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主子是舍不得夫人(8000)(1/2)

加入书签

  “她不在吗?之间还在房间的。”书逸然温雅一笑,安慰道,“也许出去买东西了,不用担心。”

  言罢,和夜暮沉擦肩而过,双袖拂过的一瞬,书逸然的双眸闪过一丝阴沉。

  那日,他和他说:“清烨和她接触甚多,对她的防备定是最小的,暮,该用时就得用。”

  然而,他是这样回应的悦。

  “本王还不至于无人可用,还未到逼不得已的时候,本王不会让她参与这件事中。”

  夜暮沉对青烟的心思,已经不在他面前隐藏了。

  还记得从前,青烟刚来深府的时候,他就能看出夜暮沉对青烟的不同,虽然只是很细微。

  所以,他派出了锋闯入双院。本想着偷出胭脂栽赃到青烟身上,只是没想到青烟进来了,结果误打误撞地达到目的搀。

  以夜暮沉的心机,怎会猜不出偷胭脂的另有其人,也许,还怀疑到了自己身上。

  这些书逸然都毫不担心,因为他敢肯定,即使夜暮沉发现了,也不会追查下去!因为他也明白自己想表达的意思,不过是让夜暮沉时刻记得这个女人只是一场交易!

  夜暮沉做到了,他命人打了青烟。

  这才是他眼中的夜暮沉,不会对任何人动心。

  回眸,书逸然凝视着夜暮沉快速离开的焦灼背影,眸光更深,暗涌风波,一抹妒忌的火焰悄然滋长。

  还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夜暮沉的场景。

  那时候他是来暗访的军师,他是被流放的太子。

  他一身布满灰尘的白衣,无力地倚在一棵树上,双眼本该是墨黑深邃的迷人,此刻只剩无尽的空洞无神,脸色苍白如纸。

  若不是书逸然能听见他微弱的呼吸声,真的以为这个人是死的。

  他本不是多事之人,看见夜暮沉失了魂的模样,也只是惊诧片刻,就这样从他面前擦肩而过。

  恰好这一瞬,夜暮沉的身子猛地朝他身上倒去,书逸然下意识地抱住他阻止他滑倒在地,才发现他昏倒了。

  书逸然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一个人,一个五官美得天神嫉妒的男子,他的睫毛噙着泪珠,男儿泪在他脸上竟看出半点软弱的意味,只有令人莫名的心痛。

  “暮哥哥,你放我出去!”

  一间在夜暮沉身侧的破旧木屋里,传来一个女子沙哑的呼唤声,还有“咚咚咚”的捶门声。

  暮?

  是他的名字吧。

  书逸然第一次想救一个陌生人,想知道关着的女人和暮什么关系,想知道他方才露出悲怆的神情是因为什么。

  后来,他确实都知道了,也成为了夜暮沉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

  本以为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直到他达到自己的目的,然而,青烟出现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打破了一切的计划!

  书逸然阖上双眸,再次睁开时已经恢复一片温和,他走到黑影白影面前,道:“跟着暮,不要让他出事了。”

  青烟抱紧包裹,带上书逸然临走前给的人皮面具,让船家故意放慢速度,免得被清烨怀疑,等她着陆后,已经是夜晚了,四周早已没了清烨的踪影。

  她一惊,连忙回头问船夫:“这是什么地方?”

  “徐阳,最近这里挺乱的,姑娘你一个人小心点。”

  乱?

  青烟不太清楚这边的状况,不禁抚上背部的弓箭,顿时心安许多,朝船夫点点头后便转身离开了。

  月光初照,朗月星空。

  街道上空无一人,寂寥荒凉,初春之际,青烟更觉得这夜里更加的阴凉,不禁搓搓手臂,呵了一口气。

  此刻她不禁回想起在益州的场景,当时大雪,益州是一片的荒凉,但那时她身边有夜暮沉,还和他一起看着官员派米。

  回想起来,她嘴角不禁轻轻勾起。

  现在,只有她一个人独处异乡,必须要振作起来!

  她拍拍脸蛋,深吸一口气,走到一户人家前,正抬手准备敲门,一辆马车呼啸而来,隐约听见其他人的声音。

  “那里还有一个人!抓过来充数吧!”

