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这里没人,别给我装(万更)(1/2)

加入书签

  青烟很想认为,夜暮沉是为她而来的。

  可是出现的却是两个人,只有三种可能,一是救完了兰舒琴再一起进来救她,二是夜暮沉来救跑了进来的兰舒琴,三是夜暮沉来救自己,恰好碰见兰舒琴。

  明显,第三个可能性是极低的。

  她心头一空,刚想转过头,却不知两人说了什么,夜暮沉竟然一把推开兰舒琴,她趔趄地摔倒在地。

  骤然,一片五颜六色的蝴蝶铺面而来。

  脚边的两只小老鼠惊骇地躲到华初衣衫下,青烟有一种怪异的感觉,紧紧地盯着那片在空中盘旋的蝴蝶鼷。

  华初则取出青木剑,掏出一张符往空中一抛,剑头一指,双袖拂空,神圣认真。

  符收,他一脸沉重:“没生命的迹象。”

  没迹象?难道

  她毫不犹豫地从旁摘下树叶,含在嘴边吹出慢悠温和的曲子,连小老鼠都平和下来,然而那群蝴蝶像发疯一般,盘旋得更快更急。

  果然有问题!

  曲子一出,夜暮沉立刻扭过头,那女子头发凌乱,却镇定从容地闭眸吹曲,那副面孔正是自己心急如焚想要寻找的。

  眼光掠过惊喜,正准备冲过去,蝴蝶却朝身后倒在地上的兰舒琴飞去,只听见青烟大喊:“当心!”

  正想着站起身子的兰舒琴突然被发狂的蝴蝶一撞,再次摔在地上,面朝地,狼狈不堪。

  夜暮沉看见蝴蝶没什么太大的伤害力,不再犹豫地朝青烟的方向走去。

  “暮哥哥!”兰舒琴着急地伸出手想抓住什么。

  他的身子没有半点停顿。

  青烟怔在原地,即使耳边蝴蝶扑翅膀的声音响彻竹林,她却只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声,华初和兰舒琴似乎消失,这里只剩她和他。

  一身白衣被染成灰白色,却挡不住他的优雅俊朗,他的玉树临风,披散的青丝增添几分魅惑,步步生莲,嘴角噙笑,终于来到她的面前,清晰看见他眼中令人心安的柔和。

  手一勾,环上她的腰,发丝垂在她脸颊,挠得心头痒痒的。

  “不是说了别离开本王吗?”温柔的语气带着责备。

  青烟眼眶微湿,明明是你先不见的,她要独自在这里对抗心魔,防备皇上,挨饿受冷,你为什么不早些出现。

  粉拳轻锤他胸膛,声音哽咽:“都怪你。”

  夜暮沉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怀中乖巧的人儿让他恨不得好好蹂躏一番,听见她的责骂竟有些好笑,语气带着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宠溺:“嗯,都怪本王。”

  “你的女人来了。”华初冷冷地打岔这两人的对话。

  只见兰舒琴孤独地撑着地站起来,朝他们走来,潸然泪下:“暮哥哥,我知道你这是在惩罚我,我知错了,再也不敢乱闯了,不要生气好吗?”

  青烟的手一僵,生生地顿在半空。

  惩罚?难道他抱自己就是为了惩罚兰舒琴闯入危险的狩猎场吗?

  她抬眸,想听听夜暮沉的解释。

  然而,那群蝴蝶竟朝他们冲了过来,夜暮沉立刻推开她,抽出剑,和华初并列,挡在青烟和兰舒琴面前。

  一铁一木,双剑极其有默契地打散蜂窝而来的蝴蝶群。

  然而剑身砍到它们的身子,它们只是化作烟雾散开,片刻后就再次凝聚成新的蝴蝶,生生不息,根本没完没了。

  青烟觉得这就是出口的关键点,也许想办法破了它们,就能够出去了。

  骤然,身后传来一道凌冽的杀气!

  青烟下意识地挡在兰舒琴背后,免得她这个瞎子被人杀了,熟料那人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自己!

  喉咙一紧,身子被一扯,整个人被死死地按在一棵树上,一双猩红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不由地头皮发麻。

  竟然是夜季渊!

