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你屁股压坏了本王的花(1/2)

加入书签

  如果只是意外失明,也不至于整个眼珠都挖掉吧。

  许是青烟在深府呆久了,对于可怖的东西有些免疫,惊骇了片刻便回过神,倒是看清小狐狸口中叼着的东西,惊得跑过去想拽住它的尾巴。

  然而小狐狸已经跃上了夜暮沉的腿上,抛下手帕后,邀功似的跳回青烟怀中。

  它定是嗅到了手帕中有夜暮沉的气味,以为她要归还。

  “是青烟姑娘吗?”兰舒琴脸色一变,恐慌地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吓到你了吧。”

  青烟没有回话,她等着夜暮沉的反应,他睨着每夜都握着入睡手帕,一手扔在一边,仿佛看不见青烟站在身侧一般,轻柔地拿开兰舒琴的手髹。

  “乖,要换药了。”

  倒药,撩发,绷带,一系列动作都柔和得怕碰碎眼前的女子。

  完了之后,他才弯腰拾起手帕塞进兰舒琴手中:“本王给你……”

  “暮沉。”青烟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今晚有空的话,可否前来丽院一趟。”

  “你觉得本王会有空?”他嗤笑,兰舒琴的脸随着通红起来,涩然地把头埋在他肩头。

  确实,夜黑灯熄,不正适合缠绵么。

  “抱歉,是青烟扫了王爷的兴致。”青烟冷冷地瞧着被兰舒琴紧握的手帕,愤然甩袍而去,她亲手做的两条手帕,一条送给杨景天,最后落在舒凡儿手中,另一条送给夜暮沉,最后落在兰舒琴手中。

  呵,看来她不适宜缝纫。

  青烟一走,夜暮沉便自然地将手帕抽回来,兰舒琴诧异:“暮哥哥,不是给我了吗?”

  他淡淡地塞回怀中:“本王是说给你摸一摸。”

  兰舒琴身子一僵,她方才用手指摩擦,感觉到了上面绣有一个字:烟,如果暮哥哥真的在意她,方才故意冷落青烟的一幕又是为了什么。

  今日她逃出来,虽然受了点小伤,但还是如愿地住进了深府,然而除了帮她疗伤,暮哥哥几乎不会出现,难道她相伴的六年的情意,被这个只来了一个月的女子所抹杀吗!

  她能将暮哥哥从那个人身边抢过来,自然能将这个青烟踢走!

  “今晚你睡这里。”夜暮沉起身,提灯,对门口的黑影白影吩咐道,“看好她。”

  两人怔了怔,都住进同一间房间了,本以为主子和兰姑娘会……

  等夜暮沉脚步急切地来到丽院,竟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冷然的双眸不禁瞪向被解救了的小花鹿和小狐狸,两只东西紧紧抱成一团,害怕再次被他绑架。

  小狐狸终是比较聪明,率先溜了出来,主动为夜暮沉带路。

  他轻笑,这里是他的深府,哪个角落是他不知道的?不过看在它积极献殷勤的份上,就让它领路吧。

  渐渐靠近一处花园,夜暮沉的脚步放缓,心情也随着平静下来。

  这是他一开始来深府就建的花园,许久未曾踏入,因为总会勾起宫中的回忆。

  园中满地是花,无一处空留,夜暮沉扫过一片花海,强忍着想摘下来插到花瓶中的冲动,片刻便注意到一棵树下那抹衣角,原来在那。

  屏息轻步靠近,还差两步。

  “暮沉。”一道梦呓般的低喃轻盈吐出。

  恩?她竟能发现。

  夜暮沉不再躲藏,漫步到她身前,却瞧见她衣角曳地,双眼轻阖,眉头微蹙,呼吸均匀而平缓,居然睡着了。

  恬静的脸孔增添几分可爱,她身侧长着雪白的茉莉,粉红的月季,为何在他眼中都抵不过她微红的脸颊?

  目光静静地停留在她脸上,最后落在她包扎着的手指,眼眸一沉。

  对她,他又控制不住情绪了。

  手臂一勾,将她抱了起来,凑到她耳边细语:“你屁股压坏了本王的花。”

  本是睡意朦胧的青烟蓦然惊醒,撞进他含笑的双眸,魅惑温柔,顿时呆滞得回不过神,不是对她不理不睬吗,怎么变得如此之快。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气了?”

  “气。”

  他将她一路横抱回去,青烟顺从地勾住他的脖子,却不想回去,“可以留在这里吗?”

