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终究不是他心中的琴儿(万更)(1/2)

加入书签

  他这句话,给接下来夜暮沉和青烟呆在宫中的日子增添了安宁。

  于是这一场私闯后宫的闹剧被众人遗忘,只记得夜王好太监之色未改,喝酒醉一时没忍住和小贵子搞上了,其妻还宽容大度,众臣皆是一副吃了苍蝇的模样,快快离场。

  “鲁尚书请留步。”青烟唤住了准备离开的鲁奇胜,笑意盈盈。

  本来不想停下的鲁奇胜在皇上的注视下不得不回身,恭敬地拱手:“夜王妃有事找臣?”

  “许久未见不过是来打个招呼,鲁尚书兵力又增,实在是可喜可贺。”

  鲁奇胜冷汗直流,这个青烟分明是故意在皇上面前说这样的话!兵部掌管九万兵力,无疑是皇上针对的目标,现在这么一说更是让皇上疑心重重鼷。

  那日她抓商涵的事情暴露,他没有出来营救,本以为她自认倒霉,没想到她一直记在心底,特意在和夜王交易完成后给他这么一击。

  “不知那孩子怎么样了?”那个替罪羔羊。

  “死了。”鲁奇胜咬牙匆匆离去。

  死了?青烟怔了怔,眼前浮现总是惊恐不已又脏兮兮的少年,若不是她要换商涵,他就不会死,愧疚和心酸涌上心头,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皇上眯着眼盯着青烟,她白嫩如玉的脸蛋,略施粉黛,双眸潋滟美丽,不禁想起与她相处的情节,他处处为难,她容忍却不懦弱,害怕却不退缩。

  从一开始见到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的小民女,到现在微斥夜王不懂分寸的王妃,她慢慢在蜕变。

  回到后宫,瞧见想黏在自己身上的妃子们,一个个涩然垂头,娇弱可怜,夜季渊心中莫名的烦躁,低吼:“滚!”

  妃子们青了脸,纷纷后退,如今玉贵人在幽闭,阳贵妃病重,是她们争宠的好时机,奈何皇上喜怒难测,根本不把心思放在她们身上。

  夜季渊回到书房,看见蹲在地上的人,才缓了缓神情:“那个人来了?”

  “是,一切已经准备好。”

  青烟和夜暮沉被安排住在左厢一院子里,靠近香坊。

  “本王的路,会充满腥血。”夜暮沉在提醒,像那个少年的牺牲,以后会不少。

  青烟怎会不知,皇权斗争的道路上,哪个皇子手里不是一把把骷髅头。

  侧目一笑,表示自己理解。

  回到房间,青烟就将手帕扯下,紧握在手心,有意询问:“不是送给兰姑娘了么?”

  “听谁说的。”夜暮沉不甚在乎地抚摸着脖子的吻痕,似乎一脸享受。

  她心一暖,呵呵地傻笑一声,随后瞥见夜暮沉的动作,羞涩地别开脸,清咳几声,“对了,那些刺客不是皇上派的,那是谁?”

  夜暮沉拉她入怀,“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今晚还轮不到他们动手。”

  什么意思

  “今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离开本王身边。”

  这次入宫有他相伴,她还怕什么。青烟嫣然一笑,忽而想起寺庙的事情,迟疑道:“那寺庙里的暗道是怎么回事?”

  夜暮沉紧抿薄唇,深邃的双眸掠过孤寂,一言不发。

  青烟看得心痛,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呲牙一笑:“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她本就没想着知道他的过去。

  五指被蓦然握住,沙哑的声音飘渺得如同在远方:“那是母妃最常去祈祷的寺庙,她每日必会去一趟才能安心入睡,祈祷她和父皇爱情永存,祈祷本王成为出色的帝君。”

  他眺望着窗外残缺的月光,星眸黯淡无光,“本王看她每日来回走动实在劳累,偷偷地打了一个暗道给她做惊喜,现在便成了太后的寝宫。”

  这样的暮沉,怎会杀害自己的母妃!

