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朕等三个时辰(1/2)

加入书签

  夜季渊觑见她身上的披风,双眸不禁一眯。

  夜暮沉为了青烟当众讽刺杨景天还放火烧院的事情,是郡主亲自跑进皇宫向他哭诉的。

  “渊哥哥,凡儿不当郡主了!”舒凡儿赶到皇宫,便扑到他怀中撒娇,声音柔软凄凉,神情哀怨,而杨景天在后面恭敬地行礼。

  夜季渊叹了一口气,让杨景天先出去房间。

  “凡儿不要胡闹,怎么了?”他虽责怪却带着宠溺地捂着她的发丝,“莫不是杨景天欺负你了?”

  “是夜王。”舒凡儿委屈地摇摇头,边说边查看他的脸色,“他当众抱住了那个女人,还为了她把将军府上的院子烧了,幸好救火及时。”

  夜季渊手一僵,把她扶到旁边坐好,让她把事情从头说一遍,舒凡儿刻意把事情颠倒,夸张地编着说青烟勾引杨景天的故事。

  他听得眉头紧皱,轻点她的额头:“不要添油加醋了,朕知道你的意思。”

  听见他戛然而止,舒凡儿立刻走到他身后帮他捶背,边讨好边不忿道“渊哥哥,现在外面都说你怕夜王了,即使我们杀不得他,起码也要挫挫他的锐气啊!”

  夜季渊移开她的手,负手走到窗前,凝重道:“凡儿,你开始沉不住气了,夜暮沉的事最不能急,当初父皇刻意把兵权分散,如今朕要重新抢回手中才有绝对的权力。”

  舒凡儿原以为这次进宫只能白来一趟的,正打算心灰意冷地离开时,身后传来一句“朕明日宣她进宫。”

  她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