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不是砍头示众吗,皇上这是想做什么?(1/2)

加入书签

  月国东部,落日派巍峨的石门前,百名弟子身穿清一色的深蓝色道袍,持剑伫立,崇拜而恭敬地凝视着站在最前方的掌门。

  赫然是简信。

  他敛起惯有的笑容,右手一挥,朗声道:“此次出发,尽量避免百姓死亡,可都明白了!悦”

  “是!”响彻天涯的喝声爆发出来,震撼人心。

  掌门转身出发,前进到了一半的路程,身前就传来了一道轻蔑的女声:“简掌门想走,也得过了我们这一关才行。”

  众人纷纷抬头,一群身穿白色道服的弟子挡到他们的对面,似乎知道他们的踪迹,早早在此等候。

  为首的,是一名女子,他们都认识,云霄派的云掌门。

  “你们是来送死的吗?”简信丝毫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一脸的嘲笑。

  “简掌门是不是过于自信了。”云掌门冷笑一声,细臂一挥,四面八方涌出了其他门派的弟子,所有人数加起来,几乎将近两千人搀!

  “虽然落日派最强,但我们人数多,你们要全部搞定也不知要多久了吧。”

  简信双眸一凛,这个人显然是知道了他的计划,故意在拖延时间的,以他门派的精英打倒这里的人不在话下,只是,夜暮沉不能等!

  前几日,夜暮沉吩咐他故意制造混乱,在大婚之前让人将消息传入皇上耳中,一来警告皇上夜暮沉不会任由地被他压制,二来逼皇上收回赐婚的主意。

  若是皇上坚持,夜暮沉只好拼一把,将所有的势力都调动出来。

  只是这个是下策,在未有万全准备的时候,夜暮沉不愿这么做。

  “你们是谁的人。”简信睨着云掌门,同时扫着她身后的弟子,来自每个门派的零零散散的弟子,更像是早早安下的棋子。

  “与你无关,大家上!”云掌门不再和他废话,一拥而上。

  简信只是拔剑抵挡,一时间,场中一抹蓝色,一抹白色,混乱地交集在一起,呼唤声不断,刀剑声持续。

  不行,这样下去会坏事的。

  简信咬牙,正烦恼怎么应对之时,远处一个亮光闪过,他侧目,不禁抬手挡住突如其来的刺眼光芒。

  是盔甲!

  一个身穿盔甲的女子赫然跃在上空,手持利剑,神情严肃。

  下一瞬,她已经安然地落在一块岩石上,威风凛凛:“将士们,全力攻击穿白衣的!”

  一声厉喝,震入众人心中,回头,已看见一大批人马扬尘而来,杀气腾腾。

  攻击穿白衣的,也就是落日派的帮手?可是他们的衣装打扮,根本不像江湖中人啊!众弟子疑惑地看向简掌门。

  简信一瞬不瞬地盯着如同救星的女子,正是承香芙,她气宇轩昂,毫不畏惧,目光一扫,落在他的身上,双眸掠过诧异。

  是他?

  “走!”简信嘴角一勾,朝弟子下令。

  “挡!”承香芙别开脸,让将士挡住想要追赶的云霄派。

  一撤一攻,两人配合得如同故友,很快,简信的弟子全部涌出,继续前进,简信带路,杀进了平民区,放火,刺官,当地的护卫全部涌出对抗。

  一时间,硝烟弥漫,兵戈相交,百姓惶恐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简信看着时间差不多,正要撤退,另一群将士突然出现,将他们全部围住,手持大旗。

  皇上,来了。

  当青烟看见眼前布满鲜血和尸体的村庄,充满混乱和惊慌,难以置信地僵在原地,顿时觉得心胸沉痛。

  抬眸,瞧见最前方的一个熟悉人影,简信。

  她更确信这是夜暮沉的计划,可是为了阻婚,他就这样将百姓都拉入莫名的战乱之中吗?

  本来完好的家,没了,亲人,也没了。

  夜季渊下车的时候,就看见她一副难以接受的悲痛神情,不禁冷冷勾唇:“你这样的神情,让朕以为你不知道皇兄的为人似的。”

  青烟心一颤,抿唇垂眸。

  “大胆简信,你眼中可有朕的存在!”夜季渊朝着被包围的人群怒吼,声音夹杂着内力扩散开来。

  简信扯出一抹放荡不羁的笑容,似乎毫不在乎,随意地扶额道:“是在下鲁莽了,在下这就离开。”

  说完,真的跳上了屋顶,四周的弓箭手纷纷对准他。

  “你以为此时此刻还能逃走?放箭!”

  这种情况下,夜季渊自然不会轻易地放他离开,不然,皇上的颜面何在!