  青烟眸光一闪,没有回头看来者,率先拐入一条巷口里逃跑,果然听见身后有人大喊:“她逃了!快抓!”

  她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这四周没有其他的人,所以她不用多想就知道是来抓她的,只是徐阳到底什么情况,竟然乱到敢随街抓人?

  而且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显然是害怕出事不敢出门了。

  青烟施着轻功跃上屋顶,看见不远处有一座显眼的府邸,里面布满假山竹林,比普通的屋子都要宽敞,青烟眉头一敛,立即冲进了一片竹林之中隐藏起来。

  一路追赶着她的男子瞧见后,立即顿步,嘴角勾起:“竟然自投罗网了。”

  他飞快地回到马车上,撩起车帘进去和里面的人细语一番,那人满意地点头,于是,马车继续前行,去的方向,正是青烟躲入的府邸。

  此刻的青烟正屏气靠在一根竹子后面,四周一片昏暗,不容易被发现,只是她有些疑惑,方才进来的时候连一个护卫都没有看见。

  骤然,余光处多出一抹轻微的橙光。

  青烟一惊,回眸一看,果然是有人提着灯朝这边走来,青烟随着那人的前进而移动,偷偷地瞄过去查看状况。

  吱呀一声开门声,原来是有人入府了。

  “不知于大人准备好没有?”

  青烟脸色一变,于大人?是益州衙门的于大人?不可能吧,应该是亲戚之类的。最重要的是,这把声音……不正是方才在马车上听见的吗!难道,是羊入虎口了?

  能这么倒霉吗?

  青烟暗自咬唇,快速环顾四周,揣度着该怎么逃跑,如果现在跃过这片竹林出去……外面会有他们的人等着吗?

  沉思片刻,她还是觉得在这里等观其变。

  “人都齐了?”不同于仆人的声音,带着一点威严的感觉,想来就是那个于大人了。

  “想来于大人这段时间抓人抓得枯燥了吧。”那人没有直接回应,反而抛出一句奇怪的话。

  抓人抓得枯燥?

  青烟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瞬那人就继续说道:“今晚小的就给大人变个把戏,从大人的林中变出一个活生生的人!”

  不就是来抓她吗?还说什么变人!

  青烟身子一动,快速地朝竹林深处跑去,衣衫和竹叶发出摩挲的声音,紧接着身后传来众多的脚步声朝她靠近。

  脚尖一点,青烟正要跃上围墙,墙后猛然冲进几个人挡住她的去路,没了落脚的地方,青烟身子迅速下落,摔到草地上,痛得倒吸一口气。

  回过神来,已被包围。

  四周渐渐亮得灯火,众多的下人提着灯靠近,青烟看得更清楚,她的周围已经布满了持剑的人影,将她围得密密实实。

  “原来是有漏网之鱼,还以为真有什么把戏。”于大人一副失望的表情,然而语气中透出的喜悦很明显。

  他缓缓走到青烟面前,上下打量着她:“相貌平平,倒是会轻功才让她逃走的吧,好了,快抓回去吧,要是坏事就不好了。”

  青烟似乎听不见他说什么一般,惊诧地盯着于大人:“你!”

  竟然,真的是益州的于大人,什么时候跑到了徐阳?

  于大人蹙眉地瞄了她一眼,确定是不认识地才挥挥手,看着她被人押下去,只是总觉得那双晶莹的眼睛有些熟悉。

  青烟这才想起自己是带了人皮面具,所以他不认得也是正常,若是认得,怕是立即杀了她吧,毕竟在益州处处刁难他。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青烟被赶上了一个车厢上,里面竟然全部是被绑着手脚的人,皆是神情绝望地垂下头,连她上来也不看一眼,似乎早已习惯一般。

  青烟本想着询问这里的状况,然而整个车厢安静得压抑,许是有人受伤了,空气中蔓延着一股血腥味,愈来愈浓……

  一道忍耐了许久才叫出来的闷哼声,让青烟立即就能循着声音看出是谁的问题,然而这一眼,她就惊住了,竟是一个孕妇!

  四周昏暗,她根本看不清是哪里的血,不过现在可以确定,这是见血了!见血后是不是快要生了,得看孕妇的身体反应。

  “你怎么了!”

