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你当然不会记得,姬青烟(1/2)

加入书签

  待两人呼吸紧促,青烟才松开,涩然低头。

  夜暮沉意犹未尽地捏着她的下巴,准备凑下去,青烟却轻笑地捂住他的嘴巴,开心地弯起了眼:“暮沉,我去皇上身边做探子帮你篡位,如何?”

  “还不如留在本王身边做皇上的探子?”他以为她要趁机逃走,立刻拒绝。

  “那……我去太后身边做你的探子呢?”

  夜暮沉凤眸一眯,迟疑地盯着她,想看清她想搞什么花样蠹。

  她和太后的勾结他是有些了解的,他不问不代表她可以得寸进尺。

  “暮沉,其实太后是想让我……髹”

  “王爷,不好了!”李管家焦急地破门而入,看见两人相依的人愣了片刻,继续道,“兰舒琴姑娘不见了!”

  夜暮沉一惊,立刻松开青烟,夺门而出。

  门扉因方才李管家的用力推开,仍在激烈摇晃,本来还温馨犹存的房间瞬间变得冰冷孤寂,青烟冷笑一声,走下了床。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和兰舒琴有关的事情,他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吧。

  她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只是双院没有她能换的衣服,只好抱着狐狸走回丽院,没走几步便蓦然顿住,卵石路上,悄然躺着一条手绢。

  步伐变得沉重,青烟难以置信地拾起,缝着的“烟”字刺痛双眸。

  她明明是扔掉了,怎会出现在这里,定是有人跑得太急落下的,而方才经过这里的人只有李管家和夜暮沉,李管家是不可能的,那么就是……

  青烟失神地抚上嘴唇,上面的灼热还没全部消散。

  尽管当日冷气逼人地将手绢扔给她,却还是偷偷拾回。

  暮沉,你的心里是否有一丝地方被她占有了?

  酸楚的甜蜜悄然溜进心房,若不是小狐狸将手绢夺过,青烟恐怕要呆上一日。

  “走,带你去见以后的伙伴。”青烟抱着它走回丽院,将它放在小花鹿的身旁,一大一小好奇而警惕地对视着,青烟换好衣裳,整理一番便准备出门。

  然而小狐狸看见她出来后迅速地跳入她怀中,不打算独自留在丽院,青烟只好嘱咐它遇到危险要认得回来的路,这才安心地带着它出门。

  听见街上的闲言蜚语,青烟大致了解状况,蓦然明白原来夜暮沉早已布下了局让杨景天跳下,一切都是为了当初和鲁尚书的约定。

  听闻杨景天后日要被处刑,青烟还是有些叹息,行刑之日,她去送他最后一程吧。

  特意绕去品香馆一看,依旧大门紧闭,而且抚上边缘有些灰尘,青烟到旁边的商店打听一番,店长瞄了一眼:“品香馆啊,没开一段日子了,生意明明不错的,真是莫名其妙。”

  “大概什么时候关的?”

  “唔……好像是郡主关入地牢的前几日吧。”

  青烟一怔,郡主关入地牢……那之前她不是还见过齐智杰吗?

  脑中忽而闪过齐智杰最后欲言又止的模样,当时她没有多想,没料到再也没机会看见他了,和齐智杰的联系除了这家店,她一所不知。

  作为朋友,连道别都不说一声吗?

  青烟心情沉重地回到品香馆门前,怀念地抚上两扇大门,门微动。

  再用力,门开了一条缝。

  竟然没锁!青烟惊喜地推开,然而还未踏进就僵住了脸,里面一扫而空,干净得连一片花瓣都看不见,果然是不打算回来了。

  她失落地漫步,撩起门帘走进往日齐智杰品香的地方,桌上竟然放着一个包裹和一封信。

  心一惊,迫切地拆开。

  “青烟姑娘,请原谅齐大哥的不辞而别,你有你的秘密,我也有我的苦衷,这个包裹你应该能用得上,材料不多了,好好利用,好好……活着。”

  好好活着?

  齐智杰究竟想和她说什么?青烟毫无头绪地拆开包裹,竟然全是禁香!没想到齐智杰离开前还惦记着她的香料。

  青烟将包裹搂在怀中,小狐狸没了住处,爬上了青烟的肩膀,瞧着她失魂的模样不禁伸舌舔了舔她的脸蛋。

  关好门,青烟还不想回去深府,将包裹绑在狐狸的脖子上,“小狐,帮我带回房间好吗,我想出去走走。”小狐狸知道她心情不好,乖乖地背着包裹敏捷地跃进草丛中。

  青烟不知不觉走到到小溪边,兰舒琴屋子旁同样也有这样清澈的溪流,她矮身将手指探进水中,冰冷无比。

  身后传来杂草的摩擦声,有人!

  一道利器倏然而至,青烟猛地翻身避开,看清身后的人之后诧异道:“华祭司?”

  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