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对你这么好,全是因为你的眼睛(1/2)

加入书签

  能够轻易地进入这里的,除非是武功盖世,不然就是……本来就在皇宫里面的人,承香芙不禁想到提前退场的几个人,杨景天,青烟,夜暮沉蠹。

  她眉头微蹙,难不成他们之中有人受伤了需要这里的药?

  “香芙,明日你就出发回去了,今晚就早点休息吧。”承香芙被太后握着的手一僵。太后在催促她离开皇宫,那么太后想要对付的人就是……

  “太后,香芙想再留一些日子,顺便逛逛宫外的地方。”

  ……

  青烟醒来的时候,看着眼前帷幕一下子就知道是丽院的房间,她怎么又跑到床上了?艰难地坐起来,发现背部没有昨日那般疼痛,而且身上的衣衫也换了。

  “哼,怎么死不成。”一道带着恨意的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青烟侧目,原来白影和黑影就在床头站着,方才的是自然是白影说的,可是黑影的眼神也冰冷无比。

  “暮沉怎么样了?”青烟急切地询问。

  “当然武功全无!”白影愤怒地吼出声,“王爷一直以来哪有受过这样的伤,都是你,都是你的出现!”

  青烟失神地怔了片刻,忽而爬下床想要去看看夜暮沉,被黑影一手按住肩膀:“夫人从今以后还是好好呆着这里吧。”

  这是想要她永远禁足髹?

  “也许我找到救他的办法呢?”青烟睨着她。

  “你不要再害王爷就万事平安了,白影绝不会再让你离开这里!”白影抽出剑挡在她身前,誓死不让她出去的模样,“若是王爷的计划失败,白影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青烟忽而冷笑起来,将黑影的手指一根根掰开,赤足走到白影面前。

  “历代皇帝又岂是个个武功盖世的?难不成没了武功暮沉就什么都做不了吗,你们眼中的主子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吗?若是他拥有过人的谋略,即使身残病弱,一样可以称霸月国!”

  即使不说,青烟也猜到夜暮沉的目的是夺权,他的深府看似只有几个人,却能在将军府放火,能骗她进皇宫,能顺利杀了黎大人,就足以说明他背后定有其他势力!

  就单单那些太监,也绝非只是他消遣的对象!

  啪、啪、啪!

  几道鼓掌声忽而从门外传来,紧接着门扉被推开,进来的是夜暮沉,他双眸含着寒霜,手还维持着鼓掌的模样,笑意盈盈地走到她面前。

  “多么精彩的话,是不是该谢谢你看得起本王?”一进门,他就出言带刺。

  本来有很多话想和他说的青烟,在触碰到他没了往日温柔的眼神后,所有话哽在喉咙中吐不出来。毒酒她是知道的,武功丧失也是她害的,她有什么资格关心他?

  “怎么,没有话对本王说吗?”夜暮沉逼近她,伸手抚上她的脖子,如同昨日他捏住她的喉咙,只是这一次,充满了力量。

  她呼吸紧促,脸颊涨红。

  “知道本王之前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吗?”他将她提起,凑到她耳侧笑道,“全是因为你这双眼睛,舒琴等着你的眼睛复明。”

  青烟心头一颤,似被刀割一般疼痛。

  舒琴……难道就是胭脂的主人?原来,他喜欢的是女人。

  夜暮沉捏着她的脖子朝床上一甩,她的后背撞到床边,伤口裂开,整个身体无力地滑落在地,胸口蓦然一痛,噗的一声吐出血来。

  昨晚李管家打出的内伤还没痊愈。

  夜暮沉凤眸一眯,嫌弃地从怀中掏出一条丝巾扔在她面前,转身拂袖离去,青烟这才看见门外站着书逸然和李管家,李管家满意地瞧着她狼狈的模样,末了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书逸然却是神色哀伤,始终凝视着夜暮沉。

  白影和黑影都不再管她,夺门而出,青烟才将目光放在地上的紫色手帕上,那个“烟”字格外刺眼,她嘲讽一笑,用手擦拭嘴角的血迹。

  随后从地上拾起丝巾,紧握片刻,便将它扔入纸篓里。既然他不要,就扔了吧。

  “李管家,石凌草是哪里来的。”夜暮沉轻揉着自己的右肩,已经没了毒素。

  “是书先生寻到了这罕见的药草。”李管家自然地应道。

  夜暮沉瞄了眼垂头不语的书逸然,轻笑一声:“本王离宫前,听见了太后的药房出了些问题,回来后你们就找到了石凌草,真是极好的巧合。”

  李管家心一惊,王爷既然知道了石凌草的由来,方才为什么那样对青烟?