  青烟心一紧,忍不住亲上他忧伤的眉间,“娘娘定是以你为傲。”

  “不,她死不瞑目!”

  他身上蓦然散发狠厉的气息,双眸锋芒顿现,捏着她手指的力度不禁加大,似乎恨不得将她的骨头捏碎。

  “是谁害的。”青烟强行忽略痛楚,意识到他母妃的死不简单。

  “承公主没告诉你,是本王么。”他回神,轻吻着青烟方才被捏痛了的手。

  “不!”青烟抽回手,猛然将他按在床上,正言厉色,“我不信!”

  在夜暮沉的记忆中,唯独有两个人信他,一个是兰舒琴,一个是姬青烟。

  他凝视着青烟坚定不移的双眸,浅笑不语,青烟急了,“所有人误会都没关系,等你做了皇”

  嘴巴被他的唇封住,腰间的力度比哪一次都要大,似乎要将她揉进他骨子里,青烟意识到这里是皇宫,不是什么话都可以随便说的。

  闭眸,轻轻地回应,身子被融化成一滩柔水,懒懒地趴在夜暮沉结实的胸前。

  他的手探入,青烟身子一颤,双颊涨红地将脸埋在他脖子上。

  他们好像很久没那个了。

  等等,她在想什么!

  青烟蓦然推开,沉醉在春色中的夜暮沉还未反应过来,就瞧见她慌乱逃跑的背影,那个洗澡的方向,他便安心地撑着下巴轻笑出声。

  都这么久了还害羞,他的烟儿真是可爱。

  窗外,利光乍现,夜暮沉伸指一捏,是一颗晶莹的小珠子。

  他蹙眉,起身换了件衣衫,神情凝重地瞧了瞧屏风后正在沐浴的身子,还是踱步离开了。

  昏暗处,一个身穿兵服的男子恭敬半蹲:“主子,兰舒琴入宫了。”

  夜暮沉眉头拧得更紧,深府有他们几个在,以兰舒琴一个人的能力根本逃不出来,除非

  “在哪。”

  “玉贵人宫中。”

  他沉默半晌,“还有其他事吗?”

  “听闻皇上请动了沈大师”将士话未完,主子就急切地转身离开,比听见兰舒琴入宫还要紧张百倍,若是主子轻功还在,定是嗖的一声飞回去了。

  夜暮沉猛地推开房门,一脚踹开屏风,还冒着热气的木桶中,空无一人。

  夜季渊!

  他眸光似火,燃着熊熊烈火,门外一个侍女走进,他狠厉地回眸一瞪,侍女被他身上的暴戾之气吓得软倒在地,一时间忘了自己来的目的。

  原来向来温和的夜王,还会露出这种神情。

  夜暮沉收敛神情,眼神依旧冰寒:“说。”

  只一字,冷如骨髓。

  侍女抖了抖身子,语无伦次道:“兰姑娘玉贵人听风亭”

  那厢传来兰舒琴入宫的消息,这厢就来了玉贵人的奴婢,真是迅速,可是,“本王不去。”说完带着剑从窗口跳去,飞快地奔跑。

  他就是要她传话回去,他,不接受这种把戏!

  奴婢呆若木鸡,主子不是说报出“兰姑娘”这个名字,一定会成功吗?

  此刻的青烟随意地披上斗篷,还没擦干的水珠将内衣粘住,若是除去斗篷,里面的丰满一览无遗,她满脸痛苦地扶着墙壁行走,头好痛,心更痛。

  方才在沐浴,一阵奇异的曲子传入耳中,很空灵很飘渺的曲子。

  一开始还算缓和的音调,却蓦然变得急促激荡,震得她心搅成一团,耳中更是听见小兽们的哀鸣,鹿凌乱的蹄声,狼悲痛的嚎叫,马慌乱的嘶鸣

  青烟想问夜暮沉这是怎么回事,一出屏风却不见人影,她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自己冲出来随着曲子走,似乎有什么在呼唤她。

  今夜的皇宫,没有把守的护卫,没有巡查的下人,安宁得可怕。

  不要弹了,不要再弹了!

