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才离开几天,就变得抗拒了?(万更)(1/2)

加入书签

  “呕……”

  空气中蔓延着一股异味,小女孩盯着青烟微微颤抖的背影,怒得伸出食指大骂:“你!你这是怎么意思!嫁给我哥哥让你这么恶心吗!”

  青烟脸色更是煞白,知道她误会了,转身想要解释,然而胃一动,她再次撑在墙上呕了出来,小女孩的脸怒得涨红。

  清母倒是没有太大的怒气,反而涌出担忧,起身打算走到青烟身侧,一个身影比她快了一步,是清烨。

  他取出一条手帕递给她,轻抚她的背部,道:“哪里不舒服了?搀”

  青烟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接过,摇头。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悦。

  “可以让我帮你把个脉?”清烨神情严肃,让青烟暗惊,把脉?难道他以为是……

  本来想笑着说不可能,然而仔细想想,这完全是可能的啊!

  因为这两个月她和夜暮沉形影不离,日夜缠绵。

  还未确定是不是怀上了,她已经滋生出一股喜悦,如同蜜糖般渗入全身,嘴角微微一勾,她按捺不住激动地将手递给清烨。

  他手指探上,心神一颤。

  是喜脉!

  “怎么样?”询问的,是清母。

  清烨点点头,验证了她心中的猜测,清母脸色一白,失望地垂下头:“原来以为人妻啊。”

  “是有了吗?”青烟紧张地反握清烨的手腕,力度之大和她此刻苍白的脸色毫不相符。

  他再次点点头,随后眸光一沉:“你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吗?”

  青烟的热火被他泛冷的语气熄灭,渐渐从兴奋中冷静下来,对她而言,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对夜暮沉而言……

  她不知道。

  现在是夜暮沉蓄势待发的时刻,如果被他知道有了宝宝,许是会分心,而且她脑中涌出一个疑问,若是有朝一日要他在皇位和她之间选择一个,他会怎么做?

  末了,嘲讽地摇摇头。

  怎么突然想这么多问题刁难自己,只要她安然地助夜暮沉登上皇位不就万事大吉了?

  况且他还说过,会还她一个盛世婚典!

  青烟的双眸慢慢变回清澈,坚定地点点头,环住自己的肚子:“我会守护他们的。”

  清烨凝视着她的肚子,眼中翻滚着复杂的波浪,没人看懂他想的是什么。

  良久,他执起她腰间的手,青烟脸色微变,下一瞬,他已经松开,转身回到清母身侧。

  青烟震惊的不是他握着她的手,而是此刻她手里,多出一颗药丹。

  那是什么?

  安胎药?

  堕胎药?

  越想越离谱,青烟索性将药丹放到鼻尖轻嗅,瞳孔骤缩,这个气味……

  不就是太后给的解药吗?

  虽然只有是一部分的相似,但青烟还是嗅出来了,太后当时给的是暂时舒缓毒性的解药,毕竟还要利用她做事。

  可是药是清烨制的,他手中有解药也不是不可能!

  她连忙拉住清烨的衣袖,小女孩突然跑过来将那一抹衣衫拽回去,似乎怕她抢走她唯一的哥哥。

  青烟朝她微微一笑,这才看向清烨:“是解药吗?”

  这里没其他的人,她也不打算避讳。

  “嗯。”

  “为什么?”青烟捏着药丹的手指加紧,有些难以置信。

  “不知。”他垂着帘,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许是觉得她救孕妇英勇无畏,许是看见她为自己受伤心生感激,许是知道她怀了宝宝还要应付太后令人怜惜……

  反正他这一生都没有做过什么反抗,从家人被门派追杀,到家人被太后所救,到进入宫中做太医,每一件事他都抱着一种认命的态度,惋惜自己艰苦的命运,却没有想过独自走出一片天。

