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除了色诱,你还会其他招数么?(1/2)

加入书签

  溪水潺潺,柳枝飘荡,草木丛生,现在正值深秋,这里却春意盎然,与世隔绝一般,小溪的不远处有一间小木屋,走进,里面的摆设简单,床上躺着一个女子。

  她的眼睛缚着绷带。

  “暮哥哥,是你吗?”

  女子激动地坐直身子,肌若凝脂,柔弱美丽,期盼地看向他们的方向,即使她的眼睛看不见,却好像知道他们来到了一样髹。

  “先躺下。”

  夜暮沉将她扶回床上,青烟靠近便看清了女子苍白的脸色,似乎长年有病缠身,书逸然将药箱和饭盒放在桌子上,“舒琴姑娘还是一如既往地敏锐。”

  舒琴……

  她的眼睛就是要给这个人么…蠹…

  青烟重新打量她,虽说是美人胚子一个,但容颜和气质比她想象中的略输一筹,也许在她心里,能让夜暮沉日夜牵挂的必是绝色无双的女子。

  他带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扯开的唇角都变得沉重。

  “除了书公子,还有其他人吗?”女子诧异地微张双唇,准确地瞥向青烟所在的位置,青烟还没开口,夜暮沉已经接话了。

  “不过是新收留的侍女。”

  心微痛。

  呵,确实是侍女,即使在外如何做戏演好夫妻,在心爱的人面前,他不会让她误会。

  舒琴怔了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轻拍夜暮沉的胸膛:“深府怎会收其他女子,是与你假成亲的青烟姑娘吧,好歹也陪着你一段时日,怎能说她只是侍女呢。”

  她的娇笑声如同魔音刺痛青烟的耳膜,讽刺的意思她怎会听不懂。

  “舒琴姑娘说笑了,侍女也罢,妻子也罢,青烟不在乎这些名称,与暮沉的夫妻之实不是这些虚名可以抹去的。”

  夜暮沉悄然勾唇,这番话听起来就像在争宠。

  清灵悦耳的声音从容不迫地飘入舒琴的耳朵,她本来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愈发的惨白,难以置信地看向夜暮沉,颤声道:“暮哥哥,可是真的?”

  难怪夜暮沉这么欢喜她,连青烟看着舒琴此刻楚楚可怜的模样都忍不住愧疚,彷佛自己方才说了天地不容的话。

  “听说你很久没吃东西了,先吃饭吧。”夜暮沉避而不谈,取过桌边的饭盒。

  这是默认。

  舒琴衣袖中的五指无力地蜷缩成一团,唇边传来勺子的触觉,她却撇开脸,低声弱道:“舒琴没胃口。”

  饭盒被轻搁回原处,“青烟,本王要那只小狐狸,抓活的。”

  青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窗台外上挂着一双小爪子,上面托着一个可爱的白色脑袋,发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后,立刻松开手跳回地面,嗖地一声不见了。

  原来叫她过来,就是抓这只狐狸,定是舒琴喜欢吧。

  等青烟走出房间后,夜暮沉才站了起来:“逸,先帮舒琴把脉。”

  “是。”

  舒琴急了,伸手欲擒住夜暮沉的衣角,碰到的却是书逸然的手,“暮哥哥,你去哪。”

  “乖。”夜暮沉轻声地吐出一个字,踱步走到门外,倚着墙看着不远处站在树下的女子。

  她手持一片树叶,双眸紧闭,白如皓雪的脸蛋衬得精致的五官愈发绝美,微风轻拂,她的发丝如柳枝飘荡,惹得他禁不住抬起手来为她撩顺,然而手一抬起,便发觉自己失神了,立刻垂手敛眉。

  一首柔和平静的曲子从她朱红的唇边溜了出来,让人忍不住屏息,心神安宁。

  青烟慢悠悠地掀开眼帘,盯着躲在前面草丛偷看她的小狐狸,宛然一笑,一眨眼,小狐狸雪白的脸蛋竟然染上一层微不可见的红色。

  是公的。

  青烟清脆地轻笑出声,小狐狸更是后退几步用爪子捂住自己的脸。

  “来。”她蹲下身子,伸出手邀请它。这不是凶猛的野兽,驯服起来比较简单。

  小狐狸的爪子悄悄露出缝隙,露出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她,正准备抬脚靠近,一个人抢先一步握上了青烟的柔荑,小狐狸嗖地一声闪回远处。

  “你!”青烟气败地瞪着来打岔的夜暮沉,正要甩开他的手,却被他猛地用力,反落入他怀中,齿贝在她的耳边细磨。

  “除了色诱,你还会其他招数么?”

  色诱?这哪里算是色诱了!

  “不怕舒琴……”刚想说“看见”二字,忽而发现不对,立刻改口,“知道吗?”

  “你不出声,她怎会知道。”夜暮沉不以为然,握着她的手还未离去,反而在轻柔地抚摸。

  青烟不懂了,不是爱得深切吗,现在这样算什么?

