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琴,本王有青烟了(万更)(1/2)

加入书签

  梦乡阁。

  今日来品茶的男子女子纷纷看向一个角落,面露桃花,女的羞涩,男的心动,因为那一桌上坐着三个,其中的一男一女皆是绝色无双。

  正是束依琴和夜暮沉,第三个人是雪国的朱使者。

  “对于昨日之事,臣深感抱歉,梦乡阁是出了名的品茶之地,希望两位喜欢。”夜暮沉淡淡一笑,为他们倒了两杯。

  束依琴听着热水滴入茶盏发出清灵的声音,眸光微闪,看向神情温和的夜暮沉,朱使者也瞧了眼两人,笑道:“夜王和雪妃真是情深意重,在昨日危险的情况下,竟然弃下自己的妻子不顾来救了雪妃,实在是给足了我们雪国的面子。搀”

  夜暮沉淡淡地勾唇:“朱使者这是什么话,若是雪妃在臣举办的宴会下出了事,臣是有一百条命都不够赎罪,况,臣的妻子……”

  他眼眸露出柔情蜜意:“她会轻功,可以对付得了。悦”

  也就是说,救雪妃只是职责。

  朱使者听后一怔,觑了眼雪妃,她同样闪过一抹诧然,他取过茶盏一口喝下,叹了一声好茶,继续道:“虽然你们当年的事情朱某不太清楚,但你们没有其他的关系是最好不过的,毕竟,雪妃已是雪妃。”

  虽然先皇驾崩,但雪妃这个名分依旧存在,他不希望自己国家的皇妃和其他国的王爷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传言。

  “夜王的救命之恩,依琴无尽感激。”束依琴嫣然一笑,似乎毫不介意救她到底是因为什么。

  三人继续交谈一会儿,皆是彬彬有礼,随后朱使者起身去了解手。

  桌上,就剩下了两人。

  夜暮沉轻啄茶盏,并没有看她。

  “小暮。”

  一声细柔的呼唤,似忧似怜,完全不同于方才那一句生疏的“夜王”。

  夜暮沉长睫轻颤,眸子扫向她,微笑不语。

  “你果然还在怪我。”束依琴苦笑地垂下头,手指转动着茶盏,瞧着茶水倒映着自己的容貌。

  又是这一句。

  夜暮沉盯着她每个神情,她依旧没变,还是那般的美丽动人,只是为何,他看见的却是青烟的模样。

  看见她有怒不能发的憋屈,看见她坚定自信射箭的神情,看见她遇见危险时痛苦却不认输的倔强。

  束依琴感受到对面灼热的目光,心中一悸,蓦地抬眸,却对上他涣散的目光,看的是她,又似乎不是她……

  “小暮?”她疑惑地询问,带着些许失落。

  “不怪。”他回过神,轻笑一声,“不在意了,又怎么会怪。”

  束依琴的手猛地一颤,茶水溅出,夜暮沉瞄了一眼,从怀中掏出一条手帕递给她。

  她本想说不用了,但瞧见手帕上似乎绣着一个字,心中顿时紧张起来,会是……什么字?

  接过,摊开。

  烟。

  是一个“烟”字。

  他是间接地告诉自己他心有所属吗?

  嘴角苦涩地勾起,束依琴缓缓地将其收入袖中:“谢谢,下次洗干净再还给你。”

  夜暮沉刚想说不需要洗,然而朱使者已经回来了,他只好就此作罢。

  他起身,拱手道:“臣先离开片刻。”

  他径直地走向了三楼的雅房,身侧的女子看见他走过来,忍不住小声惊呼,其中一个更是忍不住了,竟拿着一支花冲到他的面前,羞涩地递上去。

  夜暮沉不悦地蹙眉,然而触及到那一朵花后,微微一怔。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似。

  从前,有个小女孩送花给他,青烟主动接过,说“姐姐替他收了。”

  “姐姐是谁?”

