢在这种时候动手。

  “可是皇上……”

  “退下!”他冷喝,他们才不得已离开。

  周围的大臣听见皇上的声响,也随着议论起来:

  “孔明灯也不至于变得这么暗吧”

  “孔明灯外面的好像不是纸。”

  “难道惊喜就是让白天变黑夜的孔明灯吗?”

  有不屑,有惊讶,有疑惑,青烟却深知不会只有这些的,刚准备开口询问夜暮沉,眼前骤然亮起点点星光。

  圆形,心形,星形各种形状的光点浮现,跃到孔明灯上,跳到众人的身上,有人情不自禁地伸出去触摸,才发现只是灯光。

  青烟一喜,睁大双眼瞧着四周缓缓旋转的光点。

  彷佛置身于铺满繁星的夜空中,一时间忘记了这里是皇宫,忘记了众人的明争暗斗,忘记了重重危机。

  自由,是这里所有人最大的渴望。

  而夜暮沉,正是做到了让众人体验自由翱翔的感觉,即便是片刻,也足以让人铭记于心。

  夜暮沉一眼都没去看这盛景,只是低头,深深地凝视着身侧贴着自己的女子,她的双眸映着眼前的光圈,宛如闪闪发光的星星,带着摄人心魄的魅力,让夜暮沉的心微微颤动。

  她的双唇因为惊叹而微微张开,夜暮沉垂头,堵上了她的嘴,舌头趁机钻入。

  青烟惊得浑身一颤,立刻伸手抵住他的胸膛,夜暮沉也没有继续逼迫,很快就松开,瞧着她湿润泛着光泽的双唇,笑意更深。

  场中,所有人都专注地凝视着眼前的光圈,然而有三个人暗中关注着青烟那边,脸色一变。

  一个是舒凡儿,在黑暗中她不再掩饰自己的恨意,心中怒骂这这对狗男女。

  一个是束依琴,向来温柔的双眸明显地覆上一抹痛意,袖中的十指紧握。

  一个是夜季渊,本来还噙着笑容的脸瞬间冷了下来,眼中闪过杀意。

  众人还沉醉在惬意自由的氛围中,光点忽闪,转动的旋律加快,众人心里也随着兴奋起来。

  一个黑影忽而现出,扬手,十几只鸽子凭空出现,在大臣们面前盘旋,他们还以为是假的,伸手触碰,纷纷惊叹一声,竟是真实的!

  黑影再次一扬手,抛出无数朵鲜花,准备地落入在场每个女子的手中。

  青烟手中也有一朵红色的玫瑰,放在鼻子前轻嗅,不禁舒心一笑,这本是小巷里的那些小把戏,在此时此刻运用起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她抬眸,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一只小鸽子,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似乎在哪里见过……

  黑影一个转身,空中的鸽子飞入他袖中,带着整个人和鸽子从空中消失了。

  “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青烟随着声音瞧去,是右丞相发出来的,随后,越来越多大臣跟着鼓掌,现场瞬间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青烟刻意看了眼朱使者,发现他也轻轻地拍起掌来,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样,算是任务完成了吧。

  骤然,变故突生!

  数个蒙面人从暗处涌了出来,持着利剑朝众臣刺去,瞬间杀意凌然,护卫涌上,与其对抗。

  “保护皇上!保护皇上!”

  混乱的步伐中,青烟听见有什么破碎的声音,瞧去,竟发现一些很小的罐子,上面有很多小孔,里面放着烛光。

  青烟明白了,这就是制造出光点的工具!

  随着它们被众人踢得到处翻滚,四周的光点也随着慌乱地旋转,尖叫声一片,青烟听得心中凌乱。

  太后给她的纸条在这一刻浮现脑中:让他受伤。

  青烟当然知道太后指的是夜暮沉,也知道她的目的不过是趁机把脉检查夜暮沉的武功,只是把脉有很多方法,何必要受伤!

  她不愿。

  身子忽而被一撞,青烟一个踉跄倒在地上,一个蒙面人朝她冲了过来,青烟想站起来施展轻功离开,然而心口一痛,浑身无力。

  毒性竟然在这一刻发作!

  她脸色苍白,惊恐地看着蒙面人闪到她身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