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他成亲,新娘却不是她(1/2)

加入书签

  狐狸反常地对她呲牙咧嘴,抱着浓厚的敌意。

  青烟低头,看着出了血的指头,微微蹙眉,只能远远地打量着轻辰,最后转身离开,让下人准备了一些肉,再次返回狐狸身侧,笑着将肉在它面前摇晃。

  狐狸怔了怔,眼珠紧紧地跟着肉在转,却没有冲上去吃,而是狐疑地看了眼青烟。

  她主动将肉递给它面前,狐狸嗅了嗅,立即叼住了一口吞下,青烟再次取出另一块肉,这一次狐狸心动了,尾巴摇晃起来,渴望地看着青烟的手。

  青烟再次主动递给它,循环几次后,她忽而将肉抛到地上,狐狸立即跃出摇篮,迫不及待地啃了起来。

  青烟趁机抚摸着轻辰的脸蛋,狐狸回头,看着她对轻辰没有什么伤害的动作,倒是放下了心搀。

  轻辰不适地别开脸,嘟起嘴躲开她的手指。

  逗弄了一会,青烟才离开,刚出院子不久,就撞见了承香芙,她冲过来抱住了青烟,笑道:“回来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知道我多担心吗?”

  青烟眼中掠过诧异,回之一笑:“你看我,都忘记了,一回来就急着将解药给暮沉。”

  “真有解药了?”

  承香芙惊喜万分,看着青烟肯定的点头,更是心安,只见青烟羞涩地垂头:“他还说明日举办婚典。”

  婚典?

  承香芙脑中浮现简信的模样,怔了片刻,神情有些失落,她叹了一口气,挽着青烟的手轻声问:“青烟,如果你在意一个人和别人成亲,是代表着什么?”

  青烟心咯噔一下,猛地扭头看着她:“你喜欢暮沉?”

  “说什么呢!”这句否认的话脱口而出,连承香芙都诧异了片刻,原来在她心中,喜欢的已经不在是夜暮沉了吗?

  青烟这才安心地想笑了:“那就好,没事的话我先回去准备一下明日的衣服和饰品。”

  说完,她已经抽出手离开,承香芙微微蹙眉,心中有些低落。

  她本想和青烟好好倾诉一番的,可是她竟然这么冷漠,反而怕她抢走了夜暮沉一样。

  她无奈地摇摇头,转身离开,走到御花园的时候,承香芙不禁停住了脚步,因为她看见了简信的背影,于是连忙躲在柱子后面。

  这一系列动作后,她愣了愣,自己怎么这么偷偷摸摸……

  “暮沉,听说你明日举办婚典?”简信轻松地挑眉,有些调侃的味道。

  “嗯。”夜暮沉似有所思。

  简信拧了拧眉头,一下早朝他就约了暮沉在这里谈话,但他怎么有心事一样。

  “哥也打算和你同一天成亲。”

  良久的沉默,简信冷下了脸,猛地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往内扯,夜暮沉倏然回神,抬手朝他袭去,简信默契地抵挡。

  “你刚才说什么了?”夜暮沉微笑着整理着衣衫。

  “哥说和你一起成亲!”

  夜暮沉怔了怔,笑着扶额:“抱歉,我只娶青烟。”

  “呸呸呸!哥是说和你同一天成亲!”简信嫌弃地重复着。

  “扑哧。”柱子后面传来清脆的笑声,承香芙才发现自己暴露了,只能走出来和两人打招呼。

  简信颇有兴味地觑着她:“这不是承公主吗,怎么偷听我们说话了。”

  承公主……好疏远的称呼。

  “我是来恭喜夜暮沉的。”她强装镇定,发现夜暮沉已经不再闪躲她的对视,那双好看的凤眸还带着一丝笑意,似乎能看穿她的谎言。

  “那就定在明日吧,和朕一起在皇宫举办,如何?”

  “一言为定!”简信和他击掌,随后挥手离开。

  和承香芙擦肩而过时,夜暮沉能清晰地看见她脸上的僵硬,不禁勾唇,道:“再不出手,就没了。”

  承香芙疑惑地抬头,发现他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低语:“朕会祝福你们的。”

  “你……皇上误会了!”承香芙莫名地脸红,连忙摇头,“他成亲的对象不是我。”

  “唔承公主的大将之风哪里去了?抢婚这种事情难不倒你。”

  承香芙嘴角抽搐,她也算是一个女子啊,怎么可以抢婚!而且,她为什么要抢婚,她又不是真的喜欢……

  一处简陋的住处,书逸然正悠闲地喝着茶,房间里传来一阵阵痛苦的闷哼声,能够听出,是在强忍着痛苦。

  锋坐立不安,书逸然剜了他一眼:“心痛了?”