  所以,他第一次和青烟想相遇时,他说,放弃吧,三个时辰,不可能的。

  正如清烨觉得自己不可能逃离太后的魔爪,他也觉得青烟不可能应付得了皇上,然而,她做到了,还多次死里逃生。

  他甚至潜意识相信,她能改变很多东西。

  这一颗药,就当是他对自己的救赎吧。

  “清烨,”身后忽而传来青烟轻柔的呼唤,“我信念的力量,真大。”

  清烨身子一僵,回眸,看着她弯月般明媚的双眸,正闪烁着耀人的光辉,只见她将药丹放入口中,咽下。

  不禁想起她在客栈说的话:“但我相信我有解决的办法,因为我想活,我想和夜暮沉走下去,这个念头,从未消失过。”

  是啊,信念的力量真是大。

  他轻轻一笑,朝她拱手:“臣想拜托夜王妃一件事。”

  忽然恢复这些的称呼,让青烟微微一怔,但知道这件事非同一般,只好让他继续说。

  “臣希望夜王妃看来这药丹的份上,不将臣唯一的亲人扯入乱世之中。”

  青烟脸色一变,看来他知道了,也对,自己一

  直跟着他来到这个地方,怎会是偶然,她看了看一脸警惕的妹妹和神情复杂的清母,无声地叹气。

  清烨救了她,按情义来说她确实不该动他家人的念头,可是这是牵制太后的好人选,暮沉他……

  许是看出她的想法,清烨沉声道:“恕臣直言,夜王妃以为臣区区一个太医能够让太后停止计划吗?太后复仇的心是没什么可以相比的。”

  青烟抿唇,他说的有道理,以太后对暮沉的误会,怎会放过他……等等,误会……如果她将实情告诉太后,实情会不会有转机!

  不对,她没有证据,况且雪妃不说,夜暮沉又不反驳,想让太后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清烨看着她时而欣喜时而苦恼的神情,心也随着揪紧:“夜王妃无法答应微臣吗?”

  原来,他一直等着她的一句诺言,放过他家人的诺言。

  “难道清太医认为,太后和夜王交战后,你家人还能独善其身?”她微微扯唇,“即便我不将她们公布于世,暮沉手中的人呢?其他想暗算太后的人呢?”

  清烨别开脸:“只要夜王妃做好本分就好。”

  “好。”她爽快地应下,随后叹了一口气,走到大门前准备离开,“这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吧。”

  门开,她离去,没看见清烨背影微微颤抖一下。

  青烟本来想让清烨帮忙,可是想了想,他能给出解药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吧,毕竟太后不好反抗。

  青烟离开后,直接朝渡口的方向走去,准备回皇都。

  没走出多远,就迎面看见一辆熟悉的马车,正快速地不知去往哪里,青烟躲在墙角,看清了车夫,正是在于大人那里见过的一个人。

  车帘撩起,青烟还看清了其中一个人,正抱着一个娃娃……

  心一紧,青烟连忙离开,她要回去好好询问夜暮沉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杀了这些人!

  上船后,她忍不住询问船夫:“徐阳这两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船夫惊诧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没想到会有人不知道,“官员随意抢人杀人,百姓都惶恐不安,我们做生意的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出来的,不知徐阳,很多地方都动乱了,各个地方的将军都开始压制,然而数量越来越多,而且行动隐秘,看来要发动更多的护卫才行……”

  青烟只觉脑子一白,似乎有什么闪过,却抓不住,心事重重地回到皇都。

  一下船,她就迫不及待地赶回去,然而脚刚抬起来,立即蹲在半空中,因为眼前,正站在一抹白色的身影,阳光洒在他脸上,俊俏迷人。

  是夜暮沉。

  他嘴角紧抿,双手拢袖,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瞳孔里似乎带着担忧、带着不安、带着愤怒,杂乱无章。

  “过来。”

  他轻柔的声音穿过众人,带着低哑的嗓音传入她耳中,熟悉得她眼眶一热,很想立即扑入他怀中,告诉他自己有了宝宝,告诉他毒解了……

  原来,她想分享快乐的多过质问。

  双脚一动,慢慢地朝他走过去,随后脚步越来越快,将要带他面前时,脚踝一拐,身子栽倒在地。

  夜暮沉快步上前勾住她的腰间,两人紧紧相靠。

  “没受伤吗?”