  青烟双眸微闪,担忧地看向简信,四周的弓箭手纷纷紧绷,手即将一松,青烟咬唇,施着轻功猛地袭来最近的一人,将他手中的弓箭抢过来。

  突变打破了原来的节奏,弓箭射出去带着些许混乱,简信轻易地旋身避开。

  “小晴子你找死!”夜季渊没料到她突然出手相助,一个闪身,正要冲过去擒住她,然而她的弓箭已经对准了自己。

  他身侧的护卫大惊失色,这是哪里来的太监,竟然如此放肆!

  立即将夜季渊围成一团,大喊:“护驾!”

  落日派的弟子趁着混乱的时候,纷纷突破重围,朝远方撤离。

  青烟瞄了眼简信,发现他正疑惑地看着她,显然是认不出带着人皮面具的自己,可是这种时候他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简信正要转身离开,一支弓箭破空而来,迅猛地朝他射去,他双眸一瞠,长剑一扫,弓箭反向射去另一个方向,那是……

  夜季渊站的位置!

  青烟猛地松开手,弓箭带着劲风准确地射中那只箭上,锵的一声,双箭纷纷偏离了轨道。

  夜季渊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的惊慌,区区一支箭,他还可以对付,只是没料到她还会出手帮自己,眸光深深地睨着松了一口气的青烟。

  “逆贼站住!”

  一声冷喝打破静谧,紧接着一道杀气蔓延,凝聚成一道利光,朝简信直冲而去,迅猛如虎!

  简信侧身一闪,牢牢地擒住来者的手腕,对上承香芙愤然的双眸,他挑眉笑道:“逆贼?姑娘似乎有什么误会了。”

  承香芙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朝他脸蛋挥去,简信料所不及,整个人被她一拳重重地打飞了十几米远。

  “追!”夜季渊下令。

  一刹那间,承香芙和十几个护卫追赶。

  然而,人早已不见了。

  承香芙这才暗松一口气,她故意赶来伤害他就是为了撇清和他的关系,也好为自己今日的行动作解释,只是他是夜暮沉的人?那么当晚在皇宫也是为了救出青烟吗?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青烟也猜到简信是离开了,落日派掌门的武功可不是盖的,只是为何会被承香芙打中,青烟有一个荒唐的念头,就是承香芙故意让简信飞远一些,好让他逃走。

  不然的话,那一拳,应该将简信打向皇上这边才是。

  青烟还未想清楚,下一瞬整个人已经被包围起来,不禁苦笑地扯唇,这一次,皇上定不会放过她吧。

  抬眸,对上夜季渊幽冷如谭的双眸,复杂得她看不懂。

  四周的护卫上前将要擒住她,承香芙恰好赶回,故意跪在她身前,挡住了护卫的靠近,朗声道:“皇上,被他逃走了。”

  夜季渊眯着眼:“皇妹怎么出现在这里!”

  莫不是和夜暮沉联手了?

  “香芙看见这里发生争斗,前来阻止,可惜云霄派的弟子过于难缠,被落日派的逆贼有机可乘,显然,他们是合谋谋反,香芙已经将云霄派的人抓住了!请皇上责罚!”

  只要皇上认为他们是合谋,就会认为惩罚了一部分同党削弱他们的实力即可,毕竟落日派如此庞大,不是一夜之间可以解决掉的!

  夜季渊沉思片刻,抿唇良久不语,随后猛然挥袖:“将逆贼和小晴子带回朝廷,统统砍头示众!”

  青烟一震,他,要杀了自己吗?

  夜府,赐婚被打破后,兰舒琴趁着混乱之时,急忙地提着嫁衣跑出大门,凭着感觉跑进一个巷口。

  她双唇发白,本来计划好的一切还未来得及实施,就突然中断了大婚!都是青烟,都是青烟!

  “不用逃了,前面没路。”一道温和而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兰舒琴猛地一僵,呼吸紧促地转过身,步步后退,直到脚跟触碰到墙壁,她才惊觉,自己走入了一条死胡同!

  “暮哥哥……舒琴好想你……”

  她不知道夜暮沉有没有知道上次谋害青烟的事情,若是被他知道,此刻她定是难逃一死!

  手指悄悄探入袖中的暗层,触碰到一枚花瓣和火柴,兰舒琴的心安定几分。

  “本王也想你。”

  一声低喃,让兰舒琴心口剧震,手中夹着的花瓣险些掉落,双唇微颤:“暮……哥哥……”

  兰舒琴一把扯下红头盖,笑容灿烂地凝视着他,心跳加速。

  夜暮沉右手持剑,微笑如罂粟,步步带着杀气逼近。

  他,要亲手了断她!

  本想着要花点时间找出她的下落,没想来她倒是自己送上门了。

  手扬,剑落。

  却倏然顿住,鼻尖传来一股奇怪的异香,整个人开始乏力,夜暮沉眸光一沉,用尽所有的意志,将剑刺下!

  然而听觉灵敏的兰舒琴,闪身避开,准确地握上夜暮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