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我已入宫,寻你(1/2)

加入书签

  青烟一怔,鸽子?这种地方?她连忙扶着床边站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到窗前,只见一只白鸽扑着翅膀,停驻在一根树枝间,嘴里叼着一封信。

  心一颤,她似乎听见了突如其来的心跳声,连忙推开门左顾右盼,发现没有人才走到树下,抬起手悦。

  鸽子的短喙一松,信飘落在她手心上,青烟的手在微微颤抖,三分急切,三分激动,珍重又带着紧张去拆开这封信。

  取出,有一张纸和几片香料。

  她轻嗅,顿时惊得瞳孔一缩,这正是她当时寻飞鸾时候用的香料!

  不会有错的!

  不会错的!

  她手心发汗,从未这一刻如此慌乱,飞鸾的生死就在这一张纸上,不,定是没有死的,不然怎么会回信!

  对,不会有事的。

  信展,一行字映入眼帘:我已入宫,寻你搀。

  入宫?这里?就在这皇宫?不,他怎么能来这里!青烟猛地一惊,将信塞入怀中,慌乱地跑出去,然而还未走出几步,眼前就多出了一个人影。

  “香芙?”

  青烟一喜,走过去执起她的手,观察着她身体有没有受伤,问道:“你怎么来了,皇上有没有责罚你,还有你和简信认识吗?”

  一见面,她就抛出一大堆问题。

  承香芙张臂,将她涌入怀中:“你问题怎么这么多,我没事,是皇上叫我来看你的,至于你说的简信……”

  即使伤痕被上了药,可是此刻被她这么一触碰,青烟还是痛得倒吸一口气,微微推开承香芙,苦笑一声:“我有伤在身。”

  “哪里?”承香芙一惊,忘记了回应简信的问题,立即掀开她的衣袖查看。

  青烟按住她的手背,瞧着她关切的神情,心中一暖:“上药了,无碍,对了香芙,你在宫中有没有看见一个这么高的男孩。”

  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肩头比划着,忽而又觉得不对,将手太高几分,又似乎觉得不妥,将手抬到自己头顶。

  六年未见,飞鸾定是长高了不少,虽然比自己少四岁,但也可能比自己高。

  承香芙瞧着她一脸的雀跃,又带着一些无措地胡乱比划,时而笑,时而忧,可爱憨厚,不认识的定以为她发神经了。

  “好啦,到底是多高?你描述下模样吧。”承香芙笑着握住她的手。

  青烟这才敛起嘴角的笑意。模样?六年了,她怎么确定他变成怎样,可是她肯定,只要自己亲眼看见他,就能确定是不是飞鸾!

  “我还是自己去找吧!”青烟感激地回握她的手,本来还想好好和她闲谈,但现在来不及了,她担心飞鸾出意外。

  承香芙看着她焦灼离开的背影,无奈地摇头,跟着走上去。

  青烟快要走出院子大门,蓦地被护卫伸手拦截。

  她抿唇,之前夜暮沉给的花瓣不知弄丢去了哪里,而且出了这里外面还有更多的护卫要对付,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冲动了。

  啪啪!

  两道碰撞声,两个护卫纷纷软倒在地,青烟回头,对上承香芙的笑容:“你走,我掩护。”

  她重重地点头,不顾一切地冲出去。

  左边的余光处,一道身影伫立着,瞧见她看过来后,蓦地一闪,不见了,青烟一怔,方才她看见那个的身形不是很大。

  疑惑之际,她随着他离开的方向追去,那人影似乎有意引领一般,渐渐地带着她来到一处水池边,不再移动。

  青烟微喘着气,凝视着他消瘦的背影,瞧见他手指夹着的一片香料,心中一滞。

  她想张口呼唤他一声飞鸾,却发现这两个字如鲠在喉,怎么样都吐不出来,双腿如嵌千斤,慢慢地朝他靠近。

  骤然,那人猛地一转身,青烟还未看见五官,他已经一掌直冲而来!

  与其同时,夜中倏然飞出一根琴弦,在月光下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径直朝那人的脸颊刺去!

  “小心!”

  青烟哪里有心情管他的那一掌,施着轻功冲上去。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琴弦从他的太阳穴刺入,贯穿整个头颅!

  青烟只觉自己的心脏骤停,惊骇得浑身发冷:“飞鸾!”

  她不顾一切地想要搂住他软倒在地的身体,然而还未靠近,更多的琴弦从暗处飞出。

  噗噗噗!

  分别穿过他的心脏和膝盖,他整个人跪在地上,扑通一声倒入水池里,血染池水,腥味难耐。

  “不要!”