  “昨晚打伤她的,也是你吧。”夜暮沉语气一沉,冷冷地盯着李管家,书逸然立刻上前一步挡住他的视线,开始劝说起来。

  “王爷,这也怪不得他,青烟姑娘屡次让你受伤,我们实在是心有怨气,若是以后坏了王爷的大业……”

  书逸然的话还没结束,夜暮沉已经将他楼了过来:“可是本王需要她。”

  “为何不现在就挖了她的眼睛!”李管家激动地询问,后发现自己失礼了,忙垂下头。

  “本王向来守信。”他淡淡地回应。

  怀

  中的书逸然双眼掠过一丝阴沉,心思杂乱:守信?你向来不看重“信”字,分明就是维护青烟的借口,不过没关系,我会让青烟慢慢从你身边消失的,能够留在你身边的,只有我。

  这几天青烟都呆在丽院里养伤,原来在双院的东西已经被搬回来了,那支弓箭也完整地放回她桌面上,她在双院呆的日子不长,却始终记得在书桌旁,夜暮沉撑着额头淡笑翻书的身影。

  想起皇上要她做一模一样的荷包,她只好趁着现在空闲的日子,缝了起来,很快便做好了,她放在怀中以防再次被皇上质问。

  叹了一口气,她想起了那匹黑马,忍不住走去了马棚,发现它看见自己后后退几步,目光有些闪躲。她看出,它在害怕,定是回来后被主人骂了吧。

  “对不起。”黑马听见后悄悄地瞄了她一眼,青烟没有接近,只是凝视着它片刻,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对了,她在月国没有认识的人,但她认识各种动物!

  她立刻回房取来弓箭,穿上披风匆匆出门。

  刚经过一户人家,她便听见一个小孩子在哭闹着:“我要养狼,我要买!”

  小孩身侧是伺候他的仆人,惊骇地将他拉回来:“哎哟我的大少爷,狼可是万万不得养啊,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奴婢就必死无疑了!”

  小孩子不依不饶地哭喊,眼睛不舍地看向身后,青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竟看见一个笼子里困着十只左右的小狼崽,有些眼神哀愁,有些愤恨地瞪着那个商人。

  看见这一幕,青烟的心被刺痛了,不禁靠近铁笼,狼崽们纷纷将凶残的目光放在她身上,青烟没有看它们一眼,而是笑着问商人:“你们在哪里捕捉到的,我也想抓几只卖卖。”

  商人有些迟疑,但看见青烟扬起手中的弓箭,脸上一喜:“就在东部那个黑角森林,那里狼最多了,不过姑娘你一个人可要小心了,丢性命是常有的事。”

  青烟了然地哦了一声,阴险地一笑:“那这些我都买了吧,割了它们的皮能将几公里外的母狼引出来,我要一网打尽。”

  商人听见她全买了,立刻雀跃地搓搓手:“姑娘这么爽快,便宜些给你,三十两黄金!”

  青烟心里冷笑,狼毛质量好,不少官僚喜欢用狼毛做衣衫,也喜欢养在身边装威风,因此卖狼赚的钱可多了!只是这十几只狼,牺牲了多少人的性命?

  幸亏之前狩猎大赛上,皇上赏了深府一百两的黄金,夜暮沉全部都给了她,于是青烟回府将三十两黄金带出来给他,商人欣喜地接过,还说以后捕捉到狼一定要放在他这里卖。

  青烟不再和他多说,提着笼子,又买了一匹白马,便朝黑角森林奔去。夜暮沉曾和她说着这里很危险,可是现在她必须去一趟,也许捕捉的人还在那里!

  一路上笼子里的狼崽都对她龇牙咧嘴,直到青烟到了森立边缘,把笼子搁在地上,它们才收起凶恶的神情。

  因为,眼前本来和善的女子,竟在下一刻冷厉地伫立在它们面前,双眼如寒冰,狼崽突然被她的气势吓得怔然,呆滞片刻,小腿才后退几步,一下子笼子的前方空出了很大的空间。

  青烟这才收起冷气,蹲下对它们说道:“我会让你们走的,要听话。”

  狼崽们对看几眼,有些迷茫,有些不屑,有些愤怒,青烟不急,静静地盯着它们,等待所有的狼崽都垂下了头,才满意地站了起来。

  再次将笼子提起,另一只手持着弓箭,谨慎地走入森林里,没有走了多久,她已经听见了里头有打斗的声音,立刻急切地跑了上去。

  一个身穿盔甲的女子持着剑正在和五个男子搏斗,而那个女子竟然是……承香芙!

  身经百战的承香芙自然有着优势,很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