  青烟清晰得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骇人的敌意,这一刻,他是真的想杀了她。

  她扯出一抹冷笑,帮他铺床找柴,他却是这般地回报她,身为皇上,永远都不懂得感恩为何物!

  夜季渊瞧见她眼中的讽刺,心中怒意更甚,捏着她脖子的手越发用力,脑中徘徊着一个声音:杀了这个女人,杀了这个女人!

  然而,感受到她脖子紧张跳动的血脉,他竟是下不了手。

  明知道再用力,世上就再无青烟。

  这一犹豫,夜暮沉已经成功将蝴蝶引到他这边,夜季渊不得不松开手闪开,却眼见这蝴蝶群朝青烟冲去,那种疯狂的冲劲,许是能将人冲上半空!

  夜季渊脚步一顿,正想着回去将青烟拉出来,夜暮沉已经率先跑到她面前,紧紧地将她扣在怀中。

  “暮沉!”青烟瞳孔骤缩,惶恐惊叫。

  整片绚丽的蝴蝶像海浪汹涌而来,夜暮沉的后背被剧烈挤压,胸膛剧震,青烟却丝毫不损,双眼瞠大地盯着眼前的男子。

  他浑身散发着寒气,双唇紧抿,额头渗出汗珠。

  没有内力的抵挡,他定是很痛很痛

  一波又一波,青烟眼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溢了出来,如脱缰了马,无法把持。

  他环着青烟的手加紧,低头,吻上她的泪水,艰难启唇:“别哭。”

  嘶!

  衣衫破碎的声音异常明显,碎布扬风而起,夜暮沉背后的白衣竟被一点点地撕碎!

  蝴蝶群终于全部飞走,夜暮沉的身子一软,趴在青烟肩头,她立刻抱住他的身子,然而手触碰到他的后背,竟是一块又一块的伤口,血液肆流。

  “暮沉!”带着哭腔,她惊慌地抚上他的脸颊,手心的血沾到他脸上,邪魅又苍白。

  怎么会这样,明明一开始没有那么大的攻击力。

  她愤然地瞪向不远处的夜季渊,瞧见他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心中恨意重重。

  她真后悔,没有在他陷入心魔的时候一刀将他杀死!

  夜季渊,青烟这辈子必要铲除你的皇位!

  她红着眼,脱下身上的斗篷小心翼翼地披在他后背,触碰到他的伤口听见夜暮沉倒吸一口凉气,她的心也随着揪了起来。

  “暮哥哥,暮哥哥!”兰舒琴似乎知道有危险,慌乱地冲出来。

  “滚!”青烟忍无可忍,一声声暮哥哥无比刺耳,“瞎了就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兰舒琴震得僵在原地,楚楚可怜地蠕动着双唇。

  华初站在她面前,帮她挡住兰舒琴的靠近,青烟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将虚弱的夜暮沉轻靠在树下,他却死死地拽住她的手臂,不愿放手。

  她只好抱着他,仰头看着华初:“我猜测你们每攻击一次蝴蝶,它们的力量就会加大,这其中必有一只是真的,在没有确定之前不要再杀死。”

  “区区蝴蝶就能被伤成这样,给朕将它们全部杀了!”夜季渊不屑地觑着夜暮沉,挥手命令着身边的十几个将士。

  青烟怒得铁青了脸,这个人根本就是在和自己作对!

  蝴蝶所过之处,竹子就会被削平,整个竹林已经被它们毁掉了大半。

  “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吧。”青烟决定不和夜季渊他们争,让他们尝尝被蝴蝶伤害的挫败感!

  她搀扶着夜暮沉慢慢走到一个角落呆着,忧心忡忡的她并没有留意到夜暮沉嘴边隐晦的笑意。

  华初正准备跟上,却瞧见怔在原地不知所粗的兰舒琴,只好走过去说了句:“得罪了。”手一拉,握上她的手腕,扯着她跟上青烟。

  兰舒琴一个踉跄,几乎要摔在地上,加上华初的拉扯,她整个腿部摩擦着地面被拖着前进。

  “啊!”她忍不住惊叫一声,“你放开我!我会走!”

