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只怪你是青烟,本王只能忍了(1/2)

加入书签

  青烟的脸蛋愈来愈近,鼻间的气息扑到了沈玉唇上,他的瞳孔不断缩小,心脏在这一瞬间似乎停止了跳动,身体僵硬。

  下一刻,怀中之人忽而被夺走,沈玉才发现自己双手被惊得失去了任何力度,被夜暮沉轻易地抱走了她。

  然而,青烟的双唇还是轻轻的,擦过了沈玉的嘴角悦。

  很软,很烫。

  那个微妙的触感,让他平静的心为之颤栗。

  夜暮沉双臂触碰到青烟的瞬间,就感觉到她皮肤上的灼热,不禁眉头紧蹙,青烟毫不犹豫地回抱着他,不断的磨蹭,声音低软魅惑:“给我……”

  猛地一怔,夜暮沉立即明白了什么回事,掉头往房间跑去。

  见主子离开,白影黑影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打下去,而沈玉已经回过神来,点足离去,江心和雨泥并不恋战,随着他隐在夜中。

  房中,衣衫的撕拉声骤响搀。

  不是青烟的,而是夜暮沉的。

  青烟迫不及待地褪去他多余的衣衫,意识已经不清,而夜暮沉的双眸愈发阴沉。

  是那个男子带她来夜府的,所以他知道不是那个男子下的药。

  那么,就是在地牢中被下的。

  而在皇宫的地牢里,下药的自然是……夜季渊!

  他眼中尽是汹涌的怒火,看来不能再让她离开片刻!每次分开,她必会出意外!

  而看她气息混乱的模样,想来耽误了不少的时间,若是再不解毒的话……

  夜暮沉快速褪去她的亵裤,直接进入。

  冰冷的房间慢慢变得灼热,女人的低吟声跌宕起伏,男人的喘气声连绵不断……

  “你身上的人是谁?”他忽而顿住所有的动作,眯着眼抛出一个问题。

  青烟不知所以,朦胧中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只是还未索取够,不悦地扭动着身子。

  “你身上的人是谁!”他捏着她的想下巴再问了一次。

  潜意识的,她吐出两个字:“暮……沉”

  最后一个字的发音还未全部吐出,因为身体被忽而袭来快意激得一颤……

  书逸然躲在树下,听着这一切的声响,眸光阴鸷,锋芒毕露。

  一间客栈中,沈玉神情有些恍惚地推开房门。

  床上,已经坐着一个红衣男子。

  沈玉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后反手关门,微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忘记了师父的话。”凤昊红衣微敞,撑着额头斜躺在床上,发丝随意地倾泻在胸前。

  沈玉苦笑一声:“没有。”

  没想到,还是被他找到自己了。

  沈玉坐在凳子上,伸手优雅地倒出一杯茶,刚准备放到嘴边喝下时,蓦然顿住,因为那上面有她的温度。

  他,不想抹去。

  于是,将杯子搁下,嘴角轻勾。

  在他出神之时,没看见凤昊双眸闪过一抹厉色,只是很快他就恢复妖媚随意的神情:“这几日我就住在这里吧。”

  沈玉侧目,撞进他狭长的双眸里,温和一笑:“凤昊,你知道我有事要做的。”

  “我们这些无拘无束的游人,有什么事情能比我们两兄弟间相聚重要?”凤昊起身,长袍曳地,光着脚走到沈玉身侧,伸出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凤昊的长发低垂,贴到沈玉的脸颊上,微微摩擦。

  沈玉似习惯一般,笑着将他的发丝拨开,这才回应他之前的问题:“好。”

  承香芙回来见过夜季渊后,就直接被安排在宫里的东部,离牢房很远,她进入房间不久,就听到了青烟被押入监狱的事情。

  离开南都甚久,她不清楚现在青烟几人的内部关系,所以她想看看青烟的状况,顺便试下能不能救她出来。

  夜中,她一身黑衣,谨慎地快速接近牢房。

  她从小在这里长大,对皇宫的地形十分熟悉,只要靠近了牢房,她就有办法进去!

  身后,隐约有着和自己不同的步伐。

  有人跟踪!

  她蹙眉,刻意在一条河溪边停下,蹲下,假装弯腰戏水。

  身后的人影愈来愈近,一阵厉风划过,承香芙猛地闪开,抽出利剑直挥而去,那人本来要劈在她脖子上的手立刻缩回,后退一步,避开剑头。

  月光透过朦胧的云层照射下来,稀疏淡薄的微光恰好映在承香芙脸上,她一袭黑衣,如同一棵伫立在河边的松柏,神情严肃,黑不见底的双眸带着凌厉的杀气。

  那人看得一怔,承香芙瞧出他一刹那的分神,持剑立即冲上!

