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若他死了,你陪着就行(1/2)

加入书签

  “鲁尚书,你应该还记得本王的交易吧。”

  鲁奇胜诧异地抬头,看着几日不见,已经变回神清气爽、温和优雅的夜暮沉,后知后觉地听清他问的话。

  交易?

  两万兵?

  对了,现在是适用的时候,可是若是夜王失败,他的性命绝对不保,不过夜王胸有成竹的模样,似乎他的胜算多一些……

  还未想清楚,脖子就架起了一把利剑,轻柔的声音响起:“鲁尚书似乎很纠结,不如本王送你一程?搀”

  怕死的鲁奇胜惊得颤抖,连忙摇头。

  听闻,源国派兵趁乱攻入,皇宫皆是人心惶恐,此时的兵力分散四周,怎么来得及应对源国?

  夜王主动领命带兵反抗,皇上允了。

  其后,夜季渊又觉得不妥,取过雪国送来的宝剑,偷偷跟上了夜暮沉。

  等夜暮沉到了源国边缘,第一眼就看清了血染衣衫的青烟,一路以来未舒缓过的心跳瞬间静止,窒息得难受。

  他,还是晚了一步吗?

  步伐沉重,夜暮沉脸色苍白地走到青烟面前,她呆滞得如同死人的双眼一动,转到他身上。

  抱着青烟的黑衣人立即将青烟放下,她眼中只剩那一袭值得依靠的白衣,那白皙如玉的脸蛋,那噙着痛意的双眸,双唇不禁低喃:“暮沉……”

  腰间一紧,被夜暮沉紧紧扣入怀中,熟悉的触觉让青烟确定,这不是幻觉。

  青烟立即攥紧他的手臂,猛地摇晃:“依琴……救依琴!”

  夜暮沉蓦地一怔,依琴?

  只停顿片刻,他便敛眉,紧紧地盯着她的下身:“你受伤了。”

  青烟看着他转身准备离开的身影,心中苦涩在蔓延。

  她多想,就这样让夜暮沉带她离开,然而依琴……依琴为了她被抓起来了,暮沉那么在乎她,要是事后才知道对方的真心,让误会将两人隔开,会是多么令人心疼的结局……

  “暮沉!”她沙哑的声音带着决然,眼眶红润,“她当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远离皇宫的斗争,想让你平安幸福地度过一生,不惜被你记恨,不惜自忍煎熬,难道你忘记你们美好的回忆了吗,机智多谋的你难道就没想过她有苦衷吗!”

  夜暮沉震惊地瞳孔骤缩,难以置信得无法动弹。

  “她被源国皇上抓了,你快去救她!”青烟咬唇,猛地将夜暮沉推开,身子踉跄地后退几步,稳住。

  抬头瞧见依旧没回过神的夜暮沉,她心猛地揪紧,嘶喊:“快!”

  夜暮沉眸光微闪,早已平复的内心在这一刻再次变得波涛汹涌,衣诀一闪,他便消失在空中。

  看着他慌乱的背影,青烟整个人无力地软倒在地,那一声“快”已经用尽全力,下身的痛楚让她呼吸紧促。

  泪水直流,滴落地上。

  不行了。

  宝宝,不行了。

  她痛苦地捂着肚子,心如刀割,终是忍不住喊出声来,双眼渐渐变得模糊,远处渐渐传来混乱急切的马蹄声。

  骤然,眼前多出一簇衣角。

  青烟艰难地抬头,似乎看见一袭玄衣随风飘荡,明明没有下雨,那人却撑着伞,缓缓蹲下,为她挡住所有的视线。

  随后,她眼前一黑,彻底地昏了过去。

  束依琴看见夜暮沉出现的时候,心跳如狂。

  他来了。

  他果然来了。

  “既然夜王夺位已成了事实,你何不将他的心抢回来,这是一个让你们解除误会的好机会。”飞鸾的话在她脑中异常的清晰。

  “你就这么确定青烟会将真相告诉小暮?”看着眼前一脸冷笑的少年,束依琴丝毫不敢小觑。

  “我了解她。”幽沉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情绪。

  正如飞鸾所说的,她救了青烟后,青烟真的将当年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小暮,所以小暮现在才会冲过来营救她。

  看着他一袭白衣在空中飞扬,刀剑所过之处尸体遍横,束依琴双眼盈眶。

  也许,她当年不该阻止他登位,因为无论如何,命运还是将他推到了帝位之中,该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

  腰间一紧,束依琴惊得双眼圆瞪。

  他,抱住她了。

  其实源国不会伤害她,这一点众人皆知,不过他还是担心了,对吧,还是怕她受伤。

  她紧紧回抱着夜暮沉,似乎感觉到他身子的僵硬。

  祁浩抿唇,冷冷地瞧着下面的一幕,朗声道:“夜暮沉,这次交易过后,朕不会再让你们月国放肆!”