  青烟笑着摇头,抬眸,手指抚上他的双眼:“这几天没睡好?”

  “床空了,睡不着。”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指,眉头一蹙,盯着她手背的伤痕,冷声道:“都发生了什么事?”

  青烟瞥了眼四周观看的路人,低声道:“我们回去再说。”

  “本王要现在知道,立刻,马上!”他将她扣得更紧,不让她有退缩的机会。

  “不过是救一个孕妇的时候受伤了。”她简短地回应,乞求地看着他,希望快点离开这里。

  夜暮沉手一动,将她抱了起来,一步步走回夜府。

  青烟双脸一红,缩在他怀中不敢看人,细声道:“快放我下来,抱也该是我抱你,有轻功的人是我!”

  话毕,才发现自己的话可能会伤害到他,立即担忧地瞄了上去,却发现他眉头紧蹙,彷佛没有听见她说话。

  “想什么呢?”她疑惑地开口。

  “你都知道了吧。”

  知道徐阳的动静吗?青烟蓦然一怔,原来是担心这个。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严正厉色道:“对,我都知道了,既然开始了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夜暮沉眼中闪过诧异,看着她眼中的埋怨微微一笑,却没有回话,直到将她带回夜府,他才问道。

  “清烨那边处理得怎样?”

  青烟身子一僵,看来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清烨接触了,垂帘道:“非用他不可?”

  他的脚步蓦然一顿,脸色沉下,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是不是想护着他,像护着华初那样?”

  阴冷的声音如针刺入青烟的心脏,她连忙摇头,攥紧他胸前的衣衫:“暮沉,不是这样的,我只

  是觉得清烨无法牵制住太后……”

  “能不能牵制,是你说了算的?”他手一松,青烟整个人摔在床上,她倒吸一口气,下意识地抚向自己的肚子。

  青烟想坐起来,却被他压了下去,眼中尽是怒火在燃烧,撕拉一声,衣衫破裂,她脸色大变,猛地推开他,然而力气终是比不过他,很快就被按住手脚。

  他的吻如同罂粟,点点落下,疯狂而粗暴。

  当夜暮沉看见她胸前绑着的绷带,更是怒得双眼猩红,声音骤冷:“你被他碰过了!”

  青烟心一颤,喉咙微动,正要解释,他却粗鲁地拉开她的双腿,青烟苍白了脸:“不要!”

  她现在根本承受不住如此激烈的冲撞!

  要是一个不小心,会流产的!

  “才离开几天,就变得抗拒了?”他低头,狠狠地咬住她的耳垂。

  他故意不让她知道外面的混乱,将她保护在府上,她却跟着另一个男子独处,还被看了身子!

  如何不怒,如何不气!

  “你先放开我,我们好好谈下!”青烟的手不断地捶打,拼命地挣扎。

  然而,下身一痛!

  青烟瞳孔骤缩,脑袋一片空白,连想要喊出口的声音都被淹没一般,喉咙难受得发紧,整张脸呆滞惊恐。

  看着她冷淡的反应,夜暮沉更是怒得动作加快,青烟痛得紧咬下唇,眼角含泪,只希望自己的容忍能让他消气一些,动作变缓慢一些。

  然而,他浑身散发的冷意更甚,怒意丝毫没有褪下。

  “是不是清烨的技术比本王好,所以你现在还未感觉了!”狠毒的话语刺入青烟的耳膜,只觉心中的痛意宛如魔爪,捏得她难以呼吸。

  即使知道他是故意说出这些让人生气的话来,还是忍不住难受地痛哭起来。

  她紧紧地闭上双眸,泪水划过脸颊,攥紧床单的手指微微颤抖,声音哽咽,哭泣声断断续续地回荡在房中。

  夜暮沉一怔,眼中掠过一抹心疼。

  是他过火了吧?