  青烟吃痛地捂着太阳穴,缓缓软倒在地,大口地喘气,那曲子似乎知道她的意思,竟真的放缓下来,青烟趁机加快脚步,三步并两步,到用尽全力狂奔起来。

  手腕蓦然被抓住。

  “你去哪!”

  华初震惊地看着一身狼狈的女子,湿漉漉的发丝没来得及擦干,紧紧黏在白皙的脖子上,往下,宽松的斗篷里,竟是清晰可见的丰满!

  他连忙帮她绑好绳子,不料青烟紧紧扣住他的手腕,声音带着哭腔:“你听见吗,你听见吗!”

  华初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神志不清的青烟,“听见什么?你冷静些,赶紧回房,这夜不得出门。”

  “不!你不要管我。”青烟心思杂乱,却还记得不能被别人看见他们在一起,连忙甩开他的手。

  这是禁曲,驯兽的禁曲!

  她只是知道能让野兽和懂兽语的人痛苦不堪,万万没料到这世上真有人习得这骇人的禁曲,而能将曲子只传入一个人耳中,更是巅峰之极!即使在姬氏里面,也没有一个人能达到这种程度。

  明知道是一个陷阱,她却不得不跳!

  华初怎会放她离开,牢牢地擒住她的细臂,青烟力不敌他,只好从旁摘下一片落叶,含在嘴边快速吹出一段小曲,片刻后,成群的老鼠涌出。

  “你!”华初惊得松开手,后退几步。

  “对不起。”青烟趁机逃走。

  曲子发出的地方,竟是皇上专用的狩猎场,四周一个护卫都没有,青烟顺利地进去了。

  一踏入丛林,曲子就停了,青烟听见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一种对那人伤害小兽们的愤怒,还有一种对驯兽师本能的惺惺相惜之意。

  脚步放缓,中央已经燃起了烛火,显然是在等待她的到来。

  靠近,一身玄衣男子正端坐在古琴前,手还维持着抚琴的动作,垂眸不语,昏暗间青烟无法看清他的模样,可是他身侧的另一个人,则是不用看清都认识的夜季渊!

  “夜王妃果然是会驯兽的。”夜季渊负手而立。

  青烟双眸未离开那玄衣男子,镇定道:“皇上既然找到了绝世高手,还要青烟何用?”

  “沈大师不过是来此游玩一趟,怎是被权力所束缚的人。”

  也就是皇上都不能威胁到这个人,而可以威胁她。

  确实,若是毫无羁绊,又有一身技艺防身,谁能威胁到他。

  “如此高人,竟也会来月国行伤人害兽之事,青烟领教的。”很淡的语气,没有愤恨,却有丝丝的失望和叹息。

  玄衣男子终于抬眸,心一颤,眼前的女子毫无大家闺秀之感,凌乱的头发随意垂在随意的斗篷上,然而那双晶莹的双眸清澈动人,似怨似愁。

  只因看了这一眼,他已无法全身而退。

  青烟也在打量他,那俊朗的五官温润如玉,让人难以想象方才恐怖的曲子是出自他手,他平静的双眸带着几分愧意,起身,抱琴,鞠躬。

  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青烟知道他在道歉。

  “沈大师可是月国的贵客,皇嫂怎么这样说话!”夜季渊不悦地蹙眉,将准备好纸和笔放在青烟面前,“皇嫂请。”

  青烟瞄了一眼,果然是和幽暗森林有关的,竟是想让她亲自答应过去驯兽,就能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沈大师可知这内容?”她捻起笔。

  他不语。

  “我可是要死了啊。”她幽声轻叹,看不见沈大师的身子微不可见地一颤。

  “皇嫂可是为国争光,何必说得这般可悲,放心,朕会派足人力护你安全。”

  青烟沉默半晌,“若是青烟拒绝呢?”

