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1/2)

加入书签

  喉咙痛得发紧,她微微启唇,哑声道:“暮沉真的是这样想的?”

  身后传来掀开被子的声音,青烟知道他想要下床,然而怕被他看见自己这副模样,终是没有转过身,清嗓子快速道:“清太医在药中下了手脚,回去后让逸然看看吧。”

  说完,她猛地夺门而出,用袖子擦拭着脸上的泪珠。

  只是为何,越是想擦干,越是擦不干……

  房中,传来夜暮沉气息混乱的一声怒喝:“站住!悦”

  只是青烟没有理会,逃亡似的冲过大门,未看清眼前有个身影朝她的方向走来,嘭的一声撞入正怀,身子反射性地往后仰。

  那人伸手一勾,搂住她的腰间搀。

  即使青烟眼前一片模糊,却依旧看清眼前的男子身穿明黄色衣袍,顿时眉心一跳。

  擦拭一下眼睛,果真是夜季渊的模样!

  “参见皇上。”她连忙推开,行礼。

  夜季渊瞧着她通红的双眼和未干的泪痕,颇有深意地瞧着她跑出来的方向,正是夜暮沉养伤的房间,不禁笑道:“皇嫂和皇兄闹别扭了?”

  “不是,青烟有些不适,请求先回夜府。”她垂头,抿唇。

  夜季渊忽而伸出一根手指,戳向她心脏的位置,冷笑道:“是身体不适,还是这里不适?”

  青烟没料到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后退一步。

  方才在院子里夜王救束依琴的场景众人都看得清楚,想来皇上就是特意来挖苦她的!

  “哪里都不适。”青烟双眉微敛,有些气愤,也难得伪装,“但这次的事情和暮沉无关,请皇上明察。”

  他听后眸光冷寒,这种时候还不忘维护夜暮沉吗?

  “朕自然会查出幕后之人,只是雪国使者这几日还会留在月国一段时间,恐怕还有有劳皇兄了。”

  青烟冷笑,不就是要他带病工作吗,夜季渊真会折磨人!

  “为朝廷赴汤蹈火自是应该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她垂头,正要离开,他已抢先一步截断她的话。

  “难道皇嫂忘了朕昨日和你说的话?”

  青烟一怔,脑中飞快地转动,似乎有些回忆涌出:“等皇嫂明日入宫,让玉贵人带你去参观下沁宁宫吧。”

  他,还是不打算放过她?

  暗自咬牙,她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眸片刻,蓦地睁开,已是一片决然:“我就是那晚的红衣女子。”

  她知道皇上早已怀疑,何必多此一举去一个不存在的沁宁宫,倒不如主动认罪。

  说完,拂袖,双腿一曲。

  “青烟知罪,请皇上责罚。”

  清朗的声音没有半点犹豫,让夜季渊诧异一番,虽然心中早有猜测,但听见她的承认后免不掉心中的悸动。

  那一晚,妖娆的脸容,魅惑的舞姿,竟然真的是她?

  “为何私闯皇宫。”他逼近,声音幽冷。

  青烟低笑:“什么理由重要吗?”

  私闯皇宫,欺君,不都是死罪一条吗,他要的不就是让她死吗,但她肯定皇上不会轻易让她死,因为还要用自己威胁夜暮沉。

  只是现在看来,真正能威胁到夜暮沉的,似乎不是她。

  “回答朕的问题!”他忽而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对上自己的双眼,“你,是太后的人。”

  是一个肯定句。

  那晚,皇上突然夜访太后寝宫,就是因为华初说青烟会出现在那里,可是现在他已经确定华初和她是一伙的,自然知道当晚是华初故意放她走的。

  也就是确定,她当晚是去了见太后。

  明知,为何要故问。

  “皇上所言极是。”

  还所言极是!

  “你以为朕不会杀你吗!”他手中的力度加大,往前一扯,她的脖子都被拉得有些酸痛。

  不禁蹙眉,眼中尽是疲惫:“皇上要怎么样才会放过青烟?”

  杀不杀,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就像赐婚一样。

  夜季渊瞧着她眼中的灰冷,不悦地甩开她的脸上,弯腰,凑到她耳边低语:“让皇兄休了你,做朕的专属舞女,既能让你摆脱太后的牵制,又能安然生存,是不是该感谢朕的英明。”

  语气中带着几分揶揄,青烟浑身一颤,万万没料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与其说要求,却更像是给她另一条出路!

