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轻辰,青烟和暮沉的孩子(1/2)

加入书签

  青烟只觉全身冰冷,即使飞鸾做了什么事情,在这一刻,只觉得心痛,特别是他苍白的脸孔上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青烟想冲过去,却被承香芙抱起,飞离了皇宫悦。

  一座偏远的山上,摇篮中的婴儿嗷嗷大哭。

  真吵。凤昊斜睨了轻辰一眼,将篮子提起,正要放到门外,床上却传来虚弱的咳嗽声打断他的动作。

  “凤昊……不要……”沈玉的脸色异常的苍白。

  自从那天被凤昊扯回山上,他的状况就日夜糟糕,偶尔还会咳血,凤昊明白,这是他干涉俗世过多的报应!

  如果让沈玉再继续下去,也许连性命都……

  凤昊将篮子搁下,快步走到沈玉身侧,探上他的脉搏,询问:“感觉如何?”

  “无碍,轻辰还没喝奶。”沈玉不放心地看向依旧在哭的轻辰,他才几个月大,只能请一个奶娘来供奶,可他不敢让奶娘照顾,只是让她呆在一个院子里,需要奶的时候才会让她出来搀。

  凤昊神情似乎强忍着怒气,深吸一口气,起身带着孩子离开,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不哭了,凤昊这才沉下了脸:“沈玉。”

  “嗯?”沈玉露出舒心的神情,淡淡地看向他。

  “那不是你的孩子。”

  沈玉嘴角一僵,还没回话,凤昊就继续说道:“为了一个女人你连命都不要了?”

  沈玉双眸低垂,“反正灭雪国,也是师父的愿望。”

  听见他的话,凤昊显然一怔,不禁陷入了回忆……

  “师父,你收徒了?”一把稚嫩的声音从木屋中传出,随后一身红衣的凤昊慢慢地走了出来,眯着眼笑着打量眼前脏兮兮的少年。

  师父身穿一条素裙,一手抱着古琴,如同往日一样板着脸,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你来照顾他吧。”

  说着,就往房间里走去,不一会儿,琴声传出。

  凤昊无奈地摇头,师父总是这样,什么都要他来做。

  “你叫什么名字。”凤昊走入自己的房间,找出一件新的衣服递给他。

  “沈玉。”少年淡淡地看了眼他的衣柜,温和地笑了笑,“你似乎很喜欢红色。”

  “你不喜欢?”凤昊挑眉。

  “还好。”沈玉没有多说,接过将身上的衣服换了,同时洗了脸,凤昊才发现,这个少年生的俊俏,然而妖媚的红衣显然和他不搭。

  师父向来不收徒。对于凤昊,师父说是他追求自由的性子让她放心,破例收了,因为跟了师父,就不得干涉朝廷。

  那么沈玉呢,又是因为什么被收,凤昊很好奇,于是就问了。

  “我打了她。”柔和的一句话,让凤昊目瞪口呆。

  “哈?”

  “许是她觉得我有天赋。”沈玉笑着捻起茶盏,优雅地轻啄。

  “你真有意思。”凤昊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直拍他的肩膀,敏锐地发现沈玉脸上闪过一抹痛苦。

  凤昊才知道,沈玉受了很重的内伤,而他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一刻凤昊就知道沈玉是一个很能容忍的人。

  从此,凤昊多了一个练功的伙伴,每次师父都会交代凤昊不要插手凡事,却没有一次当面警告沈玉。

  凤昊想,也许师父当年就知道沈玉将来不会不插手吧。

  只是给了他一个挚友,凤昊还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吗?

  两人的身子越来越高,从少年变成了成人,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凤昊总是惬意到不行,直到那一天,师父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

  天空在下着雪,凤昊看着山底发呆,雪花将他的红衣铺上一层白色,忽而雪停了,凤昊长睫一闪,侧目,发现不是雪停了,而是沈玉撑着伞走了过来。

  “师父去哪了?”沈玉轻声询问。

  “报仇吧。”凤昊神情悲痛地垂下眼帘,“师父和雪国的太后有些……”

  沈玉沉默不语,忽而将伞塞入他手中,拿出琴席地而坐,弹出师父往日最爱的一首曲子。

  山空,人静,曲响。

  凤昊一直强忍的眼泪在此刻忍不住泪了出来,手一松,伞掉在地上,他矮身按住了沈玉的手,发出刺耳的琴声。

  “不要弹了……”

  本来还能压抑住的悲伤,被他轻易地撩起。

  “师父在听呢。”沈玉微微一笑,温柔地将他的手挪开,波澜不惊地继续弹奏。

  “沈玉。”凤昊捂住自己通红的眼睛,声音哽咽,“你不会死的,对吧。”

  “你说什么傻话呢。”沈玉轻柔的声音如同泉水涌入凤昊的心中,如同定心丸。

  ……

  凤昊涣散的双眸渐渐聚焦,瞧着躺着床上已经闭上双眼休息的沈玉,嘲讽地勾唇,低喃:“其实,你根本没想着活吧。”

  当年的回答,也根本没有肯定他的询问,一句“你说什么傻话呢”,竟让他以为沈玉不会离开。

  “一生这么长,又这么短,不做点什么怎能甘心。”沈玉虚弱地掀开眼帘,温柔地看着他。

  青烟被带进了一间客栈,莫名其妙地大病一场,夜暮沉日夜不离地待在她身边,她额头上的毛巾换了一条又一条。

  高烧不退,青烟意识也变得模糊,朦胧地睁开双眼,余光看见身侧有一抹白色的身影,隐约有些对话传来。

  “主子,太后已经被抓到了!”

  “嗯。”声音有些心不在焉。

  “主子也休息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