  寂静的狩猎场回荡着她轻盈的问话。

  夜季渊冷笑,瞥了眼一旁的沈大师,青烟明白了他威胁的意思,如果去,也许还有活下来的希望,如果不去,会被沈大师生生折磨而死。

  青烟瞥向场外,期待着那抹熟悉的白衣出现,夜季渊似乎识得她的想法,哂笑道:“听闻兰公主进宫了,正和玉贵人闲逛呢。”

  兰舒琴?!

  青烟蓦然一怔,原来如此,玉贵人以兰舒琴性命为威胁难怪夜暮沉会离开,兰舒琴与她,孰轻孰重,不是揭晓了么。

  “今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离开本王身边。”

  他的话犹在耳边,心揪痛,被禁曲扰乱时更加的刺痛。

  笔落,手如嵌重铅。

  沈大师扶着琴弦的手指僵硬,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青烟的名字即将写到最后一画,她深吸一口气,瞧着远方依旧没有人影,心沉入深谷,这一笔下去,我们可是要离别了,暮沉,你真的不会来了吗?

  铮!

  琴声响,两人都被怔住。

  沈大师闭眸,手指飞快弹奏,又是一首怪异的曲子,不同的是,连夜季渊都能听见,眼前的景物渐渐在变化,他立刻喝道:“沈大师,你违背承诺!”

  琴声未停,青烟立即意识到不妥,忙后退几步先拉开与夜季渊的距离,眼前原本漆黑的树林变成平地,还是处在早晨,除了她,再也看不见其他人。

  空中徘徊着沈大师的声音:“我只答应弹奏一次。”

  这是幻境。

  青烟震得双眼瞠大,他果然配得上“大师”两个字,只存在传说中能产生幻境的曲子他都能弹出!

  “这是歉礼,有缘再会。”沈大师虚弱的声音飘入耳朵,之后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青烟感激地看向天空,似乎能看见沈大师一般,虽不知他因什么答应了夜季渊来伤害她,但他始终给她一条出路,如果比夜季渊更快逃出这里,就可以毁掉那张纸。

  她凝神,看向眼前的一间小木屋,窗户被烟熏得凝聚出一片薄雾。

  小心翼翼地靠近,发现里面有一男一女,男的斜躺在床上慵懒地翻书,女的在炒菜,偶尔回眸会心一笑,然而他们的脸,都是空白的!

  青烟倒吸一口气,认真地凝视着他们。

  空白的脸上,慢慢地呈现出五官,男的竟是夜暮沉!女的是她!

  青烟明白了,这里第一层幻镜,心魔。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心中希冀着和夜暮沉过上小两口的温馨简单生活。

  骤然,女的五官扭曲成一团,生生变成了兰舒琴的模样,蓦然瞪向躲在门外偷看的青烟。

  被发现了!

  青烟惊得倒退一步,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兰舒琴担忧地走出屋子,急切跑到她身前伸手拉她起来:“怎么这么不小心,快起来。”随后另一只手持着匕首,朝青烟的眼睛刺去。

  青烟猛地翻个身躲开,心中拼命告诉自己这是假的,假的

  然而在夜暮沉出现的一刻,她的意志动摇了,他依旧一身洁净白衣,如仙如画,手持羽扇莲步走来,伸出修长的手指,温柔道:“怎么摔倒了?”

  青烟别开脸,不想让自己沉沦,他却主动地握上她的手腕,一拉,落入怀中,熟悉的温暖,让她真假难分。

  她不由回应地搂住他的后背,阖上双眸,轻道:“暮沉,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这不是来了么。”

  这

  不是来了么多么动听的话。

  闭上了眼睛,听觉变得更加的灵敏,身后有人慢慢在靠近,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兰舒琴,只是她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暮沉,我和她之间你会选谁?”

  “当然是你。”毫不犹豫的回应。

  青烟欣然勾唇,是吗,真好。

  噗!

  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

  兰舒琴的匕首刺入青烟的心脏,青烟却面不改色,反而是夜暮沉震惊地瞠大双眸,因为他的胸前,也多出了一把匕首,鲜血直流。

  是青烟从后背刺入的。

  “为什么”他难以置信,惊骇的双眸让青烟有些心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