  “姐姐是他的妻子。”

  然后,小女孩回应:“那我以后长大做夜王的妾。”

  他还清晰记得,当时青烟僵硬难堪的神情,还生气地将他塞回他手中。

  那个笨蛋。

  夜暮沉不知不觉地瞧着眼前的花朵温柔一笑,那个女子看得心跳加速,双颊通红,支吾道:“我……我……”

  陌生的声音打破了夜暮沉的回忆,瞧着眼前女子一脸春光的目光,不禁双眸一沉,浑身散发着森人的冷意:“滚。”

  不重不轻,却冷若冰霜。

  众人一怔,包括在他面前站着的女子,完全没料到他变脸如此之快,一瞬间,就从天使变成魔王,令她惊骇地后退,夜暮沉冷冷地越过她拾阶而上。

  三楼,夜暮沉还未踏入那间单独的房间,小二已经前来阻止:“客人,阁主不在这……”

  然而夜暮沉一手拂开他,径直走了进去,房中床上坐着一名红衣男子,小二看得目瞪口呆,阁主明明离开了,怎么又回来了。

  凤昊挥挥手,让小二离开,示意他关门,这才看向夜暮沉。

  “夜王找我有事?”

  夜暮沉打量着眼前妖媚的男子,一想起他和青烟单独在这一间房中相处过,他整个脸都黑了。

  “本王觉得你该体验下士兵的生活。”夜暮沉抿唇,语气不善。

  凤昊双眉一挑,忽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是说我不男不女吗?难道夜王找人帮忙的方式都是这么特别的?”

  “帮忙?你似乎误会了什么,本王不过是在会会沈大师身边的好友,听闻两人都是隐居的大师,怎么一下子两人都出现在皇宫附近呢?”

  凤昊双眸闪过一丝惊诧,随后笑道:“夜王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的身份,这么说来……你是想威胁我?”

  既然他知道了沈玉和他的关系,也会知道沈玉在帮助青烟。

  夜暮沉温和无害地摇摇头:“怎么会呢,谁能威胁得了你们,不过是想合作一番,你也不想沈玉打扰青烟吧。”

  双眉一敛,凤昊纠正道:“是青烟打扰沈玉。”

  笃定的语气,让夜暮沉更加肯定心中的猜测,这个人将沈玉的友情看得无比之重。

  “本王现在有两件事情要解决,第一是将青烟从皇上身边救出来,第二是阻止兰舒琴的赐婚,只要你完成其中一件……”

  赐婚的事情青烟并没有和他说,但不代表他不知道。

  凤昊听后笑了,打断他的话:“等等,先说你的第一件事情,听闻她是自愿留在皇宫的,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你告诉她后不就可以了?”

  “本王要让皇上主动放人!”

  夜暮沉自然猜到其中一些渊源,他怀疑的人正是书逸然,只是,书逸然这个人他还不能动,需要他的地方太多太多。

  凤昊垂首沉思起来,良久,才道:“只要我完成其中一件,然后呢?”

  “本王会让沈玉彻底消失在青烟面前。”他似乎十分笃定。

  凤昊却笑了,似乎笑他无知,“夜王无所不能也不应该这样地夸下海口,沈玉这个人啊……不是一些小伎俩就能糊弄过去的,你是不知道他心中的执念。”

  凤昊眼中也露出一抹无奈和心痛,他们强硬干涉朝廷的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偏偏沈玉不听劝告,连青烟都和他明说了他还是执着帮她。

  夜暮沉,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如何制得住他?

  “本王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青烟向来心善,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再狠也狠不到哪里去,若是有本王从中掺合一番,就不同了。”

  他冷笑一声,脑中再次浮现昨晚沈玉紧紧抱着青烟的模样。

  两人继续斟酌,不知多了多久,夜暮沉才离开房间,再次回去桌旁,发现朱使者不知哪里去了,束依琴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

  “他先回去使馆休息了,我们后日就要离开。”

  “嗯。”夜暮沉淡淡地应了一声,“那臣送雪妃回使馆吧。”

  “小暮。”她不起来,只是轻声呼唤。

  夜暮沉眉头轻蹙,似有些不耐。

  “若是你还信我,能告诉我你谋划的一切吗?”她眸光深深,带着急切,带着期待,她希望在离开之前可以削弱他几分势力。

  即使这样做不好,但她不得不阻止!