  夜暮沉顿了顿,将她轻放回地上,解开身上的披风盖在她肩头,一个不容置疑的眼神就封住了青烟想要说的拒绝的话。

  青烟心间一暖,笑着仰望着天上的星星。

  “三年,是不是三年你都会护我周全。”她问得飘渺,心却沉重,双耳竖起。

  他深沉幽黑的双眼闪过一抹亮光,慢悠悠地抚摸着怀中的狐狸。

  “看你表现。”

  青烟忽而起身,跪下,磕头,一如当初她求他收留的姿势,咚咚咚三声响头,她直起腰板,竖起三根指头,正颜厉色:“我在此发誓……”

  嘴唇蓦然被按住,他淡声道:“本王从来不信誓言。”

  不信吗,她可是真心的……

  青烟一下子焉了,垂头丧气之时,听见他开口发问:“告诉本王,你

  的名字。”

  身子一僵,诧然地抬眸,那双幽深难懂的眼睛似乎在暗示什么,难道,他都知道了?

  “不愿说?”他的笑冷了几分。

  “青烟,姬青烟。”她眉宇间掠过一抹决然,若是他会因为这个身份杀了她,那么只能怪她选错人了。

  夜暮沉没有一丝惊讶,而是释然地抚上她的脸颊,暗自用力一捏,瞧着她拧起的眉头,“那现在可以说和华初是怎么回事了么?”

  他居然没问姬氏,反而问起了华初。

  “你不怕我是奸细?”

  “唔,那看来姬氏要没落了。”他扼腕叹息。

  他又在说自己笨。

  青烟不禁莞尔一笑,她逃出来早,勾心斗角没学进去,倒是领悟了几手出色的本领。

  夜暮沉手一拽,她的双膝离地,坠入他怀中,熟悉的温暖再次包围着她,青烟双眼欣然弯起,慢慢地将华初和她的渊源道出。

  “你似乎少说了一些东西。”他挑眉,扳过她的脸。

  青烟疑惑地眨眼,从华初对她的怨恨,到在丛林里和华初相遇的过程都一五一十地说出了,还有漏的吗?

  “你的手被他握住的时候,他说了什么?”每个字都被他咬得很紧。

  青烟面露尴尬,“从小到大,我心里记住的名字,始终都是你,为你而活”这种话怎么可以被他知道,绝对少不了折磨!

  “嗯?”他凑近逼问。

  “他说我的手很硬。”她猛地闭上眼睛,似乎觉得这样说不妥,立刻补充,“他还说肤色很差,指甲又不美,根本没有女人的模样!”

  她都自毁到这个地步了,总算可以了吧。

  “哦,原来还被他看得那么仔细。”带着威胁的凤眸一眯,忽而将她推倒在草地,低头咬住她的腰带,一扯。

  青烟立刻红了脸,拢起衣衫阻止:“暮沉,你的花扁了!”

  他听后真的停了下来,双手撑在两侧,青丝垂落在她脖子间,隐隐发痒,青烟似乎瞧见他眸中闪过一丝哀伤,刚想反问,他已经出声了。

  “那太后呢。”

  不温不火的语气。

  青烟正了正脸色,这种严肃的话题她想要起身和他说清楚,无奈他一动不动,只好躺着说道:“太后要我辅助你登位,最后一招击溃。”

  他,出乎意料的平静,小狐狸跑上了青烟的胸前,被夜暮沉一掌拍飞,云淡风轻道:“然后呢,本王要听的不是这些没用的,而是她给你的好处。”

  青烟瞳孔一瞠,自己在他面前的想法透明如玉。

  他的手一下下地划过她的脸蛋,“本王给你最安稳的日子,你却背叛本王,除了你要寻的那个人,再也没什么能动摇你吧。”

  青烟怔了怔,沉重的心情变得释然,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她小心翼翼地隐藏不如坦诚相告,“是,宫中有青烟要找的人,但那晚出宫,青烟从未想过要背叛你。”

  “酒呢。”他凤眸半眯,字眼中透出一股恨意。

  他不愿相信,却不得不信。痛的不是失去武功,而是她的选择。

  青烟心一紧,愧疚地别开脸,终究是她害了他。

  “那是我想得到太后的信任,没想到酒那么毒我不会让太后得逞的!”青烟深吸一口气,伸手穿过他的发丝,勾住他的脖子,“暮沉信吗?”

  信吗?这个问题问得真好。

  夜暮沉幽幽地凝视着她,忽而仰身放开她,问非所答:“这几日舒琴都会暂住深府。”

  一股酸涩流入心间,青烟苦笑一声,不愿追问。

  不管他信与否,这三年她会付出相等的代价,来回报他一直以来的保护。

  他默默无语地抱起她走回丽院,青烟回头看向身后的花海,这个地方他从未带她来过。小狐狸意识到两人走了,立刻追上。

  一路走回房间,青烟以为他会回到双院,没料到他脱下了外衣,主动躺在他身侧。

  “暮沉刚才没吃饱?”她自己也没察觉到其中有几分醋意。

  “嗯。”因为没有吃。

  瞧着她更难看的脸色,夜暮沉满意地勾唇,闭上眼搂住她的腰间,纵使她挣扎也无法逃脱,然而还是感觉到有双愤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

  “能给本王暖床的,只有一个。”

  这么说,他没有那个吗

  青烟将信将疑,靠在他胸前听着均匀有力的心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