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再次重逢他问她,你是谁?(1/2)

加入书签

  简信喜欢的明明是她,那么他这次的目的……是逼承香芙看清自己的内心吗?

  青烟静静地看着两人,嘴角勾起轻微的笑容。

  “给我一个理由?”简信斜着眼睨着她,一点都没有被打断婚典的愤怒,离他近的人可以看出他脸上带着强忍的喜悦。

  承香芙似乎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挡住了简信的花轿,有些不知所措。

  面对她的沉默,简信心中一叹,“抱歉,我可不想孤独终生,江湖人也想儿孙满堂嘛。”

  看似轻松的语气,却带着酸楚和无奈搀。

  承香芙脸色微变,瞧着他又要去掀开车帘,猛地擒住他的手腕,“谁说你会孤独终生!不是有我吗!”

  众人纷纷一怔,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原来是来抢亲的!还是女抢男!

  “你刚才说什么?”简信双眼一亮,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谁说你会……”

  “后面一句。”

  “……”

  “不说了?”简信笑了笑,带着一丝威胁,承香芙恼怒地看着他,明明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他非要这样吗!

  她总算明白了,他这一出就是等着她入网的!

  醒悟过来的她猛地转身,想要离开,却被他扯住了手腕,一用力,整个人倒在他怀中:“既然来了,我们就成亲吧。”

  拥挤的人群发出“哇”的一声,显然也明白了简信的意图,偷偷发笑,让承香芙的脸更红几分。

  只见简信踢了一下轿车,轿车里走出一个人,慢慢地掀开头盖,竟是一名男子!他的手里还抱着一件嫁衣,恭敬地对承香芙行礼:“承公主,这是为你准备的。”

  “谁说我要嫁了!”承香芙怒得咬牙切齿,竟然将一个男子塞到轿车中耍她?!

  众人哈哈大笑,连城墙上的皇上都笑了,夜暮沉脚一点,衣决飘飘,轻松地落在第一个轿车面前,轿车前的车帘微微浮动,如同等待临幸的女子。

  青烟心一惊,猛地从香芙的幸福中回过神来,转身看着男子,当看清了红衣男子的模样时,早已没了力气的身体瞬间恢复精力,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

  落定,抬眸。

  眼前的男子白皙如玉,一双魅惑人心的凤眸深邃无边,嘴角噙着融化冰雪的笑容,却在看见自己的一瞬僵了一僵。

  青烟心中一痛,眼眶湿润起来,带着质问和酸楚盯着他的双眼。

  然而,他眸光渐冷。

  “你是谁?”

  她万万没想到,再次重逢,他问她你是谁?

  “你的夫人。”她极力强忍声音的颤抖。

  话毕,众人喧哗一片,认真地看着青烟的模样,有些见过的人不禁惊呼:“是青烟姑娘!”

  “什么?她不是在……”

  声音戛然而止,众人的目光落在花轿上,因为一双素手,正捻起车帘,慢慢地掀开,红衣曳地,一个穿着嫁衣的美丽女子缓缓走来,站在夜暮沉身侧。

  青烟透过她的面纱,准确地看进她的双眸里,顿时浑身一怔,呼吸都变得紧促。

  伸手,忍不住去掀开新娘的面纱头盖,然而还未触碰,就被夜暮沉拍开了手背,新娘被他搂住怀中。

  “朕再问一次,你是谁!”

  本来就受伤了的右手,被他这么一打,痛得她倒吸一口气,承香芙立即跑了过来,震惊地看着青烟:“你……”

  从承香芙的眼神中,青烟更加肯定心中的猜测,正要强硬地掀开新娘的头盖,她已经主动地用手指捻起一角,优雅地掀开。

  果然!

  青烟震得后退一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的脸,一模一样的脸!

  新娘触及到青烟的目光后,也同样惊得目瞪口呆。

  突然出现两个面孔一样的女子,让众人倒吸一口气,两人惊诧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暮沉,她……”新娘惊诧地靠在夜暮沉怀中,眼中有些畏惧。

  青烟心中一沉,因为她的声音,也和自己一模一样!

  夜暮沉冷着脸,盯着青烟,看着他眼中的防备和敌意,青烟嘲讽地勾唇:“你不信我?”

