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本王的女人,轮不到你担忧(1/2)

加入书签

  又是皇宫,在将军府时,青烟一次都未踏入过皇宫。

  现在快要变得家常便饭了。

  偌大的堂中,两排护卫肃然站立,龙椅上的人脸色温怒,身侧站的正是华初。

  “参见皇上。”夜暮沉和青烟同时跪下,等着他审问。

  夜季渊扫了他们一眼,没喊平身,“皇嫂,朕听华祭司所言,他所用的香料是你给的?逆”

  “是。”青烟粉拳暗握。

  “皇上,听闻阳贵妃危在旦夕,臣建议先前往查看,免得良尚书心急。”夜暮沉不卑不亢地说着鼷。

  他是说,阳贵妃不小心死了的话,户部良尚书会心有芥蒂。

  六年,从夜季渊登位开始,他就逐一将夜暮沉残余的势力清除,当年支持着太子的那些官员慢慢地失踪、犯罪,到了今日,朝廷上的官员才基本属于夜季渊的人。

  这一天来之不易,夜季渊为了巩固对官员的控制,特意宠幸他们的女儿,玉贵人是,阳贵妃也是。

  夜季渊不悦地挥手,让太监为青烟领路。

  青烟瞧着夜暮沉没有起身的意思,不禁想起后宫不是臣子可以随便进入的地方。

  “平身吧。”等青烟走后,皇上才让他起来,“如今皇兄对女人有兴趣了,朕要赏几个才是。”

  “不必,臣已满足。”夜暮沉淡笑,目光悄然对上华初的眼眸,“这个男子臣似乎在哪见过。”

  华初本不愿多说,但察觉到夜暮沉暗藏锋芒的视线,知道今日是个不安夜,拱手:“臣是新晋的祭司长华初,在宴会上见过夜王。”

  声音毫无波澜,听得夜暮沉眉毛一挑,倒是个沉住气的人。

  夜暮沉恍然:“原来是华祭司,没过几日就已经高升了,实在可喜。近来深府有些古怪,臣可否向皇上借华祭司一用?”

  夜季渊双眼一沉,华祭司能对付青烟,他怎么可能让出去。

  “朕需要华祭司的地方也多着,若是他有空,朕定会让他前去深府一趟。”

  夜暮沉明知他拒绝的意思,却还是微笑点头:“谢皇上,臣听王妃说起昨日与华祭司相谈甚欢,想来两人再次相聚后会更加愉快,才冒昧提出请求。”

  听罢,两人脸色皆是一变,夜季渊的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桌面。

  华初心一紧,回道:“夜王妃谈起香料就会变得神采奕奕,臣自然也听得愉悦,现在夜王妃该是到了后宫,皇上是否需要前去查看一番?”

  夜季渊自然听出两人暗中的意思,向来信任华初的心产生一丝的猜忌,惊觉自己对华初真的过于信任,显然是操之过急了。

  无论如何,如今青烟进来了就不会再让她有机会回去!

  夜季渊起身前往后宫,临走前将夜暮沉招呼到御花园等候,华祭司不愿和他单独呆在一块,请求离去,夜暮沉却摆弄着石盘上的棋子,“华祭司不愿给本王面子?”

  华初的身子一顿,字字淡漠:“今夜血腥之气浓郁,夜王不宜多留。”

  嗒。

  夜暮沉已自顾自地下了一黑子,毫不在乎地轻笑:“这样本王更该留下。”

  宁静的御花园只剩下两人轻微的呼吸声,和棋子偶尔落下的声响。

  华初转身走回到他身侧,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直到他快要将黑子围住白子,才开口:“已经来不及了。”

  夜暮沉捻起白子的手一顿,唇一勾:“那可未必。”

  白子落,突破重围。

  “夜王这样只会害了她!”华初露出一丝焦灼,他本已安排好如何保护青烟,然而被夜王这么一打岔,也许会将青烟陷入危险之中。

  “本王的女人,还轮不到华祭司来担忧。”夜暮沉双眼闪过犀利,弃棋,转身离去。

  华初紧捏拳头,瞥向棋盘,若不继续下,根本不知谁胜谁负,再次抬眸,竟发现夜暮沉没了踪影!御花园这么大,人怎么可能谁不见就不见。

  明明他长期在皇宫,怎么夜王比他还要熟悉对了,夜王曾是太子,也许他当年在宫已经留好了一手?难怪他能毫不畏惧。

  后宫。

  青烟看向帷幔背后的身影,正是阳贵妃,脸容不可见,只露出一只的芊芊细手,清太医正在为其把脉,眉头拧紧,青烟将香料取过,轻嗅。

  是灵猫香没错,只是,其中多了很多杂质

  清太医走到青烟身侧,示意出去外面说话,青烟点头,却听见阳贵妃虚弱的声音:“夜王妃,可否过来一下。”

  青烟怔了怔,“贵妃娘娘,青烟不会把脉。”

  “本宫有话与你说。”随后是一阵难受的咳嗽声。

  青烟迟疑地坐在床边,阳贵妃的手微动,似乎要她握上的意思,青烟只好轻放:“请说。”

  “本宫咳咳,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本宫不愿就此死去。”

  青烟蓦然一颤,不是因为她说的话,而是阳贵妃在她手心写的字:沉!

