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你身上哪个部位本王没见过?(1/2)

加入书签

  青烟一颤,发丝的水滴抖落,还未反应过来,整个人在木桶里被抱了起来,夜暮沉的袖中都浸泡在水中。

  “不要!”她惊慌地抵在他胸前,现在在她脑中的不是羞涩,而是被看见伤痕的恐惧。

  “乖,没事的。悦”

  他柔情似水的轻哄,宛如天籁,似乎带着定神的作用,一点点渗入青烟耳中,她怔怔地抬起头,对上他窒满一腔温柔的深眸。

  青烟不自禁地放松下来,下一刻已经被抱了起来,环上了毛巾,夜暮沉将她带到床上,一点点擦拭着她肌肤上的水珠。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夜暮沉用一种锋利的目光盯着她的身体。

  “我自己来。”她哑声道,将要夺回毛巾的手被他双唇一吻,生生顿在空中。

  他的动作很轻很轻,似乎害怕一用力她就会破碎,从肩头擦到胸前,青烟咬唇打断:“暮沉……”

  他这样的速度,是要擦到什么时候搀!

  “你身上哪个部位本王没见过?”夜暮沉揶揄地挑眉,轻吻她的脸颊,“乖,就只有这次机会。”

  青烟双脸涨红,只好任由他来。

  房中忽而陷入一片静谧,青烟几乎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前面擦完再到背部,她整个人趴在床上,脸颊直接埋在枕头里,早已经羞得没脸见人了。

  真不知他怎么较真起擦身这件事情来了。

  “痛吗?”

  他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一道伤痕,听不清什么语气,也看不见他的神情。

  “痛。”她吸了吸鼻子,要不是被舒凡儿放了辣椒粉,哪至于这么久还有伤痕!

  身子忽而一颤,是夜暮沉温热的吻落下,在伤痕上。

  “那你呢,痛吗?”她连忙转移话题。

  “你指的是什么?”深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笑?他居然笑得出?

  青烟恼怒得紧紧蹙眉,闷声道:“做那种事情不痛吗!”

  虽然知道他是被迫的……

  “男的怎么会痛。”他低低一笑,好听的嗓音魅惑至极,青烟更恼了,猛地撑起身子,将床单围在自己身上,双眸湿润,下唇紧咬。

  夜暮沉也不说话,微笑着和她对视。

  青烟哼了一声,用肩头撞开他,光着脚走下床,地板的冰凉沿着脚趾迅速蔓延到心底。

  刚踏出第一步,手腕一紧,整个人被扯回床上,身上的遮掩物就此摊开,一眨眼,夜暮沉已经欺身而来,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双眸,嘴角慢慢地勾起。

  “笨蛋,本王没和她做。”

  含笑的一句话,让青烟惊得双眸一瞠,连此刻羞人的姿势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说,没和她……

  “你当时不是昏迷了吗!”她十指紧紧钳住他的肩头,指甲几乎陷入他的皮肤中。

  “青烟,你这样让本王很痛。”似撒娇的一句话,让青烟心中一软,才惊觉自己太大力了,连忙松开,瞧着明显的红印愧疚地敛眉,朝他的肩头呵着气希望能够缓解一下。

  然而,下一瞬她的双唇被狠狠堵住,疯狂地索取。

  “唔……”她还没弄清当时的状况,他这是故意吊她胃口吗!于是粉拳轻捶他的胸膛,只是触碰到两枚红点后生生顿住,通红了脸。

  为什么,每次害羞的都是她!

  青烟狠狠地咬住他的嘴唇不让他继续。

  夜暮沉这才松开她,伸出五指将她额头前的发丝撩到耳后,笑道:“本王是昏迷,但还有意识,发生了什么还是知道的。”

  要是兰舒琴真的敢对他做那种事情,他定会怒得突破昏迷来杀了她!

  只是,她还是亲了他。

  这也是他不能忍受的!

  青烟看见他深邃的双眸掠过一丝杀意,便明白他的心思,只是,她真的很庆幸,庆幸兰舒琴还有些人性。

  她的手环住夜暮沉的腰间,担忧道:“以后,不要再单独行动。”

  夜暮沉低头,再次封住她的唇,直到青烟呼吸急促,他才不舍地放开她,在她额头上轻点,道:“本王先出去一趟,乖乖等着。”

  他起身穿衣,推门离开的一瞬,回头对上青烟担忧的双眸,不禁眉梢上挑:“不过是和大家打个招呼。”

  青烟一怔。

  他,在跟自己解释?

