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木头人,不能穿(1/2)

加入书签

  辛伟却不甘心这样离去,咬牙道:“辛某还未搜府!”

  “这样啊……”他感叹一声,惋惜道,“只是本王怕你这一搜,就彻底少了一个儿子了。”

  辛伟听后猛然一颤,愤怒得双脸通红,肯定道:“他在你手中!”

  他笑而不语,辛伟更是怒不可遏,官帽上的流速不断晃动:“七年前,你赐死我父亲!他助你多年,可谓忠心耿耿,你却毫不犹豫地把他送上刑场!现在,你还要加害我儿子,简直是卑鄙小人!你被削权流放南都,是报应,是报应啊!”

  青烟愣了,没料到两人间有这样的联系,腰间的手骤然加紧,她似乎能感受到他的怒气,还有一丝丝的……悲痛!

  “你父亲当年念旧情,私放谋反之子,是死罪一条!况当时新法初立,他成了第一个触犯的人,怎么可能逃脱一死!”

  夜暮沉目光如炬,声音冷若深潭。

  “我不信!你当年受万宠于一身,和父亲交情深重,怎会保不住他的性命!”辛伟提及往事,情绪失控,热泪盈眶,身后的士兵纷纷按住他的肩膀,他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不管你信不信,本王今日只有一句话,以后再踏入深府一步,就永远见不到你儿子!本王能抓住他一次,就能抓住他第二次!”

  辛伟两眼猩红,瞪着夜暮沉良久,才艰难地挥手,身后的士兵纷纷退出府外,他才道:“人呢?”

  夜暮沉放开了青烟,她点头,朝丽院走去,推开门,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