  变故来得过于突然,青烟整颗心从天堂坠入地狱,凄厉地发出一声呼唤,一个跃身,跳入水中。

  身体在即将触碰水面的一刻,她的腰间出多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将她扣在怀中,点足,带着她飞离皇宫。

  青烟看着自己离水池越来越远,奋力地挣扎:“你放开我!”

  然而,当她看清来者时,整个人都震得无法动弹,是沈玉,沈玉是弹琴之人,也就是说

  方才那些琴弦……

  “是你杀的?”

  沈玉听着她震惊悲痛的声音,不禁低头,发现她双眼通红,噙着泪珠莹莹发光,正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

  “他想杀你。”

  所以,这算是承认了?

  青烟黯然失色的神情在夜中宛如凋零的枯叶,呆滞得久久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沈玉将她带入一个楼宇,将一条折叠好的手帕塞入她手中,她才猛然回神。

  手一挥,将手帕重重地扔在他身上。

  上前,紧紧地拽住他的衣衫,青烟撕心裂肺地怒吼:“你为什么杀了他!谁让你杀他的!你凭什么杀他!”

  六年,她活下来就是为了飞鸾。

  然而,一夜之间,一瞬之中,飞鸾已经消失在自己面前。

  被人所杀,被眼前救过自己命的男子所杀!

  沈玉一怔,从未见过如此失控的青烟,“因为他要杀你。”

  “他杀我也用不着你来救!我不是和你说过互不相欠吗,为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我,自以为是地出手相救,大师很了不起吗,大师就能随便干涉别人的人生吗,大师就可以亲身杀了我最重要的人吗!”

  她的拳头一下又一下地砸在他的胸前,每一拳,都用尽了全力,脸颊渐渐染上了热泪。

  然而无论她怎么发泄,依旧心如刀割,悲痛欲绝。

  沈玉紧紧抿唇,脑中尽是她那一番责骂的话语,眸子掠过一丝痛意,他静静地任由她捶打。

  终于,她似乎是累了,颓唐地软倒在地。

  沈玉弯腰,将躺在冰冷地上的手帕拾起,靠近,再次塞入她的手中,然而青烟愤然推开:“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青烟瞪着他的双眸尽是幽深的恨意,如同火焰灼伤他的心。

  身子一僵,沈玉垂眸,将手帕轻轻搁置在桌面,低声道:“对不起。”

  转身,黯然离去。

  青烟将整个人缩成一团,只觉四周冰冷如霜,双眸空洞地看着桌上的手帕,宛如一个失了魂的木偶,不知所措。

  太后寝宫,一个太监捧着毛皮轻轻地放在太后腿上,讨好道:“娘娘,小心受冷了。”

  太后眉梢上挑,满意地摸着柔顺的毛皮,斜躺在榻上,“近来什么状况?”

  “夜王妃安然无恙,正在房中修养。夜王暂时还未看出有武功的迹象,不过和兰公主的婚事注定不成了。至于东部的乱战,虽说现场血迹斑斑,但百姓最多只是受伤,一个都没有死亡,而云霄派被抓回来的人已经全部被处死刑……”

  他恭敬地汇报着一些状况,说完后,太后递给他一份密封的信封,“想办法交给夜王。”

  太监诧异了一下,这个信封他识得,不就是记载着御史大夫犯罪的所有证据吗?现在要交给夜王,就是……信任他了?

  “既然青烟让他毁了武功,哀家自然会给些回报,一方面借他人之手,一方面还能看戏,不是很好么。”

  太监连忙附和,点头称赞,发现她正看向门外,他也随着看去,是清烨,于是识趣地停住,退下,顺便关上大门。

  清烨走到太后面前,拱手。

  太后拍拍她身侧的位置,示意他坐下,清烨大惊,忙道:“臣不敢。”

  “哀家是见你心事重重。”太后睨着他,拨弄着自己的指甲套。

  “谢太后关心,不知宣臣进来为了何事?”他垂眸,眸光暗淡。

  “看来你过了这么久,还是没习惯。”

  太后眯着眼,朝他招招手,清烨迟疑片刻,还是弯腰倾身上前,她灼热的手抚上他的脸颊,清烨一震,立即想退后,然而触碰到她寒气逼人的双眸,生生地僵住了。

  “后悔跟着哀家了?”她声音很轻,同时夹杂着一丝怨,一丝愁。

  “臣不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臣家人的平安全靠太后的保护。”

  即使两人的脸孔靠得那么近,他依旧没有看着太后的双眸,太后整张脸都冷了下来:“跟着哀家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想法?”

  她的容貌,她的智慧,眼前的男人都看不到吗!

  她却依旧还记得当年,她偷偷溜出宫外被毒蛇咬伤,是清烨救了她,当时他一脸的急切,不顾她的挣扎坚持将她抱入房中,眸中尽是严厉:“在我面前,没有男女之分!”

  她听后气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