  青烟挪动着身体朝她靠近,妇女似乎吃惊有人会担心,艰难地睁开双眸看着她,声音哽咽:“快要……生……”

  “有大夫吗?这里有大夫吗?”青烟急切地环视着四周神情淡漠的众人,他们听见她的问话后脸色变了变,只是很快恢复漠视。

  “都要死的人,还生什么。”其中一个男子轻蔑地说着,动了动后背的手,“而且我们都被绑住,谁帮得了她。”

  “就是,这种时候装伟大,省点吧。”青烟身旁的女子嗤笑一声。

  妇女听见众人的话后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本来燃着希望的双眸瞬间变回颓唐昏暗,苦笑地扯唇。

  青烟敛眉,眸光冷冷地扫一遍:“若是如今要生的人是你们,是不是宁愿直接捅死自己?”

  锵!

  一声兵器落地的声音,青烟将袖中的匕首抖落在车厢上,全场顿时一片安静,方才说话的两人哼了一声就别开脸。

  青烟碰了碰身侧一个小男孩,恰好他是背对众人的,也就是双手对着匕首,只要他靠前一些就可以拿到。

  “取过来,割断我的绳子。”

  小男孩回头看着青烟坚定的目光,猛地一怔:“我?”

  “现在逃出去你也只有死路一条!”身侧的女子终是忍不住出声打断,似乎怕她真的能松开绳子逃走一般。

  青烟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依旧朝小男孩轻声道:“朝后挪一寸,就能碰到匕首。”

  小男孩咽了咽口中,听着她的话抓起了匕首,却不知该怎么做,下意识地朝青烟看去。

  青烟勾唇:“朝你的右边移动。”

  “喂!”小男

  孩还未行动,那个女子已经怒得大喊一声,因为,小男孩右边的人正是她。

  “有人再吵你就刺过去,毕竟,现在只有你拿着刀。”青烟冷冷地剜了她一眼,满意地看着她眼中的惊慌,随后微微的转身,将自己的双手靠近匕首。

  因为小男孩看不见,只能她自己看准位置,用绳子的一侧来磨匕首,许是他没做过什么大事,惊得手一颤,刺入青烟的手背上,顿时惊慌地想要回头查看。

  “别动。”

  她的声音依旧沉稳,彷佛方才他根本没有失手。

  车厢中再次陷入死寂,孕妇的呼吸越来越紧促,肚子痛得她冷汗直流,下意识地,她朝青烟看去,似乎自己的命就在她的手中。

  青烟眉头紧蹙,发丝浸满汗珠,因为他的手不稳,她的手已经被刺得满是伤痕。

  终于,绳断了。

  她不顾手中的腥血,立即抢过匕首,割断双腿的绳子,随后施着轻功冲去车帘,瞬间消失了,所有人,呆了。

  “哈哈,这就是想救你的人,看见没有!”女子一脸嘲笑和鄙夷,滔滔不绝地数落着青烟,妇女的眸光黯淡无光。

  许是多了一个调侃的话题,许是看不惯青烟的装作,车里本来不出声的人纷纷加入骂人的行列,一时间,热闹非凡。

  青烟出来后,立即飞上了其中一个楼阁上,打算绑架一个大夫,然而还未进入,就看见街道上一个身披黑衣的人。

  体形有几分熟悉。

  青烟迅速地跃下,挡在那人面前,双眸一亮:“清烨!”果然是他!

  清烨眼中闪过一抹惊诧,随后警惕地后退一步,手中探入袖中似乎寻找着什么利器。

  青烟索性将面具撕下,清烨惊得手一颤,叮一声长针从袖中掉落,“你怎么……”

  “没时间了,快跟我来。”青烟连忙带回面具,拉着清烨朝车厢跑去,他怔怔地凝视着她布满血液的五指,复杂地蹙眉。

  一个女孩子家,竟这样不管不顾。

  等青烟快回到车厢时,远远地就看见有四个人把守着,看来是方才的动静被听见了。

  她凝眸,顿住脚步,一边架起弓箭一边快速说道:“里面有孕妇,我掩护,你上。”

  还未等清烨反应过来,身侧就发出“嗖”的一声破风之音,离弦之箭准确地射入其中一个人的心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