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抛出他的人是你,想救他的人也是你(1/2)

加入书签

  青烟进去的时候,竟没有护卫,她站在大殿门侧,瞧见祁浩正埋头看奏折,神情专注得没察觉她的到来。

  “臣参见皇上。”青烟刻意清清嗓子,提醒一下他。

  “怎么样。”祁浩丝毫不诧异,也没有抬头悦。

  青烟怔,难道他是早就发现了吗,那么四周的护卫是他故意遣走还是……

  凝眸,她不敢大意,道:“宁妃的心疾已经治好……”

  “朕是问,”祁浩抬眸,不带感情地直直撞入她清澈的眼眸中,声音带着些许警告,“你要怎么样。”

  青烟心一惊,被发现了?

  抬步,跨过门槛踏入,只一瞬,青烟就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杀意,有埋伏!

  “臣是来和皇上谈谈有关长公主的事情。”她微笑地向前几步,便顿住,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搀。

  刚取出来,一个黑影在眼前一闪,下一瞬手中的信已经转移到了祁浩手中,黑影返回,抽出剑架在她脖子上。

  青烟长睫微闪,面不改色地盯着祁浩。

  只见他神情愈发冷冽,看完之后立即拍案而起,将信撕成碎片掷向青烟身上:“大胆!竟敢污蔑长公主!”

  碎纸洒落,青烟只觉脖子冰冷的剑靠近几分。

  她淡淡勾唇:“皇上觉得臣冒险入宫,就为了污蔑长公主?既然臣来了,就有了完全的准备,她的儿子,就在臣的手中。”

  听见“儿子”两个字,祁浩更是怒得双眼通红。

  这个该死的男人,竟说长公主和月国的大臣有勾结,还生了野种!

  他此生最疼爱的妹妹就是她,这件事若是被传出去……不,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

  “臣无恶意,不过是有些话相说。”青烟瞄了眼身侧的黑衣人,强装镇定,只是手心已经出汗,因为现在他杀了自己,没人会来帮忙!

  “皇上,长公主求见。”殿外,一道声音传来,殿中的人皆是一怔,祁浩对黑衣人使了个眼识,黑衣人立即隐入暗处,青烟松了一口气。

  来得正巧。

  青烟侧身,瞧见一袭粉衣缓缓迎来,她立即拱手,快速道:“辛伟参见长公主。”

  辛伟两个字宛如响雷轰到长公主脑中,浑身一颤,她惊慌地瞧着垂着头的人:“抬起头!”

  青烟顺从地抬头,只见长公主松了一口气,冷声道:“你不是辛伟!”

  “臣自然不是辛伟。”青烟暗自勾唇。

  也就证明,长公主确实是认识辛伟的,青烟心中的把握多了几分。

  这一幕落在祁浩眼中,他沉痛地抿唇,心中的否定动摇了。

  长公主本想着和皇上谈谈天,什么防备的心都没有,一进来就被这么一诓,顿时气得拳头暗捏,心底更是打鼓。

  “长公主息怒,臣只是有个交易和皇上交谈,皇上认为呢。”

  祁浩眸光一敛,喝道:“所有护卫严守大殿,不得任何人进来!”

  话毕,暗处的黑影纷纷冲过大殿,门关,青烟知道事成了,也敛起笑容,开门见山:“臣代表月国和皇上交易,只要皇上愿意出兵攻入月国,长公主的事情自然不会泄露。”

  长公主听后双眸一瞠:“是辛伟让你来的?!”

  他竟敢,用孩子的事情威胁她,当初就不该心软留下那个孩子,不该相信辛伟的话!

  祁浩双眸如墨,一声不吭。

  月国的内乱他自然听说了,也明白了青烟的意思,不就是要助某个王爷篡位?只是他怎能轻易地被威胁!

  “先交出那个人。”

  青烟听见祁浩冰冷的声音,抬眸,瞧见他眼中掠过的杀意,他是想杀了小叶?对了,既然她利用了小叶威胁他,他自然不肯留下小叶的性命,免得被再次威胁,可是……

  她脑中浮现小叶单纯的笑容,如泉水般清澈。

  “臣带路。”起码,那里有暮沉的人守着小叶。

  夜府,书逸然将夜暮沉抱回房间,轻轻地放在床上,伸手抚摸着他的轮廓:“暮,一切快要结束了。”

  眸中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似凝视着最深爱的人,一眨不眨地观赏他的五官。

  房中安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呼吸。

  书逸然的手慢慢解开他的衣带,一层一层,轻柔地剥开,随后,盯着里面的一个香囊片刻,取过来抚摸。

  里面,好像有一个硬物。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书逸然蹙眉:“暮正在疗伤,何事?”

