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不凭什么,青烟只是这样地相信着(1/2)

加入书签

  荷包?

  青烟蓦然想起第一次和夜季渊见面,他想要那个荷包,她确实说过缝一样的荷包送给他。可是那不过是她的托辞,他怎会听不出?

  “朕,要一模一样的鸳鸯。”他锐利的双眼含着不明的笑意,笑得让她心寒。

  等等,他说……鸳鸯?那荷包上的鸭子原来是鸳鸯?

  “那青烟这就回去缝给皇上。”她匆匆转身,急着离开,夜季渊偏偏不如她所愿。

  “皇嫂请留步。”他踱步到她跟前,俯视着她只用了简单的发簪束着发髻的头顶,“来和朕玩个游戏吧,赢了朕送你一支发簪,输了把皇兄借朕用几天。”

  青烟心中一惊,看来这次皇上是不会轻易放她走的,沉默片刻她笑道:“皇上请说。”

  “就来猜猜这次皇兄能不能突破本王的防卫在救你。”他阴险一笑,猛地挥手,唤来禁卫军的首领,命令道,“将皇宫包围的严严实实,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首领似乎有些为难,低声提醒道:“皇上,今日需要调出部分将士护送黎大人。”

  “护送一个人,派一个将士去就够了!”夜季渊有些不耐,“其余的必须将皇宫每个能进来的地方守住,失职的杀!”

  青烟恍若未闻,等首领走后继续对他说道:“皇上恐怕不知,暮沉手臂伤势严重,怎能敌过皇上禁卫军的防卫,况且青烟没有半点损伤,何来’救’这说法?”

  夜季渊似乎没听见上半句,恍然道:“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