  沉什么,什么沉!

  青烟的脑中只有一个词,夜暮沉!

  难道这阳贵妃是夜暮沉的人?还是阳贵妃特意用此迷惑她,想让她尽力相救?

  她有些恍惚地和清太医走到外院,清太医发问:“夜王妃有什么发现?”

  “有人下毒。”这不是后宫常见的戏码么。

  清太医点头:“不止一个人,若只是一种毒就不会到了性命堪忧的地步,恰好有两种毒相撞,毒性加剧,就算要救回来也是极难的。”

  青烟看出清太医忧虑的侧脸,不禁欣慰一笑:“尽力试试。”

  清太医眼中露出挣扎,终是闭上了眼:“放弃吧。”

  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

  “阳贵妃死了,能动摇户部。”这句话他说得很轻很轻,青烟却蓦然明白了。

  “太后?”

  也许其中一种毒是与她争宠的娘娘,但另一个种,就是太后要求下的!不然以清太医看重生命的性格,绝不会轻易放弃,只是清太医选择了这条路,注定要和自己的良心相违背!

  清太医的默认让青烟更是肯定心中的想法,然而,“不可。”

  青烟深吸一口气,方才她嗅到毒气也是想着让阳贵妃死了算,不得不说阳贵妃的举动影响到她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夜暮沉安放在皇宫中的人她怎可随意抹杀!

  “等她下葬后,再想办法从皇上手中救你出来便可。”清太医坚决反对。

  “那等清太医想好对策再阻拦我吧。”

  青烟不等她回话,唤来一名太监为她带路前往存放香料的地方,然而绕了许久,太监带她的地方竟是后宫祈祷的寺庙。

  “回禀王妃,皇上绝不会搜查这里,等贵妃娘娘安息后,王妃再以神明之言糊弄”太监说得有些胆怯。

  “你是听谁的命令。”青烟蹙眉打断。

  太监左看右看,声音如蚊子,“华祭司大人。”

  华初?原来他没有背叛自己。

  青烟感激一笑:“难道躲过一时就没事了?”

  “奴才不知。”显然华祭司没有和太监多说。

  虽然不太明白,但青烟不想就此放弃阳贵妃,当想踏出寺庙,忽见树间有黑衣人掠过,奔向了另一个方向,青烟连忙躲在暗处,问身侧的太监:“那边是什么地方?”

  “回禀王妃,是香坊。”存放香料的地方。

  青烟脸色一变,若是没有太监的带领,她现在就是在香坊吧。

  “奴才先行告退。”太监也很害怕,丝丝发抖地离开寺庙。

  骤然,暗处一个人影突显,利剑一滑,准确地刺入太监的心脏!

  青烟惊得猛然后退,抽出袖中的匕首,那人拖着太监的尸体一步步朝她靠近,窗户洒下月光,青烟看清了那人的五官。

  暮沉!

  “为什么”青烟惊骇地瞧着死不瞑目的太监。

  “他还能活着吗?”夜暮沉斜睨着她,将剑抽出,血滴落地,“外面刺客众多。。”

  青烟知道太监一旦出去,她的踪迹就会暴露,可是,“他说皇上不会搜查这里的!”

  “但刺客不是皇上的人。”夜暮沉拧紧眉头,“这种时候你还不信本王吗!

  青烟怔然,垂下头,这样的时刻暮沉绝不会做无用的杀戮,况太监地位卑微,死了根本没人说什么。

  两人躲到庙中的佛像身后,青烟才低声询问:“阳贵妃是你的人?”

  “嗯。”声音有些疲惫。

  “那就赶紧去救她啊。”青烟紧紧拉住他的手。

  夜暮沉闷哼一声,青烟闻到了血腥味,心一惊:“你受伤了?”

  他从怀中掏出药膏,扯开衣领,青烟瞧见他的锁骨处在流血,连忙帮他止血涂药,只是衣领已经沾有了血迹,如果出去后被皇上发现,单单私闯后宫这个罪名就有得他受得了!

  夜暮沉盯着她闪闪发光的双眸,轻笑:“可是想到处理的办法?”

  青烟脸一红,确实是想到,只是太难为情。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次睁开已经一片决然,手一撕,将他沾血的那块衣料扯掉。

  稍等片刻后,他的伤口渐渐结焦,这药膏定是书逸然给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