  李翱在门口踌躇,很想去推开房门查看,然而书逸然是主子最信任的人,他还不敢轻易闯入,只好问道:“主子最近是怎么了?”

  “无碍,疲劳过度了。”

  书逸然抚摸着他的脖子,光滑得让人妒忌的皮肤,正在他指尖上摩挲,手滑落,扯开他敞开的衣衫,抚上那枚红点。

  李翱回想着之前主子的状态和对书逸然敌意的神情,总觉得要弄清到底怎么回事,他深吸一口气

  猛地推开门。

  顿时震得浑身僵硬,呼吸都静止了。

  书逸然他……正将头埋在夜暮沉的胸前,吻上主子的……

  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新的治疗方式?”李翱声音轻颤,说出的话连自己都觉得荒唐,哪有这样治疗的!这样的举动,竟然发生在男人之间!

  他如何接受!

  “是。”书逸然脸不红心不跳地抬头,神情淡然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没什么事的话就出去吧。”

  “不!”李翱毫不犹豫地回应,闪身到书逸然身侧,擒住他的手一甩,将两人的距离拉开,慌乱地整理着夜暮沉的衣衫,拍拍他的脸蛋,“主子,你醒醒!”

  书逸然眸光变深,抽出剑猛地挥下,李翱只觉背后寒意凌冽,扭头,顿时惊得闪身避开。

  两人立即刀剑相对,纠缠在一起。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李翱脑中一片混乱,若是连书逸然都不可信的话,主子的计划……

  兵器相碰发出刺耳的声音,将夜暮沉吵醒。

  他拧眉,艰难地睁开眼,看着房中对持的两人,有些反应不过来,垂头,看着身侧躺着一个香囊,忽而响起青烟说的话。

  “里面的东西,要到迫不得已才能打开,会救你一命的。”

  他当时没有细想,可是如今,他不得不将希望放在这身上,手挪动,扯开香囊,抚上了一个瓶子和一张纸条。

  上面只有简单的两个字:“解药”

  他眸光一闪,立即伸手扯开瓶盖,然而他现在的力气连拉开都成困难。

  “暮!”书逸然察觉到他转醒,立即冲过他身侧。

  “挡住他!”夜暮沉的声音是那么的细弱无力,脸上也是苍白得骇人,然而李翱还是听见了,瞬间挡在书逸然面前。

  “暮,你可别忘了,你的计划中不能没了我!”

  盖子,开了。

  夜暮沉早已没了力气,懒得看书逸然一眼,随意道:“没了,就没了吧。”

  仰头,一饮而尽。

  液体流入喉咙,他惊得瞳孔骤缩,这种味道……是血!

  顷刻,他只觉丹田中被压抑的气息一涌而出,冲破阻碍,流入四肢,如同无数针头刺入,痛得他闷哼一声,蜷缩起来,冷汗直流。

  这种恢复方式,简直要命!

  “主子!”李翱何事见过他这般痛苦的模样,却不肯让书逸然靠一分。

  “剑……”

  轻微的一声低喃,李翱怔了怔,立刻将手中的剑抛到他面前,只见夜暮沉五指一收,身子一晃。

  床上只剩飘动的床单,没了夜暮沉的踪影。

  李翱一惊,只觉身侧一股强大的气息掠过,猛然回头,难以置信地双唇颤抖。

  夜暮沉的剑,穿过了书逸然的肚子,惊讶的不止李翱,还是书逸然,他没料到,暮会这么狠。

  狠到,没有半点的思考,就将剑刺入他腹中!

  鲜血流出,他没有感觉,因为心已经空了,空得骇人。

  夜暮沉利索地抽出剑,冷睨着他软下的身子,也随着蹲下,凑到他耳侧:“想报复吗?”

  剑一扫,将一个药箱扫在他身前。

  李翱懂了,这是让书逸然自己疗伤!因为现在还不能杀了他,所以故意说出让他报复的话,强迫他活下来。

  主子,真狠。

  剑身的血一滴滴落在地上,一路沿着走出房间,夜暮沉一离开书逸然的视线,立即靠在墙上喘着气。

  毕竟是受了墨香的影响,他的体力根本不能够那么快恢复。

  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