  “我还要抓狐狸。”

  “反正抓得容易,何必着急。”

  “那是因为它欢喜我,若是身上沾有了别人的气味,它会讨厌的。”青烟故意踮脚,凑到他耳边警告。

  夜暮沉凤眸一眯,笑容更深,蓦然转过脸,准确地对上她的双唇,不让她有反抗的机会,搂住

  她腰间的手转向后脑勺,吻得更深,更久。

  “这样,它是不是更讨厌了。”夜暮沉坏笑地松开,瞧着她气得红扑扑的脸蛋,禁不住轻笑几声。

  舒琴耳朵一动,敏锐地捕捉到外面属于他的笑声。

  自从离开皇宫,她再也没听过夜暮沉发自内心的笑!

  连忙捏住书逸然把脉的手,“暮哥哥在笑,是吗?”

  书逸然眼中掠过一丝妒忌,掰开她的手指,“舒琴姑娘,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

  舒琴咬着下唇,垂下头:“书公子你明知道的,我装病不就是想见见暮哥哥吗,听你说他身边来了一个青烟后,我就彻夜难眠,暮哥哥来看我的日子越来越少,他是不是喜欢上她的!”

  书逸然狠厉地瞥向仍在打闹的两人,轻声道:“放心,她的眼睛迟早是你的。”

  舒琴一怔,脸上大喜,本来忧郁的心情一扫而空:“真的吗?暮哥哥怎么没告诉我!”

  他沉默片刻,暮,你竟然没和舒琴说这件事,难道你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取她的眼睛吗!既然你下不了手,那就我替你来!

  “许是给你个惊喜吧,你千万要假装不知道。”

  “嗯!”舒琴欢喜得重重点头,舒心地躺回床上,之前一切的猜想就说得过去了,为了复明她的眼睛,才故意对那个女人好,青烟肯定还以为暮哥哥对她多用心吧,呵呵,真是可笑。

  等青烟终于抓住小狐狸的时候,夜暮沉却说带她先回去,而小狐狸钻入了青烟的衣衫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呲牙咧嘴地盯着想要靠近的夜暮沉。

  他出乎意料地没有生气,只是将丝带递给青烟,让她再次蒙上双眼后,扶着她走出这个隐秘的地方。

  “狐狸不给她么?”青烟用指腹揉着它的毛发。

  “谁说给她的?”

  她一怔,侧过头想看他的神情,才发现一片空白,连忙伸手扯开丝带,车厢中只剩他一个,马车已经开动了。

  她坐了马车回去,那夜暮沉和书逸然怎么回?

  青烟疑惑地将小狐狸掏出,放在怀里细细抚摸,一路上安静得可怕,除了车轮声和马蹄声,再也听不见一丝声响,连车夫鞭马的声音都没有!

  她猛地一惊,掀开车帘,车夫不见了!

  心寒如冰,青烟暗自咬牙,将小狐狸塞回衣衫里,走到车厢边缘,扶着车框用力一跃,跳上了马背上,然而重心不稳,头猛地朝地上栽去!

  她立刻抱紧马脖子,双腿拍打马腹,加速奔跑。

  骤然,空中劈落一把利剑,将束在车上的绳子砍断,青烟更是轻松,驾着马倒头就逃。

  若是再晚一步,那把剑砍下的就不是绳子,而是这匹马!

  然而这里人生地不熟,青烟根本不知道哪个方向才是回深府的,身后的人施着轻功快要追上,青烟的速度也加快,小狐狸的毛被吹得凌乱,紧紧地拽住青烟的衣衫害怕自己被甩了出去。

  眼前倏然飞来一个人影,竖着剑穿过马肚,青烟料所不及,手紧紧护在胸前滚落在地。

  起身立刻逃,然而脖子一痛,眼前在变得黑暗之前,她似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她走来……

  他是谁?为什么要追杀她?

  脸蛋有什么在抓挠,软软的,小小的。

  她艰难地睁开双眼,黑暗中看见一团白球趴在自己脸上,不时还呜呜地发出哀鸣,想起来了,是狐狸,而她被击晕了。

  “你……”一出声,沙哑得不像她的,喉咙撕痛,口中还有些湿润,好像被迫喝过东西。

  挣扎着想起来,却发现手脚被绳子束缚着,眼睛渐渐能适应黑暗,才看见这里是一个放置草粮的仓库,四周的杂草高得能挡住她的身子。

  她向狐狸使了个眼识,它会意地跑到身后用牙齿啃咬着绳子。

  吱呀。

  门开了,一个人影在月光下完全看不清模样。

  青烟静静地凝视,直到他蹲在自己面前,才诧异地瞠大双眸,杨景天!

  “是……”你!

  喉咙痛得再也发不出声音了,杨景天直接搂住了她,“不要说话,你现在中毒了。”

  呵,中毒也是你害的吧。

  她无力推开,也无法说话,只是冷嘲地勾唇。

  “我也是逼不得已,你说过让我娶你,所以我只能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