  夜暮沉侧目,对上她关怀温柔的目光,紧紧抿唇,拳头捏成一团。

  若是关心,当年她为何那样对自己!将他推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是她,现在一副深情款款模样的也是她!

  夜暮沉一直以为她的心机不会用在自己身上,到了此时此刻,他依旧无法读懂她的心,也,不愿懂了。

  双眸带着一点血丝,他冷冷启唇:“雪妃似乎误会了什么,臣忠心于皇上,何来谋划一说?”

  言罢,挥袖而去。

  束依琴一怔,连忙追上他的身影,在一个巷口拉住了他的衣角,猛地从身后环住他的腰间,手掌抚上他胸前的伤口,哽咽起来。

  “小暮,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这里的伤,不就是证明你心里还有我吗!小暮,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夜暮沉感觉到背后久违的温暖,蓦地一僵,震惊地瞠大双眸。

  以往,一直是他在追逐着她,在讨好她,在宠着她。

  现在,她却主动地抱紧自己,乞求自己去相信她。

  不得不承认,他的心在此刻微微地动摇了。

  “小暮,你知道我在雪国好想你吗,我一个人对付太后好艰难,我过的一点都不好!”

  她的声音带着颤声,泪水滚落下来,“难道,你真的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夜暮沉缓缓阖上双眸,深吸一口气,良久才抬起沉重的手,握上束依琴伏在他胸前的手背,束依琴一喜,然而下一刻,笑容猛地僵住。

  他移开了她的手掌,从她的拥抱中脱离出来,低声道:“琴,本王有青烟了。”

  束依琴震得后退几步,白皙的脸颊带着令人怜惜的泪痕,她都做到这种份上了,他依旧是不肯松口。

  她微微咬唇,道:“她迟早会离开的。”

  夜暮沉眸光一凝,蓦地转身盯着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触

  及到她脸颊的泪水,心中一颤。

  “她的身份你应该清楚。”束依琴擦干眼泪,恢复温婉恬静的模样,“以后你自会知道一切,若你誓要成王,就放弃她吧。”

  转身离开,手腕却猛地被擒住,夜暮沉急切的声音传来:“你说清楚!”

  束依琴苦笑地勾唇,心底充满冷意,为了一个相处了短短几个月时间的女人,他竟然以一种几乎命令的语气来和她说话?

  这一刻,她好怀疑夜暮沉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

  “夜王,雪妃以月国使者的身份命令你,立即放手。”

  夜暮沉一怔,敛眉,却是缓缓地松开她,束依琴没有回头,快步离开,留下他一个人静静地在沉思。

  皇宫里,弯月高悬。

  青烟直接被带入了一个偏僻的宫中,进去前她瞄了眼门匾,顿时惊得浑身一颤,竟是沁宁宫!

  她连忙问身侧监视她的护卫:“这个沁宁宫是一直都存在的吗?”

  “是的,只不过这个名字是临时改过来的。”

  青烟无奈地扯唇,进入房间后一直静静地坐在凳子上,护卫不说话,皇上也没有出现,四周一片宁静。

  良久,才有一个嬷嬷进来吩咐道:“请夜王妃先沐浴,随后奴才帮你化妆。”

  化妆?

  青烟蹙眉,似乎明白了什么,顺从地躺在木桶里,仰头看着青色的梁木,回想起今日在大殿发生的一切,无奈地叹气。

  她应该偷偷地进入药房,还是光明正大地索取呢?

