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本王不会放过你(1/2)

加入书签

  酒进喉,痛入心。

  夜暮沉嘲讽地勾起嘴角。为了不再让青烟受伤,他毅然花了两日的时间修改原定的所有计划,然而到了最后,竟是以这杯散杂了碎功散的毒酒来告诉他:这是她的选择!

  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太后!

  “原来夜王和夜王妃都在这里啊。”玉贵人突然发话,朝皇上娇笑道,“妾身听闻夜王妃曾被杨将军收留六年之久,定是清楚夜王妃精湛的箭术如何习得,妾身倒是很感兴趣呢。”

  杨景天忽而被点了名,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舒凡儿已经期待地看向他:“本郡主也好奇,夫君家中连一把弓箭都没有呢,夫君快给大家说说吧。”

  众臣们听后脸上纷纷露出猜忌,有些还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髹。

  竟然怀疑起她的来历了?青烟冷哼一声,主动起身:“郡主此言差矣,青烟以往在将军府的闺房里藏有弓箭,只是将军和郡主从未进来看过,自然不会知道,青烟凭借一点天赋练习整整六年,箭术精湛也不是不可能,杨将军对这些方面应该更了解。”

  一来说明了杨景天和自己没有任何亲密的行动,二来暗示郡主和玉贵人是女子,不懂练习兵器的时间和进度。

  杨景天听见她清晰的辩解,松了一口气:“回玉贵人,臣多年征战在外,确实对夜王妃的事情不太了解,而且六年时间专供箭术得到如此成绩,是正常的。”

  玉贵人讪笑,夜季渊安抚地搂住她的腰际,笑道:“玉贵人常年在宫中,定是烦闷至极,所以对这些事情总会感兴趣。”她听出皇上的包庇,更加放心地依靠在他胸前。

  青烟也舒了一口气,坐下后,发现夜暮沉一直凝视着她,笑意未达眼底,如同青烟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那么的陌生冰冷。

  御花园中纷纷迎上宫女进行舞蹈表演,乐曲奏响,青烟才开口问道:“哪里不舒服吗?”

  她还不知道这酒里有什么毒性,但看他的神情似乎很严重!她伸手想抚上他的手背,却被他敏捷地避开。

  夜暮沉一言不发让青烟心中绞痛,然而想起太后药房里的石凌草,她只好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

  现在太后还不会要了他的命,所以应该是有解药的毒酒。

  一曲终,宫女纷纷退场,玉贵人突然怯怯地开口:“皇上,妾身觉得最近身体不适,许是这皇宫中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夜季渊眯眼一笑,勾了勾她的下巴:“那玉贵人有什么法子?”

  “妾身想趁这个宴会众臣在场,让华祭司作法瞧瞧这皇宫是否安全。”

  夜季渊瞄了瞄郡主,再低头看着怀中的玉贵人,道:“好。”太后意味深长地勾唇,端起一杯茶细饮,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华祭司很快便奉命入宫,摆好桌子和香炉,身穿道服,右手持青木剑左手夹发符,有模有样地挥动起来。

  青烟心里冷笑,不用想就知道最后的矛头是指向她的,这华祭司也是玉贵人派来的吧!全场气氛沉重,都在专注地盯着华祭司的动作,恐怕他最后的剑指向了自己。

  骤然,华祭司动作一滞,木剑准确地对着青烟。

  果然。

  众臣倒吸一口气,看见鬼神一般恐惧地盯着青烟,她刚准备起身,身侧的那抹白色率先站起,漠然作辑:“臣自知深府血腥过重,影响玉贵人安康,臣这就离席。”

  玉贵人脸色一变,怎么能这么走了?

  还没出声阻拦,华祭司已经抢先一步:“夜王请留步,臣作法的结果只是夜王妃,若臣没有猜错,她以前生活的地方过于凶残,所以身边容易聚集冤魂。”

  青烟猛地一怔,抬眸对上华祭司审视的双眸。

  “那按华祭司这么说,该是如何是好?”玉贵人惊恐地缩在夜季渊怀中。

  “该尽快除去。”

  “这是要杀了本王的爱妻?”夜暮沉声声骤冷,四周的人纷纷觉得空气凝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青烟诧然,他还会维护她……

  “皇兄莫要激动,朕怎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夜季渊心情颇好地呵呵一笑,玉贵人嘴角一僵,有些不敢相信皇上会保她,看来舒凡儿说的是真的,皇上对青烟上心了!若是不及时除去青烟,自己的地位就有危险了!

  皇后之位空缺,夺兄弟之妻这样的可能不是没有!

  玉贵人急切地看向自己的父亲左丞相,左丞相立刻走出来禀告:“皇上三思,容易聚集冤魂的女人对一个国家的危害可是巨大啊!”