  只是,他怎会无缘无故的保护自己,定是有什么阴谋。

  夜季渊看见她眼中的惊诧和猜疑,不禁冷冷勾唇:“朕自然有朕的目的。”

  其实,在他提出舞女的要求时,根本没有想太多,连自己都被吓到了。

  青烟还未来得及回应,一个太监就匆忙赶了过来,说是承公主回来了。

  听闻承香芙特意从边塞赶回来,是想和大家已经参加宴席,不过闹一场刺杀,宴会早已散了,可是她既然回来了,不可能就这样回去,自然要前来会见一下皇上。

  青烟如释重负,本想着皇上会因此放过她,不料……

  “来人,将夜王妃押入地牢!”

  听见皇上命令的护卫虽不明所以,但还是遵命地上前扣住青烟的双臂,将她拖起。

  青烟愤然地瞪着他。

  “慢着。”

  虚弱而熟悉的声音响起,青烟又惊又喜,倏然看向前方,夜暮沉正缓缓走来,许是伤势严重,他的脸色依旧苍白,步伐不稳。

  “不知皇上为何要押她?”夜暮沉轻轻勾唇,行了个礼后便抬眸询问。

  夜季渊瞄了他被剑刺过的位置,深深一笑:“她私闯皇宫,还犯了欺君之罪,只是具体状态没有搞清楚,自然先关起来,皇兄身受重伤,还要招待雪国使者,这种事情就不要多管了。”

  似乎,他和她没有关系一般。

  夜暮沉垂首,带着嘲讽睨了眼青烟,“皇上所言极是。”

  这句话,夜季渊今日听到了两次,不过这一次却让他无比满意,然而青烟心一痛,难以置信地看着夜暮沉。

  他带病出来,不是来救自己的吗?

  当触及到他眼中那一抹寒意,青烟才知道,他在惩罚自己!

  嘴角不禁扯出一抹苦笑,在护卫的压制下与他擦肩而过,不知她是不是看错,竟发现夜暮沉袖中的手微微颤抖。

  地牢的环境可想而知,脏,乱,臭。

  青烟一进去,就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刮了过来,她只想好好地睡一觉,所以忽略了他们看戏的神情,一进入牢房,听见锁链扣起的声音后,倒在草堆中闭眼睡去。

  她向来不是被宠着的大小姐,怎样的环境对她而言都没什么关系,因此,不久之后,她已经陷入了沉睡。

  太后寝宫,连个太监正殷勤地为她捶腿,一脸讨好的模样,而她身后也站着一个太监为她按摩。

  她神情舒适,似乎极其享受。

  “听说,工部尚书那边出了些意外?”太后紧闭的双眸微微张开一条细缝,带着些许迷离。

  “是的,修尚书修的水坝偷工减料,被皇上抓住了把柄。”她身后的太监小心翼翼地说着,同时观察着她的神情。

  吏部是太后娘家那边的势力,自然也是她的人。

  “竟然在这种事情上坏事,他们真是越来越不会做了。”太后敛眉,她岂不知皇上正一步步削弱她的势力?这次修尚书的事情皇上定不会善罢甘休。

  苦恼地阖上双眸,她似乎回想到从前的事情,当她还只是一个贵妃的时候,和皇后关系亲密,两人都对夜季渊的母妃痛恨至极,因为他母妃的手段残暴,总是给皇后找麻烦。

  后来,发生皇后被她儿子夜暮沉亲手所杀的事情后,皇上竟让自己坐上了皇后之位,可是不久之后,皇上大病驾崩,她成了太后,膝下无子,深思熟虑后,她选择了夜季渊做皇上。

  至于原因……

  回想到这里,她嘴角勾起一个狠厉的笑容。

  夜暮沉这孩子绝对会重新抢回皇位,那么,她就是要让两兄弟来个你争我抢,让夜季渊体验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感觉,也让夜暮沉在这场争斗中伤痕累累。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她就是要将两个人彻底毁灭,自己做月国的统治者!

  青烟是被人摇醒的,微微睁开眼,惺忪的眸光在黑暗的牢房中看不清眼前之人,但看那身形,大概可以知道是女子。

  “青烟姑娘,我是依琴。”清泉般的声音响起,青烟一怔。

  雪妃?

  来看她的人居然是她?

  也好,她也想知道两人的关系,还有……当年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雪妃是不是该称呼我一声,夜王妃?”青烟本来是想打个招呼,不料一开口就抓住了她的称呼不放,反唇相讥,不禁苦笑一声。

  瞧,自己真像一个妒妇。

  束依琴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怔了片刻后轻笑,却没有顺着她的意说下去,也没有坐下,站得笔直地将双手拢在袖中。

  “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谈谈的。”

  “嗯。”她坐了起来抬头看着她,忽而意识到自己顶着一头凌乱的发丝,在她面前,就像一个小丑仰望着仙女。

  脚镣发出叮叮的响声,她站了起来和她平视,道:“雪妃有什么想问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