  若是像上次进入太后药房的手段,自然是行不通的,因为她现在是长期留在宫中,没有自由,看来,只是和夜季渊做交易了。

  她疲倦地阖上双眸,不知不觉陷入了沉睡,直到嬷嬷进来呼唤,她才蓦地转醒,惊觉桶里的水已经凉了,连忙起身更衣。

  铜镜前,嬷嬷熟练地帮她化妆,果其不然,是妖媚十足的妆容,青烟瞄了眼挂在一侧的红色衣裙,冷笑一声。

  看来夜季渊是想重现当年的场景,想来,少不了跳舞。

  虽然嬷嬷化的妆不及凤昊的魅惑,但也算是和平常的她截然不同,当嬷嬷推她出门时,发现院子里已经伫立着一抹蓝白色衣衫的男子。

  她疑惑地靠近,在月光的照耀下看清了那人的面孔,竟是夜季渊!

  她连忙福身行礼。

  以往她都是通过黄袍来第一眼认出他,如今他不仅没有穿黄袍,还没有绾发,一头青丝垂下,竟少了几分厉色。

  “青烟,你爱皇兄吗?”

  第一次,她听见夜季渊没有唤她皇嫂。

  不禁疑惑地微微抬头,看着他一直仰望着明月的侧脸,月光似一层朦胧的光辉柔和洒在他的五官上,虽不及夜暮沉,却也俊朗迷人。

  “皇上是想念雪妃了?”

  似乎忘记了夜季渊的凶狠,她竟随口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他听后果真双眸凛冽地剜了过来,她连忙垂下头,没有看见他眼中掠过的一抹惊艳。

  “你都知道些什么!”

  夜季渊声音幽冷,朝她步步逼近。

  青烟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快速道:“上次在幻镜中,皇上唤了一声琴儿,青烟以为是雪妃,所以才……”

  双唇抿成一条线,夜季渊顿住了脚步,深深地看入她的眸中,良久才移开视线,睨着夜空默不作声。

  青烟觉得他浑身带着丝丝忧愁,不像平日里的他。

  “幻镜的第一层,都反射着我们的心结,皇上……伤心了吗?”

  夜季渊竟是罕见的安静,没有反唇相讥,只是淡淡地觑了他一眼,便收回视线。

  青烟看他没有为难自己,不禁轻轻勾唇,从树上摘下一片树叶,放到唇边吹了起来,片刻后,老鼠洞中钻出无数只老鼠,叽叽喳喳地顶着一片树叶将两人围成一个圈,慢慢旋转起来。

  放眼看去,只觉得是树叶在起舞。

  青烟主动退后几步,袖子一挥,身子盘旋,慢慢地舞动起来。

  夜季渊一怔,还未来得及驱赶这些老鼠,就看着青烟一身红衣如火融入夜色之中,她曼妙的身材在每一次扭动之中尽情地展露。

  四周的树叶随着她的步伐而移动,两者配合得天衣无缝。

  这一刻,他似乎忘记了脑中的烦恼,眼前只剩一个如同精灵般翩翩起舞的女子,能和老鼠一起共舞的,他一生中还是第一次看见。

  女子跃起,盘旋,落定,鞠躬。

  随后朝他宛然一笑,魅惑众生。

  夜季渊踏着步伐朝她走去,老鼠顿时散出一条路,看着他走到青烟面前。

  忽而伸手,一勾,轻易地将青烟扣在怀中。

  青烟脸色一变,双手抵在他胸前,慌乱道:“皇上!”

  “青烟,做朕的女人。”声音中带着青烟熟悉的黯哑,每当夜暮沉动情之时,便是这种声线!

  青烟吓得脸色煞白,“皇上,我不是束依琴!”

  “你没听见朕的称呼吗?”似不悦,他加紧了在她腰间的手臂,青烟明显感觉到下腹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顶住,顿时吓得连忙推开,然后她的力气怎是他的对手!

  “皇上,玉贵人应该沐浴结束了。”

  她不知今晚的夜季渊发什么神经,竟然对她发情了!后宫那么多女子,怎么偏偏找上她,明明知道她是夜王妃!

  “你觉得朕没办法从皇兄手中抢出你吗!”他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