  众臣相互对望,有些也加入了左丞相的行列,劝说着皇上按照华祭司的意思去做,一时间御花园热闹更甚于表演歌舞。

  “够了!”一道厉喝将所有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一直没有说话的承香芙此刻拍桌而起,朝太后拱手:“香芙不愿回宫,就是不愿面对各种明争暗斗,昨日太后说给香芙一个欢乐的宴会,没料到被什么祭司所破坏,香芙实在是不能适应宫中生活,请太后允许香芙返回边塞!”

  承香芙的话等于在玉贵人脸上打了一巴掌,方才在帮着玉贵人说话的众臣们纷纷垂下头不敢说话,今晚承公主才是主角,惹怒了她等于惹怒了太后,后果不堪设想啊!

  “香芙说什么气话呢,他们不过是随便玩玩罢了。”太后笑吟吟地拉回她的手,语气蓦然加重,“对吧,皇上!”

  夜季渊知道是时候收了,点头道:“当然,朕不相信夜王妃一个女子就能影响月国的风光,来人,请华祭司出去!”

  华祭司面不改色地将法符和木剑收起,准备离开却被青烟挡住了路。

  “皇上,华祭司还不能走。”她深深地看着华祭司淡然的神情,总觉得这人不简单!

  “为什么?”夜季渊有些不耐,她这是自己找麻烦吗!

  “因为……”

  “因为有人陷害姐姐!”小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急切地伸直双臂挡在青烟面前,咬着唇盯着华祭司,“你……骗人,坏蛋!”

  辛伟一看爱子在这种情况跑了出来,急得拉住他:“你在胡说什么呢!”

  小叶急得跺脚,说话也变得不顺畅:“厕所听见……有人叫他……他骗人!”全场听后隐隐发笑,这个辛侍郎府中出了名的傻子,居然敢在这种时候站出来说话!

  辛伟和小叶相处多年,一听便知道了大概,顿时惊慌地将小叶拉回座位上,然而小叶奋力挣开,誓死不愿离开青烟。

  “辛侍郎请慢着。”承香芙越过众臣走了下来,朝青烟微微点头,对辛伟说道:“辛侍郎可否让他清晰地把话说一遍。”

  “承公主,他心智不全,方才只是随便说说罢了。”

  “本公主要搞明白此事!”她肃然敛眉。

  小叶深吸一口气,看着青烟心情渐渐地平复下来:“小叶在如厕听见,听见有人叫他故意陷害青烟姐姐!”

  他话一落,玉贵人便发出嘲讽的笑声:“一个小孩子说的话,谁能信?”

  “臣知罪。”华祭司忽而跪在地上,道出一句全场震惊的话来,“臣听从玉贵人的指示,陷害夜王妃,请皇上恕罪!”

  青烟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玉贵人已经扑通一声跪在皇上面前:“皇上冤枉!华祭司在污蔑妾身!”

  “皇上,臣说的每一句都是千真万确,如若不信可以让其他祭司看看,这宫中是否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华祭司不紧不慢地反驳。

  夜季渊双眸变深,盯着华祭司一会,才厉声道:“玉贵人,此事当真?”

  “妾身……”玉贵人神色慌乱,不明为什么华祭司会突然倒戈出卖自己,然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如何保命,她的目光落在舒凡儿身上,顿时灵光一闪。

  “都是舒郡主叫妾身做的!妾身深知皇上宠爱郡主,误以为这举动得到了皇上的允许……妾身实在是……皇上请明察!”

  舒凡儿一听脸色大变,立刻跪下来大喊冤枉,杨景天得知舒凡儿有所参与,顿时怒上双眉,并没有为自己妻子求饶,而是郑重地拱手:“臣知罪!”

  混乱的场面让众臣纷纷糊涂了,静静地瞧着皇上,看他怎么处理这个局面。

  夜季渊心如火烧,死死地盯着舒凡儿。他警告过她对于夜暮沉的事情不能急,她倒好,每时每刻想置青烟于死地破坏了他众多计划!上次若不是舒凡儿带青烟进宫,黎大人就不会被杀死!

  思及此,他更是无法再纵容舒凡儿,拍案而起:“身为郡主,行为卑劣,自即日起,剥夺郡主称号,关入大牢面壁思过,无旨不得释放!玉贵人滥用权力,收买人心,即日起禁足一个月!华祭司主动认罪,可从轻处罚,扣除这个月的俸禄。”

  玉贵人松了一口气,而舒凡儿脸色苍白,知道这次皇上是狠了心惩罚自己,便一声不吭地让护卫带自己下去,离开时狠狠地睨着青烟。

  “皇上,臣怕爱妻再次受到危险,请求先回深府。”夜暮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