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你活过来多少次,结局都一样(1/2)

加入书签

  “主子,什么时候才行动。”李翱在一旁着急得要命。

  夜暮沉凝视着明媚的天空,嘴角勾起,眼中却毫无笑意,“现在还不能。”

  他派来的人还未到达雪国,而且华初给的那个策略还未完全施行,速度要更快一些才行。

  “可是到了今晚,夫人可能就……”李翱知道太后逼迫青烟和四皇子欢爱的事情,即使主子能潜入一次,也不可能天天都成功啊。

  “放心,不会让她再回皇宫的。”

  搀

  刑部。

  “杨使者怎么不在使馆中休息。”青烟语气不善。

  杨添面具里的眼睛看着青烟,声音带着让人不喜的笑意:“刚到就遇到了凶杀案,自然无法安心休息,不知四皇妃为什么会选择那个寺庙?雪国著名的寺庙很多,你身份高贵偏偏去了这么一个小寺庙,这么巧就撞上了不吉利的事情。”

  “来皇宫的路那么多,杨使者又为什么偏偏遇上了我们?”青烟睨了他一眼,语气加重,“而且听你这话,是怀疑这件事和我有关了?”

  杨添看向刑部尚书,“这件事没有弄清之前,请尚书大人保留一切的猜测,对了,太后说让四皇妃带臣参观皇宫。”

  青烟看着他对自己作出请的动作,眉头微蹙,却只能随着她回宫,两人上了马车后,相对无言。

  然而马车还未走到一半,就开始剧烈的摇晃,两人同时一惊,撩起窗帘一看,四周丛林灌木,哪里有路人的影子!

  杨添刚想掀开车帘,就被突然冲进来的人撞倒,只见一个黑衣人伸出手朝青烟身上抓去,她立即闪开,将杨添往那人身上一推,自己通过缝隙逃下车。

  然而,车早已被黑衣人围住。

  青烟脸色微变,身后的杨添解决掉了一个也随着跳下来,冷哼着:“真是急着下来送死。”

  青烟没理会他的冷言冷语,瞄了眼他腰间的剑,“你会武功吧。”

  话一落,四周的黑衣人纷纷冲了过来,杨添和青烟一人抽剑一人抽刀,刀剑声响起,本来脸色凝重的青烟,在交战后疑惑了。

  因为她总觉得这些黑衣人没有杀她的意思,每一剑下去都不是要害,而且偶尔会伸出手,似乎想要将她抓起来。

  这些人到底是自己人还是……

  分不清楚状况的青烟只能抵抗起来,侧目,顿时惊住了,杨添竟然将三个黑衣人打倒在地,已经过来她这边帮忙了。

  青烟看着他的剑法,步法,忍不住僵住了身子。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觉得这个人熟悉了……

  当年和杨景天相处三年,她会在院子里痴痴地看着他练剑,所以对他招式很清楚,连一些动作都记在脑海里。

  而这个人……

  杨添,杨天,杨景天!

  青烟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住了,不可能的,杨景天明明被处刑死了!

  她分神之际,一个黑衣人的手掌击了上来,擒住青烟的衣领,杨添提剑,猛地一挥,竟准确地将黑衣人扯住的布料切断。

  旋即搂住她的腰间,飞快地逃离。

  青烟脸色苍白,瞧着身后紧追不舍的黑衣人,再看了看杨添的面具,“为什么救我。”

  她感觉到男子的手臂僵了僵,“想将谋杀四皇妃的罪名扣在丘国身上?想得美!”

  青烟怔了怔,是这样的吗?

  “简信,你的动作能不能快点!”承香芙持着剑,迫不及待地冲下马车,却被简信一把扯住了手腕。

  “即使现在让你赶到了雪国,你也没体力对付其他人了。”简信难得认真地盯着她,“我已经派人跟踪青烟了,也许已经得手了。”

  承香芙一脸着急,却不得不回到车上,坐立不安。

  自从青烟莫名地消失在月国,她就没有回边塞了,而是留下来暗中辅助夜暮沉,偶尔和简信合作帮忙,还记得夜暮沉当时双眼猩红地吼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现在有了青烟的音讯,承香芙自然也是急切,只是没想到青烟会被雪国太后盯上。

  “我担心她那边有很多变数,你说太后要青烟待在她身边做什么?”承香芙蹙眉,难以想明白。

  “暮沉没和你说?”

  承香芙一个激灵,紧张地看着简信,夜暮沉没和她说是正常的,现在她只想知道原因。

  简信笑了笑,故意吊她胃口,看着窗外不说话。

  “你倒说啊!”她靠近几分,拍打着他的肩膀。

  “女人要温柔点才好。”

  承香芙胸口起伏,恼怒地盯着眼前这个男子,简信瞄了她一眼,看到差不多到她极限了,就不再逗她,神情凝重起来。

  “太后那个老巫婆,一直在找长生不老之术。”

  承香芙一愣,长生不老?和青烟有什么关系?

  “听闻她找到了一个秘方,喝近亲产下的孩子的血,可以……”简信戛然而止,承香芙却脸色白了白,显然对这种秘方感到恶心,

  可是等等……

  “近亲,和青烟有关……”系吗?

  承香芙说不下去了,震惊地看着简信,如果说太后是为了得到近亲的孩子,那么青烟和四皇子不就是……

  简信点头,肯定她心中的想法:“虽然青烟和老巫婆什么关系我还不清楚,但是既然她留住了青烟,还被迫她和四皇子成亲,其中的关系不言而喻。”

  承香芙激动地将佩剑锵的一声拍在身侧,怒不可遏:“那为什么要是青烟!”

  “听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