  “当然不是。”

  “不要坏事。”书逸然轻轻地转动着茶盏,思绪渐渐飘远。

  当时,夜暮沉毫不犹豫地将剑刺入他的身体里,还残忍地给他药箱治疗,既然他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他又怎会白白地留着让夜暮沉折磨!

  既然夜暮沉称帝了,对付他也更困难了,只是,他现在有了一个致命的弱点。

  虽然他不想承认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弱点……

  “公子。”锋细细地开口,“其实错的是夜暮沉,而不是青

  烟……”

  “你不懂。”书逸然微微闭眼,脑中尽是两人缠绵的场景,他心中就涌出无限的妒忌。

  从一开始的熏香,他就做了手脚,那是一种能控制心智的香料,只是时间需要很长很长,后来被青烟打乱了,他只好后来趁机在他的墨上面做手脚。

  本来以夜暮沉警惕是可能被发现的,只是,那段时间他的心思都在青烟身上,红颜祸水也不过如此吧。

  现在两人竟然生下了孩子,他绝不会让这个孩子留下来!

  锋看着公子带着疯狂怒意的双眸,悄悄地站了起来,朝房间里走去,躲在窗边,探了一个小脑袋过去。

  一个女子被绑住手脚,痛苦地在地上打滚,正是青烟!

  自从她被公子抓了回来后,就不断地被灌下一些莫名其妙的药,让她生不如死,本来锋觉得自己会很恨她,但看见她此刻痛苦得狰狞的脸孔和地上的血迹,开始心软了。

  其实,不需要这样折磨一个人吧,还是一个女人……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宁愿她就这样离开人世少受谢罪,然而,公子告诉了她一个消息,让她不愿意自杀。

  公子说,夜暮沉明日大婚,会放青烟离开。

  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会熬到明日,熬到重见夜暮沉的日子,只是,她定是想不到自己还要面临一个重大的挑战……

  当夜暮沉回去寝宫后,青烟已经换好了另一件衣衫,挽着夜暮沉的手撒娇道:“暮沉,我们去看看禁卫军练习射箭吧。”

  他眉宇间掠过一丝诧异,却宠溺地点点头,让人备好马车,前去禁卫军训练的场所。

  “参见皇上!”夜暮沉一出现,所有将士就停了下来,恭敬地跪在地上,声音洪亮如雷。

  “平身。”淡淡的声音响起,带领的将军立即站起来,双眼灼热地看着夜暮沉和青烟。

  此人正是益州土匪老大,梁俊。

  他对夜暮沉忠心耿耿,万分崇拜,因为从夜暮沉在益州的布局开始,他就一直在参与,看着他终于成为皇上,梁俊心中也无法激动,不得不说夜暮沉当时没有选错人,梁俊成为了他得力的帮手。

  “你们继续吧。”青烟挥挥手,拉着夜暮沉下去射箭的地方,在经过一处沙石众多的地方,青烟脚一歪,摔在了地上。

  夜暮沉心一痛,连忙将她扶起,“怎么了?”

  青烟双眼湿润,抬起手,右手指已经被擦破了皮,流出了一点血迹,不禁嘀咕:“我还想着去射箭来着。”

  “真的很想?”

  青烟心一颤,却只能点点头,夜暮沉让大夫帮她止一下血,再休息一会,他主动递给她弓箭。

  她笑了笑,从容地接过,走到箭靶前,深吸一口气,拉弓,固定。

  所有的动作,都是那么的熟练。

  夜暮沉的眸光转深,如同化不开的墨,深邃无边,紧紧地盯着她的背影。

  嗖!

  她一松手,间径直飞了出去,九环!

  看着的将士纷纷倒吸一口气,他们是知道青烟的手受伤了,可是没想到她还能射中九环!如果没有受伤,那一定是十环吧!

  当青烟取过第二支箭时,一双手按住了她的手腕,抬头,对上夜暮沉温柔似水的双眸,“朕只允许你射一次而已。”

  众人不自觉地别开脸,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