  下一瞬,他立刻离开她的身子,背对着他整理衣衫,深深地吸一口气,双唇紧抿。

  对她,真的越来越难控制情绪了。

  没了夜暮沉的压制,青烟索性蜷缩在里头,将床单紧紧地包裹着自己,身子忍不住微颤,因为下身,很痛。

  这一刻,她真的好怕。

  怕这个男人突如其来的疯狂。

  也怕这个男人会牺牲她的孩子。

  在即将到手的皇位面前,她在他心中的分量又有多大,青烟真的没信心,脑中回想起毕阳泊的话,

  “你可曾想过他夺位成功之日,你何去何从,坐上皇后之位,看着他纳妃嫔,日夜和一群女子明争暗斗,只为夺取皇上的一夜恩宠?”

  青烟艰难地止住哭声,许久没等来他的安慰,心冷几分,她没说话,他也没有动静,若不是没听见门扉推开的声音,她真的以为他走了。

  “以后你会纳妃吗?”她鼓起勇气询问,声音沙哑。

  夜暮沉眸光微闪,转过身,却发现她依旧背对着自己,即使问这种问题,也不愿意看着他吗!

  正消褪的怒意再次爬上,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会!”

  青烟双眼一瞠,只觉呼吸一窒,顷刻,后面传来嘭的一声,是他离开了。

  夜暮沉离开后立即撑在一颗树下,深吸几口气,痛苦地捂着自己的额头,只觉得哪里不妥。

  为何,情绪会这般的不受控制。

  想回忆着这段时间在夜府的细节,却发现难以思考,身子软下,倚着树干慢慢地滑落在地。

  眼前出现一袭衣角,夜暮沉目光骤冷,没有抬头去看他。

  “暮,怎么坐在这里?”书逸然担忧地隆起眉头,蹲下身子想去扶他。

  “滚!”夜暮沉猛地推开,独自撑着树干艰难地站起,然而手一滑,再次栽倒在地。

  书逸然身子一闪,立刻抱住了他。

  两人的姿势,如同当年。

  “暮,你还记得吗?”书逸然的声音轻柔,嘴角荡起一个弧度。

  夜暮沉冷着脸,没有回话,推开他,快速地走回书房,书逸然却不恼,深深地看着他仓皇的背影,笑意更深。

  书房中,夜暮沉命白影黑影看好青烟后,反锁上门,无力地坐在桌子旁,上面还摆着摊开的书卷,毛笔搁在砚台上。

  墨水传来清香的气味,让夜暮沉的神经舒缓起来,情绪也恢复平静。

  房间中,白影黑影看见地上凌乱的外衣和中衣,惊诧地对视一眼,连忙关上门,白影跑到床边询问:“夫人没事吧?”

  青烟摇摇头,披着床单坐了起来,通红的双眸让两人纷纷一怔。

  “夫人……你们吵架了?”白影发现自己的问题越来越多了,以前,她根本不会过问其他的事情,许是青烟亲和力的缘故吧。

  青烟苦笑地扯唇,朝地上

  的衣衫看了一眼,黑影马上会意,取过一件新的衣衫递给她。

  “你们有想过以后做什么吗?”青烟接过,细声询问。

  以后?

  两人疑惑地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跟着主子。”

  跟着夜暮沉吗?也对,她们一直都是在他身边的,生死相随。

  青烟刚刚换完衣服,就听见宫中太监传来太后口谕,让她入宫。

  终于,要来了吗?

  青烟深吸一口气,出门后下意识地看了眼书房,依旧是大门紧闭,她抿抿唇,独自上了马车离开。

  皇宫,许久未进,往日都是她帮夜暮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