  今晚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其他人知道!

  锵!

  男子竟徒手用手背抵挡,然而承香芙的剑似触碰到坚硬的东西,发出刺耳的声音,她这才发现男子的手掌带着一个特殊的手套。

  承香芙怕太大的动静会引来其他人,于是招式愈发狠厉,剑气四射,尘土飞扬,招招致命。

  男子却一直闪避,只防不攻。

  承香芙不悦地蹙眉,这个人的武功明显比自己高,却没有用全力对付她,是怎么回事?

  略一揣度,她蓦地收回剑,转身逃离。

  男子没想到拼命进攻的女子突然撤回,还逃走了,不禁眉毛一挑,嘴角勾起一丝兴味,点足,追了上去。

  承香芙耳朵一动,发现男子竟还跟着自己。

  难道只是同路的?不然方才对战的时候没感觉到他的杀气?

  思及此,她顿步,打算让他先走。

  然而,她停,他也停。

  承香芙怒了,双眉一凛,猛地转身:“你到底想怎么样!”

  男子笑了笑,说起话来毫不正经:“同路的。”

  “那你先走!”

  “我通常不跟女人争。”

  承香芙恼怒地胸口起伏,然而自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有气无处发泄,只好冷着脸和他谈条件:“既然这样,接下来我做的任何事你都不能阻止我。”

  男子沉思片刻,道:“那要看看是不是我正要做的事情。”

  “所以说你先走!”她上前几步,恨不得一个拳头砸上去。

  若是中途被他搞砸就不好了!

  “我通常不跟女人争。”

  话题又回到这里。

  承香芙觉得自己无法和这个男人沟通,转身准备离开,骤然,牢房那个方向传来喧闹的声音,混乱的步伐朝他们这边跑来。

  那些人口中还嚷着一句话:“大家分散!找不到夜王妃我们都得死!”

  承香芙和男子听后脸色皆是一变。

  “糟了!”

  “糟了!”

  异口同声的话语,让两人不禁对视一眼,有疑惑,有猜测,然而没时间让他们思考,承香芙准备施着轻功离开,被男子猛地捏住手腕。

  怒气正准备发作,就听见他快速而冷静的声音:“宫中到处都是人,到河里!”

  说完,男子已经扯着承香芙返回方才的那条溪流,急忙藏在水底。

  承香芙不知道他的那声“糟了”是指夜王妃不见了很糟糕,还是指被狱吏发现会很糟糕。

  现在她穿成这样,还出现在牢房附近,皇上不用多想就知道她想干什么,所以她还是乖乖地跟着男子跳入水中。

  屏息,两人无话。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没了声响,两人默契地跃出水面,这次轮到承香芙擒住男子的手腕,将他带入一个隐秘的地方躲着。

  暂时安全后,承香芙才松了一口气。

  “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男子语气带着调戏。

  承香芙却丝毫没有心情理会,眉头紧锁,担忧地看向牢房的方向,不知青烟现在怎么样了。

  似乎知道女子在想什么,男子的神情也随着严肃起来。

  今晚,夜暮沉让他来救出青烟。

  他是不赞同的。

  “即使哥帮你抢出了青烟,你也无法安然无事啊,那个狗皇帝定会狠狠地惩罚你一顿!”此人,正是简信。

  夜暮沉却是淡然一笑:“本王知道。”

  他这么一说简信就更怒了,他知道,他知道还要这样做!难道就是用让皇上惩罚自己来交换出青烟吗?

  这种办法太蠢,还是他另有打算?

  简信不知道,但只能帮他一把。

  那么,眼前这个同样去牢房的女子是谁?

  承香芙感觉到他猜疑的目光,却没打算解释,转身离开。

  夜府里,夜暮沉和青烟释放后,纷纷陷入沉睡,书逸然从窗户递入了一个熏香,神情狠厉地剜了眼床上的女子,随后悄悄推开。

  四更时分,房间的门被推开,书逸然抱出了青烟入柴房。

  本来,不会这么容易得手,然而夜暮沉身心劳累,疏于防备,才会被他趁虚而入,只是他还没傻到做杀了青烟这种傻事。

  书逸然点了青烟一个穴位,本来还闭着双眼的青烟慢慢转醒,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人,显然是未反应过来。

  “我是书逸然。”免得被认错,他率先说话。

  青烟一惊,身子一动,只觉得下身剧痛,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她脸色一变,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这里是夜府。

  可是她被下药了,谁救她出来的?

  解药的又是谁?

  “一个玄衣男子救了你,但是暮解了药。”他嘴角露出轻柔的笑意,“你没事就好。”

  玄衣?难不成是沈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