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抱歉,弄脏了深府(1/2)

加入书签

  青烟脑中一片混乱,因为不愿牵扯到深府,她一开始就向反方向跑。深吸一口气,她努力地理清头绪,如果真的是想验证她是不是驯服狼群的人,那么只好打消他们的猜测!

  “青烟姑娘,请停下!蠹”

  身后传来呼喊声和马蹄声,青烟一瞧,竟是左丞相!

  他追来了就更好了。青烟冷笑一声,加快了速度,直接朝黑角森林的方向奔去,还直接跑入了第二层的铃铛位置!

  狼嚎声响彻天涯,青烟立刻摘下一片树叶放在口中,先是吹出了一段柔和的曲子,中途突然变得急促、紧张,直到身后的马蹄声追了进来,她才放下树叶。

  她在间接地向小兽们求助,它们,会懂的吧?

  十几只狼和老虎慢慢地将她们包围起来,左丞相惊骇地靠近青烟几分,他身后的几个随从也煞白了脸,“老爷,我们不会死吧。”

  “杀啊!”左丞相恨铁不成钢地怒喊。

  随从们才抽出腰间的刀,大喝一声,压住恐惧地往前冲,为左丞相开路。

  “丞相,救命啊!”白马受惊摔倒,青烟滚落在地,骇然地扯着左丞相的裤脚髹。

  “你不是会驯兽之术吗!”他急红了眼。

  “怎么驯……”

  野兽皆露出利齿,凶狠地扑向他们,左丞相立刻踢开青烟,驾着马急忙地逃命。

  青烟狼狈地避开众兽的攻击,然而手臂还是被一只狼割伤,鲜血直流,青烟倒吸一口气,满脸慌乱地爬回白马背上逃跑。

  “啊!!!”

  凄厉的呼唤声在身后响起,不用想都知道左丞相的随从全部死了。

  青烟跑出黑角森林时,左丞相已经不知逃去哪里了,她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黑不见底的森林,嘲讽一笑,捂着手臂的伤慢慢地骑回深府。

  瞧着伤口,她会心一笑。幸好狼们懂她的意思,还演得逼真,只是青烟看清了它眼中的一抹惭愧,她多想告诉它做得好!

  回到府中,青烟的手臂已经浸满了鲜血,顺着手指滴落在地,以至于一路上的行人都对她避之不及。

  夜暮沉一看见她这个样子立刻沉下了脸,“你不会先止血再回来吗!”

  “抱歉,弄脏了深府。”青烟的语气有些虚弱。

  “若是半途死了,就不是弄脏深府这么简单,你的眼睛本王还没讨回来。”他愤然地将她拉入双院,拿出绷带和药水,身上飘出香味。

  他又用了熏香。

  身后传来书逸然的声音:“主子,让我来吧。”

  青烟回首,发现书逸然是从床上走下来的,夜暮沉喜欢的明明是女子,却总是和书逸然有些让人误会的举动。

  书逸然熟练地帮她擦去血迹,消毒,止血,然后拿起绷带,捆着手臂的伤口,倏然暗自用力一扯,青烟瞳孔一缩,吃痛地盯着书逸然,两人四目相对。

  虽说他依旧一脸的和祥,但青烟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和李管家一样,痛恨着她吧。

  “眼睛瞪这么大做什么。”夜暮沉看出了不妥,却故意说成讽刺人的语气。

  青烟微笑着摇头,忽而想起客栈里菊花公子一个人对付着二十人多人,立刻抬头急道:“暮沉,菊花公子还在……”

  “本公子姓向,名游笛。”

  向游笛突然走了进来,不喜地瞪了青烟一眼,有些凌乱的衣衫留有方才打斗的痕迹,青烟淡淡一笑,没事就好。

  黑影和白影从一开始就守在深府门前,恰好待青烟的伤口包扎好,就听见她们喊道:“参见皇上。”

  全场气息一窒。

  皇上已经走入了双院,众人纷纷起身行礼,夜季渊幽深的双眸轻轻一扫,最后落在青烟的手臂上,再瞧瞧地上的血迹,慢慢地走到一张凳子上坐下,语气不咸不淡,“皇嫂怎么受伤了?”

  “皇上,王妃是女的。”夜暮沉上前一步。

  “废话!”夜季渊一喝出声,就明白了他是说自己明知故问!

  他聪明绝顶的皇兄定是猜到他来这里的目的吧。

  眯着眼盯着那副笑得让人讨厌的嘴脸,夜季渊忽而转移了话题:“向游笛向来是追求自由的大侠,什么时候开始插手朝廷之事?”

  他竟是江湖中人?青烟诧异地看向他。

  向游笛朗声道:“回皇上,向某只知道有人欺负美人,看不过去就出手相救,什么朝廷不朝廷,恕向某不懂。”

  好一个借口!