  回过神来,他已经离开了,青烟才想起他从悬崖逃出来后就直接回房质问自己。

  门外,夜暮沉原本温柔如水的双眸瞬间变得阴沉冰冷,双唇紧抿。

  一百零三条。

  因为有些伤疤差不多消失,所以他数得比较久,但不会有错了。

  楼下,书逸然同样满身灰尘,衣衫破旧,他站在门口,微微回头,看向悬崖的方向。

  “在看什么?”李翱走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瞧去,似乎看见一抹衣角掠过,又似乎没有看见。

  “没,有些难以置信能活下来罢了。”书逸

  然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

  “辛苦了,房里已经备好水,你先清洗下吧。”李翱感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书逸然点头,拾阶而上,当他一身净洁衣衫走出房间时,恰好看见夜暮沉也走出房间,立即走到他身侧,只见他朝自己使了个眼识,书逸然默契地点头,转身回房。

  不一会儿,夜暮沉也进来了。

  “逸然,让他们都开始行动吧。”

  书逸然倒茶的手一颤,有些诧异,很快地恢复平静,问道:“是不是有点早了?”

  夜暮沉将袖中的书信递给他,浑身如置冰窟,散发骇人的冷意,“本王等不及了。”

  恨不得现在就将夜季渊!

  书逸然没见过如此沉不住气的他,有些疑惑地拆开书信,蓦然一喜,只是很快就蹙眉:“即便能够推翻他,但这么快开始行动还是有些危险……”

  “放心,只要制造一些麻烦就行了,现在除了这封信,还多了一个筹码。”夜暮沉眸光一闪,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取过书逸然递过来的茶杯。

  之前他和凤昊进行交易,从宫中的暗线知道了凤昊所用的手段,也因此被他知道了太后的秘密,也就是,清烨的秘密。

  只要抓住了太后这个把柄……

  “暮是在担心这个人选的问题吗?”书逸然双眼弯成一条线,倾身到他耳侧细语,夜暮沉顿时脸色一变。

  似乎是他意料之中的反应,书逸然继续道:“清烨和她接触甚多,对她的防备定是最小的,暮,该用时就得用。”

  良久,夜暮沉才回到青烟的房间,习惯性地抚摸她的脸蛋,竟发现她睫毛噙着泪光,天见犹怜。

  他心疼地低头,吻上她的眼角。

  青烟眉头微蹙,本就浅睡,如今被打扰,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盯着终于回来的夜暮沉,依赖地张开双臂。

  夜暮沉看着她小孩般的动作,双眸染上柔光,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细声询问:“怎么哭了?”

  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胸前,青烟深深地吸着他独特的味道,舒缓紧蹙的眉头,哀声道:“飞鸾……死了。”

  其实,她也想相信那不是飞鸾,可是除了他,谁会知道他们之间独特的香料!而且当时在水池的那一掌,是想推开她,避免被暗中的琴弦伤到她吧。

  夜暮沉眸光微闪,轻轻抿唇,良久,才将手指伸入她的发间,更紧地拥抱着她,青烟的耳朵紧紧贴在他胸膛上,他的声音传入耳中都变得低沉许多。

  “不是还有本王么?”

  是啊,她还有暮沉。

  没了飞鸾,她生命里就只有他了。

  微微闭上双眸,她安心地将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夜暮沉身上,困意袭来,双眸渐渐涣散,朦胧间她潜意识地低喃:“你不会抛下我的,对吧。”

  他沉默半晌,终是喉咙微动,轻应一声:“嗯。”

  翌日,乌云消散,天边竟露出了一丝阳光,百姓皆是脸上笑意融融,纷纷走到大街上感受到久违的阳光。

  青烟醒来的时候,夜暮沉又不知去了哪里,她反而暗自松了一口气,简单地洗嗽过来,她悄悄地走到另一个房间。

  顾盼左右,这才敲了敲门。

  “谁?”确实是书逸然的声音。

  “暮沉在你哪里吗?”

  “抱歉,不在。”他回应得礼貌十足。

  书逸然本以为她会离开,没想到门扉反而被推开了,青烟赶紧反锁上门,神情凝重地走到凳子上坐下。

  抬眸,才发现书逸然披头散发地靠在床边,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

  她尴尬地别开脸,轻咳一声:“有些唐突,但我有急事想拜托你。”

  是的,她根本不是来找夜暮沉的,方才那样问只是确定了夜暮沉不在这里,才安心地和书逸然谈话。

  书逸然脸上掠过一丝吃惊,随后简单地束起头发,走到她对面坐下,微笑着无声询问。

  青烟深吸一口气,尽量用最快的速度说完:“我想你帮我用一种隐秘的方式来取一瓶血。”

  取血?书逸然微微敛眉:“你是不想让暮沉发现?”

  青烟点点头,瞧着书逸然沉思的表情,她也不打扰,随后他从药箱中取出一根长针,针头反射着窗外倾斜而入的眼光。

  他握住青烟的手腕,将她的衣袖撩起,把针她的手臂上。

  还未深入,就拔了出来。

  “抱歉,不是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