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暮,我不想让你痛(1/2)

加入书签

  青烟笑容僵硬,方才,飞儿说,不好。

  “难道你觉得这样就能避开姬氏了吗?”飞鸾的眼中噙着恐惧,绝望地摇头,“不可能的……”

  是啊,不可能……

  青烟慢慢地沉静下来,坐在床边上,紧紧地抿唇,不语悦。

  她不能再离开飞鸾。

  那么她该怎么做。

  脑中闪过一抹白色的身影,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应该是有办法的吧。

  然而,青烟立即摇头,她才不要问他搀!

  小叶看见青烟严肃的神情,安静地呆在一旁,而飞鸾慢慢地坐在青烟身侧,拉着她的衣衫靠上去,青烟眸光一痛,紧紧地回抱着他。

  他,还是这么瘦。

  “可会武功?”

  飞鸾轻轻地摇头。

  “不怕,姐姐会轻功了。”她宠溺地揉着他的头发,“对了,你有去过皇宫吗?”

  “没有,我很少出门。”飞鸾疑惑地抬头。

  青烟脸色微变,这么说来,皇宫的飞鸾是假的,是谁授意的?目的又是什么?不过现在重要的是如何让飞鸾留在自己身边。

  不巧的是,她偏偏还要去源国。

  一边的暮沉的计划,一边是重逢的飞鸾。

  只好让飞鸾跟着去一趟源国吧。

  “你们现在是要去哪里?”飞鸾睨了眼小叶。

  “源国,有些事情处理,你跟着姐姐走吧。”她紧紧地握住飞鸾的手,

  “换个路线吧。”飞鸾忽而取过一张白纸,熟练地画出一部分的地图,用笔画出一条线通向源国,但这条路明显行程比原来的长。

  青烟心中有个疑惑,如果说飞鸾很少出门,怎么能这么熟悉地将这里的地图画出来,连她都不能……

  看着他的目光带着迟疑。

  “你忘记了吗,小时候我喜欢看四周的地形图,自然背得很熟悉。”飞鸾苦涩地扯唇。

  往事掠过,青烟心痛地摇头:“怎会不信。”

  于是,三人上了马车,连夜赶路,马不停蹄,按照飞鸾所指出的路线出发,本来担心有人前来抓飞鸾的青烟,竟发现一路上安全得很。

  “你这几年都在哪里?”飞鸾依旧是不愿喊她姐姐,青烟也不勉强,毕竟他心中有怨,也正常。

  “我被一个人收留……”青烟忽然顿住,难道要告诉他自己成为了夜王妃?他在承受男宠之苦,她却在享王妃之福。

  不行,飞鸾一定会难受的。

  “然后呢?”他催促。

  “然后就在那里当丫鬟。”

  “现在也是?”

  “现在也是。”

  飞鸾垂下头,眼中掠过一抹冷光,忽而撩开窗帘,瞥见远处闪过的黑影,嘴唇紧抿,“只是一个丫鬟,你就敢说保护我吗?”

  青烟一怔,没想到飞鸾会说出这般刁难人的话语,从前他性子都是很温和的,特别是对她这个姐姐,很依赖,很维护。

  七年了,人总会变的。

  “你什么意思!”小叶咬牙,狠狠地盯着飞鸾,“姐姐怎么可能只是一个丫鬟!她可是月国大名鼎鼎的夜王妃!”

  小叶嘚瑟地宣告,却没有看见青烟发白的脸蛋,飞鸾诧异地瞧着青烟,低喃:“为什么要骗我?”

  “飞鸾,姐姐怕你难过。”她收回他撩起窗帘的手,已经有些发冷了。

  飞鸾连忙摇头,笑容灿烂:“听闻夜王很有手段,你将我带回府中,他会庇护我的,对吧!这样我就不用回去了!”

  青烟的手一僵,她确实想过找夜暮沉帮忙,可是……

  他有他的帝王道,哪有时间自找麻烦去对付姬氏!

  她明白,飞鸾的事情靠不得别人。

  既然如此……

  青烟深吸一口气,将飞鸾地头埋在自己肩膀上,柔声道:“放心,姐姐会想办法的,总之你乖乖留在姐姐身边就行。”

  飞鸾嗅着她身上的气味,已经和当年的不同了。

  双眸微闭,默不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途中青烟听闻一件事,御史大夫被关入大牢,即将处死,众人震惊惶恐,青烟心中明白,夜暮沉开始行动了。

  她按照信中的指示来到了一间客栈,里面已经有夜暮沉派来的人,五个男子朝她拱手:“夫人。”

  青烟点头,将小叶交到他们手中,小叶惊慌地扯住青烟的衣袖:“姐姐,你要去哪?”

  去用小叶来威胁源国皇帝,这种话,她怎么能说出话。

  “小叶乖,姐姐离开一下就回,飞鸾也在这里陪你。”青烟笑着将飞鸾推到小叶身侧,按着飞鸾的手微微用力。

  飞鸾不甘不愿地瞥了眼小叶,轻咳一声:“多大了,像个小孩子一样!”