  “香料!”承香芙忽而喊了一句,着急地看着夜暮沉,“真的青烟是香料的高手!”

  所以,是要用香料区分吗?

  青烟脸色蓦地发白,这一刻,她才真正知道书逸然的用意,从让她失去嗅觉,到伤害她的手,再到伤害她的双唇,这个举动,正是要让她失去真青烟拥有的技能!

  辨香,射箭,御兽。

  狠,真狠。

  青烟脸上布满绝望之色,难怪书逸然要救活夜暮沉,难怪会放她出来,就是要她亲眼看着夜暮沉迎娶另一个人,那那个人正是顶着自己的容貌!

  骤然,她身影一闪,迅速地靠近新娘身侧,伸手摸向她的脸侧,只是来不及做下一个动作,胸前一痛,她被夜暮沉一掌击飞,撞在众人身上。

  噗!

  本就内伤的她,终是抵不过他的一掌。

  人们纷纷将她推开,避瘟疫一般躲开她,同时后退一大步,因为感受到皇上身上散发出骇人的冷意。

  “来人!将她拿下去!”夜暮沉冰冷的声音让她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努力地抬头,看着他紧紧环住的青烟,心如刀割。

  第一次,她妒忌自己,憎恨自己!

  “来人!将她拿下去!”夜暮沉冰冷的声音让她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努力地抬头,看着他紧紧环住的青烟,心如刀割。

  第一次,她妒忌自己,憎恨自己!

  “等等!”承香芙立即挡在她的面前,着急道,“现在不是还没搞清楚状况吗!”

  简信见状,也加入了承香芙的行列,夜暮沉沉默不语,新娘拉扯着他的衣角,笑道:“和她比一番也无妨,毕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今日是你的大婚之日。”夜暮沉心疼地看着她,声音柔和。

  “不需要很久的,要让大家心服口服。”新娘大方得体地笑着,让下人去准备香料。

  “不用了。”倒在地上狼狈的青烟,终于发出虚弱沙哑的声音。

  方才,她想确认一下那个女人是不是带了人皮面具,才会变成她,然而,并没有。

  她不知道书逸然到底用了什么方法,但不得不承认,他赢了。

  “我认输。”嘴角冷冷地勾起,青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目光冷冽地看着夜暮沉。

  暮沉,你和我相处甚久,竟还是无法分清哪个才是真的我……

  无论如何,都要拆穿这个局!

  “可是皇上,你承诺的婚典,是十里红妆铺路,百只狐狸相迎。”青烟拳头暗捏,凭着一腔不甘支撑着身体,“那么,狐狸呢?”

  新娘脸色一变,夜暮沉眸光微闪,承香芙更是诧异地回头看着一脸倔强的青烟,她总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才是真正的青烟。

  可是,她居然认输!

  “来人,将她抓起来,关在冷宫!”夜暮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将她关起来,让青烟呼吸一窒,软倒在地。

  很快,就被将士架了起来,在众人的注视下拉入了皇宫里面。

  “暮沉,为何要留她在皇宫。”新娘担忧地蹙眉。

  “朕要好好拷问她。”夜暮沉扫了简信一眼,挥挥衣袖,“婚典继续。”

  两对新人,红红火火地进入皇宫,却没有了之前喜庆的感觉。

  青烟被关进了一个偏僻孤寂的宫中,正是当年的沁宁宫,她苦笑一声,从前被夜季渊押入了这里,今日,被夜暮沉关入了同样的地方。

  门外响起门锁的响起,青烟无力地靠在墙上,疲倦得立即睡了过去。

  梦中,她似乎回到了刚进入深府的时候,当时她心中的人还是杨景天,看见他和舒凡儿在一起总是心生痛意,然而夜暮沉会带给她温暖,突然,天上下了一场雨……

  青烟猛地惊醒,才发现根本不是下雨,而是有人将一盘水泼到她头上,水滴顺着发丝流下,将她的衣衫沾湿,睡意全无。

  睁开双眼,面前站着的人正是那个披着她脸皮的女子。

  只见她捂着嘴巴,轻轻地笑了起来:“没想到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还挺好玩的。”

  青烟再看多她一刻,都觉得恶心,脸上更是毫不隐藏自己的厌恶,女子的笑容僵住了,狠狠地剜着她,“你这是什么表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