  “你走得太慢。”他淡淡地回应,继续拖。

  “你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她双眼含着泪,裙子已被地上的沙子磨破,怎一个狼狈了得。

  “不太懂。”他语气不变。

  兰舒琴从小到大哪有受过这样的对待,心里对青烟的恨意更甚,然而现在夜暮沉受伤,她不能惹麻烦,等出去之后,她绝不会让青烟好过!

  夜季渊和十几名将士纷纷抽出剑,围成一个圆圈,皇上在内,将士在外,毕竟是禁卫军,他们的武功不弱,一旦蝴蝶来了,他们都能将成群的蝴蝶分散开来,如此一看就削弱了它们的攻击。

  夜季渊还得意地往青烟那边看去,似乎在说,弱!

  青烟懒得搭理,掀开斗篷查看夜暮沉的伤势,如同麻疹般密密麻麻的缺口,心痛地叹气,忽而看见一处伤口隐隐发光。

  怔了怔,低头细看,竟是一只拇指头大小的蝴蝶,全身盈盈发光。

  屏息,小心翼翼地捻住它的翅膀,蓦然瞧见那群发狂的蝴蝶放慢了速度,青烟明了!

  这个就是真的蝴蝶,只要一捏碎,这个幻境就

  然而,她只是将小蝴蝶困在手心,冷笑地看着依旧在奋战的夜季渊。

  华初瞥见她的笑容,居然有种发毛的感觉,“发现什么了吗?”

  “没有啊。”她莞尔一笑。

  夜暮沉却凑近她的耳朵,轻呵一气:“调皮。”

  青烟脸一红,似乎他在说迷人的情话,然而触及到他的伤口,不由担忧起来,还是现在碾碎的好,赶紧回去处理伤口。

  然而他包住她的手,笑着摇头:“本王也想看戏。”

  于是两个人优哉游哉地看着夜季渊奋战,渐渐地,蝴蝶的冲击大得难以承受,他们身上伤痕累累,也开始乏力了,其中领头的倏然从空中朝夜季渊直冲而下。

  “皇上小心!”将士纷纷形成人墙,保护他的安全。

  青烟冷嗤一声,罢了,不要伤害无辜的将士。

  手一用力,感觉到蝴蝶在手心破碎,松开,竟形成了金粉随风飘散。

  而即将落在将士身上的蝴蝶群也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四周的景物慢慢消失,恢复成狩猎场原来的模样。

  夜暮沉在身旁

  重重地咳嗽起来,青烟心一紧,连忙扶起他,心急如焚。

  一出狩猎场,才发现已经是白天了,场外的禁卫军统统松了一口气,有一部分冲进去营救皇上,有一部分围住了可疑的夜王。

  “让开!没看见他受伤吗!”青烟恼怒。

  禁卫军迟疑地对视,一致地看向皇上,夜季渊没有什么损伤,富有威严地挥退身侧的护卫,盯着青烟,“阳贵妃毒未解,请夜王妃留在宫中。”

  “不必了。”回应的却是太后,她在侍女的牵挽下漫步走来,斜睨了众人一眼,“阳贵妃昨夜毒发,已身亡。”

  青烟一惊,诧异地想寻找清太医的身影,却找不到人。

  阳贵妃可是夜暮沉派出的人,如今死了怎么办

  夜季渊脸色阴沉,四周的护卫惊慌地垂下头,每逢太后和皇上对持,他们就担心火药蔓延到自己身上。

  “母后不是说药丸能压制毒性吗?”皇上冷着脸,显然不愿意妥协。

  “药不是万能的,人生难测,孩儿还是去看看阳贵妃吧。”太后看向青烟,“夜王身受重伤,先去疗伤吧。”

  “臣恳求回府。”夜暮沉坚持作出拱手的动作。

  青烟蹙眉,知道他想尽快离开皇宫,可是这伤拖这么久

  “去吧。”太后轻轻挥手,围着夜暮沉的护卫才纷纷让开。

  皇上冷哼一声,拂袖而去,本就不打算再留住青烟,只是和太后的战争,也快要开始了。

  梦乡阁。

  两名男子盘坐于地,长发男子的手掌按在玄衣男子的后背上,双眸紧闭,浑身散发着层层寒气。

  良久,玄衣男子才恢复红润的脸色,松了一口气,身后帮他疗伤的长发男子不禁挑眉:“师父早就说了不能弹奏幻境曲,你真是不要命。”