  小叶听后脸色涨红:“谁……谁像小孩子!”

  “不是就别吵,松手!”

  小叶撇撇嘴,双眸微微湿润,青烟心疼地摸

  摸他的头:“姐姐等等就回。”

  他这才不舍地松开。

  “夫人请穿上这个,只要跟随着齐将军入宫即可,到时候请夫人静观其变,找机会接近皇上。”其中一个男子将一套衣衫递到她手中,同时在她耳侧细语。

  青烟点头,走到另一间房中,换上衣衫,发现是一套士兵服,所以她要将头发作成男子的发髻,携上弓箭出门。

  客栈外,齐将军已在等候,青烟走过去拱手:“参见将军。”

  他点点头,示意她归位,青烟站在他身后,随着其他士兵一同入宫,青烟只觉心跳加速,不自觉地抚上弓箭,在,匕首,在,香料,在,这才微微松口气。

  这件事一定要成!

  “你是说,他跟着青烟逃走了?”一个面色慈祥的女子揉着眼角的皱纹,听着跪在地上的人的汇报。

  “是,还改变了原来计划的路线。”那人声音冷厉,“太后,不如除了他。”

  太后捂唇轻笑,捻起一个果子浅尝:“不,没人比哀家更懂他心中的恨,由着他吧。”

  那人迟疑片刻:“可是他姐姐待他真心,如果让他接触过久,恐怕他心会变,太后那么辛苦打造的棋子……”

  “放心,他不会走的。”

  太后自信满满地勾唇,对着铜镜里容颜不如从前的自己叹息地摇头。

  那人看见太后毫不在乎的态度,只好退下。

  月国皇宫,大殿聚满大臣,气氛沉重如铁,一片死寂。

  良久,刑部尚书忍不住开口:“皇上,徐阳那边怎不派兵处理,百姓就要反了。”

  “朕不知道吗!鲁尚书你怎么做事的!”夜季渊心中的怒气早已集成山一样高,锐利的目光狠狠地刮向兵部尚书身上。

  “回禀皇上,益州、南都等各个地方的混乱刚刚稳定下去,派出去的兵力已经赶去徐阳了。”鲁尚书抖抖身子,连忙回应。

  “刚刚稳定?朕怎么听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今以后兵部分为两大门,兵部侍郎正是升为尚书,两人兵力平分,各自管辖!”

  鲁尚书脸色一变,侍郎惊喜地上前谢恩,左丞相沉思片刻,拱手道:“臣觉得现在重要的是如何平息混乱……”

  就是说,不该把注意力放在削弱兵权上。

  “你这是在说皇上鲁莽了?”右丞相嘲讽地睨着他,许是得势了,说话也大胆了。

  “那你是故意扭曲我的意思!”左丞相怒得脸色通红。

  “闭嘴!”夜季渊冷着脸,狠狠地盯着左丞相,随后看向一直站在一旁不出声的夜暮沉,“从小到大,皇兄都被父皇称赞机智多谋,这次的事情就交给皇兄处理吧。”

  夜暮沉抬头,神情有些恍惚,正要作辑应下,然而身子一软,扑通一声巨响,所有人都怔住了。

  往日优雅温和的夜王,竟然……摔倒在地!

  是他拒绝接手这件事的策略吗?

  众人疑心重重,纷纷瞄向皇上,只见夜季渊同样的惊诧,立即唤来清烨帮他把脉,而不是送他去休息。

  “想办法让皇兄醒来。”

  显然,皇上是在怀疑这些混乱和夜王有关,而夜王不想将这些事情揽上自己身上故意晕倒!

  右丞相看不下去,说道:“皇上,夜王这个状态,不是处理这些事情的最佳……”

  “你懂什么!”夜季渊冷喝一声,这件事他无论如何都要转到皇兄身上,如果他处理不好,正有理由处置他,如果一切混乱都是他造成的,他自有办法平复。

  清烨脸色沉重,这脉搏很乱,也很微弱。

  似乎,有些熟悉。

  一时间未能想起来,抿唇苦思,垂眸之际,瞧见夜暮沉睁开了双眼,眼中聚焦极慢,良久才看清清烨在自己面前。

  清烨诧异地将他扶起,颇有一番虚弱的姿态,夜暮沉抽出手,勉强作辑:“臣遵旨。”

  众人有几分不忍,纷纷叹息。

  夜季渊满意地挑眉:“既然皇兄不舒服,就先回府上休息吧,顺便想想策略。”

  清烨跟着夜暮沉退出大殿,他唤住了夜暮沉,蹙眉道:“夜王可知自己的状况?”

  夜暮沉睨了他一眼,默不作响。

  “臣方才把脉,发现夜王的病情……已经潜伏了两个多月。”

  夜暮沉双眸微闪,袖中的拳头紧捏,他知道自己不对劲,然而他越来越难集中注意力,加上青烟不知去向,他更是烦心。

  明明,没有用熏香的。

  到底是哪里出现问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