  “朕知道不是所有江湖中人都是莽夫,你也不必欺瞒,朕只想问一句,”皇上蓦然睨向夜暮沉,“皇兄手下收了多少江湖中人?”

  向游笛想再次出口反驳,青烟立刻拉住他的手腕,他愤然瞪着这个不识趣的女人,然而耳边传来主子淡然的回话。

  “不多,也就一个落日派。”

  武林门派之中,最强大的莫过于落日派!高手纵横,分布各国!

  夜季渊的脸色难看起来,果然皇兄一日不死,他就无法安

  心做皇帝,即使杀不得他,也要让他无法重建势力!

  侧目,觑向跟着自己进来深府但没有说过话的左丞相玉鸿熙,他收到皇上的目光,立刻跪了下来:“皇上,臣怀疑夜王妃就是驯兽之人。”

  本来玉鸿熙已经禀告皇上青烟被狼所伤,不是驯兽之人,皇上反而笃定地带着他来到深府,要他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虽不知为何,但他只能照做。

  青烟蹙眉,玉鸿熙不该这么认为的,方才他逃跑的时候是多么的狼狈,一点都不像还在怀疑她!

  不禁看向夜季渊,她暗自捏紧手心,所以,只能是夜季渊的命令。

  “皇上信吗?”

  夜季渊眼中掠过一抹欣赏,随后道:“朕听华祭司提起,驯兽通常以歌曲交流,不知左丞相是否听见了什么曲子?”

  又是华祭司!

  青烟看向玉鸿熙,他果然是听见了,点头如蒜:“臣确实听见一些曲子,是王妃拿着树叶吹出来的!”

  她的五指忽而被一只手掰开,夜暮沉紧握她满是汗珠的手心,笑道:“那定是本王平日里吹给她听的曲子,王妃一定是受惊了,想本王来救你,对吧。”

  青烟一触及那双深情而平静如水的双眸,内心也随着平静下来,赧然一笑:“让暮沉见笑了。”

  两人三言两语就撇开了嫌疑,夜季渊冷然地站起身,将一个荷包猛地砸在桌面上。

  “事到如今你们还要欺瞒朕!”

  青烟脸色煞白,那是她答应缝给皇上的荷包,昨日她怕再次遇到皇上,被他询问荷包的事情,就带在了身边,什么时候掉在森林里的,她居然没有发现!

  “那确实是夜王妃的。”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竟是承香芙!

  青烟的心咯噔一下,难不成承香芙要出卖她?

  只是她想错了,承香芙跨过门槛,朝皇上拱手道:“昨日香芙在街上偶遇夜王妃,相谈甚好,便结为好友,她托香芙将荷包转交给皇上,然而香芙去了趟黑角森林后,便弄丢了。”

  她这句话,一来解释荷包的由来,二来表明了维护青烟的心思。

  夜季渊瞥了眼青烟,“皇妹如何证明?”

  “香芙昨日就是去阻止一些人杀狼,和他们搏斗起来,如果皇上去过黑角森林,应该会看见五具男子尸体,上面的伤是剑伤,而夜王妃,根本不会用剑,更别说用剑杀人了。”

  一旁的向游笛不禁欣赏地拍起掌来:“承公主果真是英雄女汉。”

  只是他无法猜到,若不是青烟控制住狼群,承香芙免不了一场恶斗,甚至难以安然逃出。

  “好,既然皇妹这么说了,朕也不为难夜王妃。”

  现在放过,不代表往后没有机会,夜季渊相信青烟就是驯兽之人,现在不能明来,那么他就用阴的!他勾唇,收起荷包离去。

  夜季渊一走,青烟暗自松了一口气,连忙踱步到承香芙身侧,方才还曾龌蹉地怀疑她害自己,立刻愧疚地行礼:“多谢承公主出手相救。”

  “你也曾救过我,何必这么客气。”承香芙立刻托起她的手肘,向游笛闻言诧异地凑了过来,先是朝承香芙拱手,再蔑视地瞥向青烟。

  “承公主是不是记错了,她会救过你?”

  不能怪向游笛无知,他整日就喜欢呆在门派中修炼,除了听夜暮沉的命令,他不会主动地了解事情,即使青烟住在深府,他对她的印象只停留在那一晚,觉得青烟是有几分伶牙俐齿的本事,但总是害他家主子受伤,三个字,扫把星!

  “菊花公子,是不是暮沉昨晚没有满足你,现在拿我出气呢?”青烟笑意盈盈。

  这话在谁耳中都听出暧昧,承香芙见鬼般地将向游笛从头扫到脚,向游笛急了,回想起青烟瞧见他被主子调戏的那一晚,要是被承香芙知道不就毁了形象!

  偏偏他就是不能解释!

  “本王不知你变心如此之快。”夜暮沉将向游笛搂过来。

  那晚娇声痴缠着夜暮沉的他,和现在青了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