  夜暮沉嘴唇一勾,温和地与他对视。

  也就只有祁浩,才能做到这般的公平,若是换作别人,趁机攻入他国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也算是祁浩的一个缺点吧。

  “小暮。”怀中女子的呼唤,让夜暮沉笑容僵住了,他将她离开现场,随后立即放开她,去寻找青烟的身影。

  然而,没了。

  那个位置只剩下一滩血迹!

  夜暮沉脑子一白,眼眸被惊慌覆盖。

  “青烟!”他怎么能,怎么能这样抛下了独自一人的青烟!她还受着伤!

  束依琴瞧着他脸上的悔恨和慌乱,微微一怔,她还是第一次在小暮脸上看见这样的神情。

  “小暮……”

  “青烟不见了!她去了哪里!”

  束依琴还未说话,一道剑气破空而来,夜暮沉眉梢一敛,猛地转身抽出剑抵挡。

  锵!

  是夜季渊!

  “青烟不见了?”夜季渊的第一句话,让人出乎意料。

  “与你何关。”夜暮沉淡淡地睨着他,然而触及到他用的是雪国赠送的宝剑时,神情凝重几分。

  夜季渊瞄了眼束依琴,忽而冷笑一声:“原来,是和旧相好在一起了,难怪抛下了妻子。”

  “你闭嘴!”

  空中爆出一股强劲的内力,夜季渊被震得飞出几米,瞧着夜暮沉迅猛的身影,忙不迭地回挡。

  束依琴攥紧袖子,一脸的担忧,大喊:“季渊,你答应过我不杀小暮的!”

  答应?

  夜暮沉敏锐地抓住这两个字,眸光一沉:“琴,母妃是如何死的。”

  束依琴蓦然一怔,惊得捂住自己的嘴巴。

  “不敢说?那本王就替你说,就是当今皇上夜季渊的母妃!”夜暮沉嘶吼一声,浑身冷意让四周的树木几乎结冰。

  夜季渊心一颤,脸色难看,冷喝道:“胡说!”

  本来只是怀疑,此刻看见两人的反应夜暮沉终于确定了,这么多年,他没有停止寻找真相,让他得出一个结论:琴在包庇真凶。

  即使现在知道琴的苦衷,但他还是无法原谅这样的事情。

  两人刀剑相对,空气被两人的剑气撕裂成絮,四周静谧得只剩下两人的杀意,都想置对方于死地!

  很快,远处到了一帮士兵,将夜季渊纷纷围住。

  是夜暮沉的人。

  他的武功还未恢复到以往的程度,此刻体力早已跟不上,不过是靠着一腔愤怒的心支撑着。

  夜季渊瞧见眼前的形势对自己不利,趁夜暮沉放松的时候,不顾一切地冲出重围,即使被剑刺入身体,他依旧没有停下。

  骤然,一个身影挡在夜暮沉身影,夜季渊震惊得手一抖,松开了。

  然而剑还是了束依琴身上。

  束依琴倒下了,夜季渊倒下了。

  四周死寂一片。

  夜暮沉脸色苍白,蹲下身子,将剑抽出,幸好不是心脏,还有得救。

  他抱起束依琴,复杂地对上她布满温柔的双眸,迅速将她带入最近的医馆……

  这一夜,皇宫大乱,右丞相带头谋反,落日派和承香芙的将士纷纷跟随,宫变毫无悬念。

  也正是这一天,夜王暗中布下的棋子才公布于世,令人咋舌。

  很快,夜王登位的消息传遍民间,暗处被囚禁着的百姓纷纷被放出,原来所谓的官员乱抓人,只是将百姓幽禁起来,逼迫皇上出兵,并未造成生命危险。

  失而复得的家人团结,让众人对夜王又惧又敬。

  光阴似箭,一年,在春夏秋冬的变换下过去了。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