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在姬氏,让你受累了(1/2)

加入书签

  当青烟出现在雪国,正思考着怎么靠近飞鸾时,几名男子将她团团围住,带头的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画卷,再看了看她。

  “就是她!抓起来!”

  青烟脸色一变,立即跃上旁边的屋瓦,余光瞄了眼画卷,竟是她的模样悦!

  她被通缉了?

  青烟施着轻功飞快地离开,然而她所过之处又引出更多的人追赶,不出片刻,整一条街的人都追着她跑。

  这是怎么回事?

  她咬牙,立即闪到前面的拐角处。

  然而,竟是个死胡同!

  青烟脸色难看,身后传来众多的脚步声和喘气声,她蓦然回头,发现巷口已经堆满了人搀。

  “你跑不掉的了,一百两黄金是我的!”

  “是我先看到她的!”

  “明明是我!”

  众人挣得脖子通红,甚至大打出手,青烟汗颜,为了抓她竟出了一百两黄金的高价,是谁?

  还未想出个所以然来,众人纷纷就噤声,眼中露出畏惧,让开一条道路,青烟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这是一个让她离开的好机会!

  脚一点,她立即冲了过去。

  骤然,嘭的一声,额头生生撞入一个坚实的胸膛,随后手腕一紧,已经被扣上了手铐。

  “恒公公,这个女人是我发现的。”其中一个男子谄媚地搓着手看着青烟身前的男子。

  青烟紧紧蹙眉,现在是把她当做什么了!

  猛地抬头,只见眼前的男子身穿太监服装,面无表情地盯着她,那一双黑眸微闪,带着青烟看不懂的情绪。

  与其说他面无表情,还不如说……僵硬。

  他的五官都显得异常的僵硬,似乎除了面无表情,再也做不出其他的神情。

  “恒公公,是我先发现了。”一个男子抖了抖手中的画卷,笑嘻嘻地说着。

  “休得无礼!”一道冷喝声传来,恒公公身后走出另一个男子,看服装似乎是一名将军,“她可是未来的四皇妃!”

  四皇妃?

  惊住的不只是众人,还有不明所以的青烟。

  “你们认错人了!”青烟可以保证,绝对绝对认错了!

  皇子不是都死了吗,怎么会有个四皇子,即使四皇子在,她这个刚刚回到雪国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未来的四皇妃!

  “随着臣回宫就知道了。”那将军朝青烟点点头,一脸歉意,做出请的动作。

  青烟看着他指向的马车,再瞧了眼恒公公,发现他已经挪开了视线,她只好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隐约觉得,她四周布着一张网,而自己毫不知情。

  这样的感觉,非常的不好。

  马车摇晃,青烟抬起被扣着的手腕,撩起窗帘,发现四周的百姓并未散去,依旧议论纷纷。

  与她同侧的马车,窗帘恰好被撩起。

  青烟看清里面的人,是恒公公,发现他依旧用一双蕴含着复杂感情的双眸凝视着自己,这一次,青烟看出了眸光中的想念。

  想念?

  她为自己想法感到荒唐,连忙放下窗帘。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车帘被下人撩起,青烟蓦地怔住了。

  车前的道路,铺上一条耀眼华丽的红毯,两边站着密密麻麻的宫女和太监,纷纷鞠躬得脸朝地,还有一个专门撒花的宫女。

  “四皇妃请。”一个太监笑眯眯地抬起手。

  青烟忐忑地看了他一眼,自己下了马车。

  看来,想抓她的人,是太后!

  她踩着红毯,每一步都沉重无比,明明被扣上手铐,却光辉地走入皇宫,这算什么?

  殿中,一抹显眼的身影穿着颜色艳丽的衣衫,头冠华丽,高贵奢华,站在中央,四周皆是托扶着的太监,她瞧着青烟一步步走进,嘴角的笑意渐渐变深。

  直到青烟停下,她才令人解开手铐。

  青烟垂眸,慢慢地跪在地上,道:“参见太后。”

  太后祥和地将她扶起,挥手褪去所有的下人,轻声道:“何必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

  “民女不懂太后的……”

  “在姬氏,让你受累了。”太后叹了一口气,抚摸着青烟的头发,如同一个慈祥的母后,安抚着自己的孩子。

  青烟的心一颤,难以置信地抬头,对上她尽是宠溺的目光。

  “现在终于重逢,哀家便坦白和你说。”

  坦白?

  太后执起她的手,皱纹摩挲得她有些不适,青烟被她带上了长榻,顿时惊得后退一步,然而太后执意让她坐着,还将桌上的葡萄往前推了下。

  青烟哪里敢吃,警惕地竖起耳朵。

  “你从小,便被哀家看中作为四皇妃的人选,只是有不少窥觊你的人,哀家就杀鸡儆猴,让他们都不敢放肆,只是哀家没想到,十四岁那年,你失踪了。”

  青烟震惊得双

  眸瞠大,太后的手抚上她的脸颊,带着自责地摇摇头:“哀家只是想让你变得更加优秀,可没想到把你吓跑了”

  从小,她就被太后关注着吗?

  青烟只觉呼吸紧促,紧紧地反握她的手,急切道:“那飞鸾呢!”

  “姬氏不允许逃离,你该懂的,”太后惋惜地拍拍她的手背,“若不是哀家让他们饶了你,此刻你定剩下一条干尸。”

  青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谢太后救命之恩!”

  明明还是太后造成飞鸾的伤害,太后却故意说成自己的命是她救回来的,想让她感恩戴德。

  只是,不可能!

  她低垂着头眸光加深,双唇紧抿,很快,肩头被太后扶起,她才敛起神情,疑惑道:“可四皇子不是……”

  “他还活着,来人,将四皇妃带进书房!”

  青烟浑身一震。

  还活着?

  等她被下人带着走入书房时,窗前已经站着一抹消瘦的身影,青烟身后的门被嘭的一声关上。

  她一惊,转身去拉开房门,竟发现被反锁了!

  门扉发出砰砰砰的声音,青烟的心愈发沉重,男子终于开口:“没用的。”

  她的手一僵,转眸,瞧见他看了过来,步步逼近:“我等了你足足十几年了,现在,开始吧。”

  等等!

  开始什么!

  青烟连忙后退,余光扫着他身后的窗户,同时探入袖中抽出匕首,横在两人之间,冷声道:“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男子顿步,“不明白?就是夫妻间要做的事情,你不懂我可以教你。”

  “站住!”青烟冷喝,将匕首抬高几分,“第一,你为什么活着,第二,等了我十几年是什么意思,第三……我是谁!”

  男子瞄了眼她的匕首,眼中掠过蔑视:“你以为这种东西能够抵挡太后的命令?还有你的问题太多了,在这里活不久。”

  他忽而转身,走到床上,开始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