  “不就是少几年的命。”沈玉毫不在乎地微笑,抚着身旁的古琴,“况且我的命,本来就是她的。”

  “哟,说得让人遐想。”凤昊用手指卷着自己的长发,勾起的唇角有几分妖娆,“不就是一个救命之恩嘛,我猜她是认不得你了。”

  “是啊,认不得了。”沈玉声音有些飘渺,似乎沉醉在某些回忆中,“还是那么狼狈。”

  “能让我们沈大师记挂于心的女子,我也要去瞧一瞧。”凤昊起身,宽松的衣衫歪向一边,露出性感的锁骨,他伸了个懒腰,“好久没下山了。”

  沈玉无奈地摇头:“忘了么,我们是不能干涉朝廷的任何事情,不然定会被功力反侵。”若不是师父欠了月国人一个恩情,他也不会去帮夜季渊。

  “我只是去看看她,反正无聊得很。”

  深府,众人骇然地跪在地上,偶尔悄悄偷瞄眼正在为主子止血的青烟,不用想这伤定是青烟惹回来的,可是他们做错了事,怎敢多言。

  夜暮沉一眼都没有看他们,直到血勉强止住了,他先让青烟回丽院,这才冷睨着他们。

  “谁的主意?”懒懒的声音,带着不容反抗的质问。

  “是我。”所有人异口同声。

  李管家立刻抢先一步说出整件事的过程:“舒琴姑娘说有办法让王爷不受伤,我们就想赌一把。”即使是知道青烟有可能会牺牲,他们也不想再让主子受伤。

  “赌一把?”夜暮沉声声幽冷,忽而起身抽出了长剑,慢慢地走到李管家面前,剑头直指他的肩头,刺入,血花四溅。

  李管家闷哼一声,咬紧牙。

  “主子不要!”李翱惊得瞠大双眸,以前的惩罚从未试过这般严厉!“我们也是担心主子,你遇到青烟之后受的伤比以往六年里的还要多,难道主子真的要为了”

  “本王是英雄吗?”夜暮沉忽而打断李翱的话,刺入李管家的剑并未松开。

  李翱怔了怔,“是。”

  白影和黑影纷纷一副叹息的模样。

  “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笑着将剑刺入几分,惊得李翱脸色煞白,“不如由你来取代本王的位置吧。”

  “属下也是英雄!属下不敢!”李翱立刻垂下头,王爷的理论向来无赖,可是也只有他才能担任得起主子啊。

  剑深入几分,刺入骨头。

  “本王只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下一次敢擅自行动,自行了断吧。”他淡淡地抽出剑,擦拭干净便转身离开。

  主子一走,李翱立刻帮李管家疗伤,白影怜惜地瞧着伤口,“兰舒琴没有我们看的那么简单,我觉得夫人舒服多了,在狩猎场里出来,是夫人在护着王爷的。”

  “之前不见你说这些。”少说话的黑影不禁剜了她一眼。

  “我始终不会认同她。”李管家面露怒色,他不怨主子伤他,怨就怨青烟打破了他们的计划!

  “李伯不要这么冲动,你看你都老了,还要反抗主子的话就是折磨自己。”李翱看着浸满血迹的纱布,无奈地摇头,“她就是爱惹麻烦一些,但不会背叛主子。”

  “哼。”李管家用一种你太

  嫩的眼神瞪着他,“如果她要找的那个人和王爷作对,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话一出,众人纷纷沉默了。

  这个赌,真的打不起。

  “在她找到之前先不要乱来吧。”黑影打破寂静。

  兰舒琴被安排在一个空置的院子里,独自蹲在角落里,听见有人前来,知道是夜暮沉的脚步声,立刻抬头看去。

  “暮哥哥”她拐着脚,跌跌撞撞地靠近几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