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青烟,你还将本王放在眼里吗?(1/2)

加入书签

  兰舒琴脸色惊慌,以她敏锐的听力,不用多想就知道是箭,正带着劲风破空而来,她一咬牙,猛地移动身子。

  青烟瞄准的只是她的右肩,如果兰舒琴不动,她可以保证射中的不过是最容易痊愈的位置,而且这一支箭,并没有涂上禁香逆。

  然而,兰舒琴奋不顾身地往右边跑。

  嗖!

  整只箭生生贯穿她的身体,在靠近心脏的位置。

  青烟用的力度只能穿过兰舒琴的右肩,她自己却跑过来用身体抵挡,箭又怎能穿过去?

  呆在楼顶的李翱瞧见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惊得立刻冲下去,然而有人比他快一步出现,是主子!

  青烟余光瞧见院子里飘来一抹白色,心中冷意更深,太巧了,不是?

  只见夜暮沉敛去惯有的笑意,走到兰舒琴面前,弯腰,抱起。

  枯叶凋零,凄凉肃杀鼷。

  “为什么。”

  他的声音很淡,淡到青烟觉得他没有在生气,可是他冷飕飕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手中的弓箭,脚步没有挪动,似乎在等她的解释。

  青烟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它们身边,一手抱着狐狸,一手拥着小鹿。

  狐狸挣扎地睁开双眼,低鸣一声,暗哑凄凉。

  青烟喉咙一紧,苦涩得眼泪在眼中打滚。

  它说,这花瓣有她的味道。

  所以,即使闻到这花瓣有奇怪,也还是喝了下去,是吗?

  青烟垂下头,双手在颤抖,胸膛剧烈起伏,泪水终是忍不住滴落,沾湿狐狸的毛发,抬起千斤重的手,缓慢而温柔地抚摸着。

  彷佛它们只是在她怀里睡着一般。

  “暮哥哥,不要怪她”兰舒琴嘴边流出鲜血,脸色苍白如纸,伸出颤巍巍的手紧抓着他的衣襟,“我害死了她的是我的错我只是觉得那花瓣好香,不知道咳咳咳”

  血液溅到她脸颊,更增添几分无辜凄惨。

  夜暮沉一脸冷峻,紧紧地盯着青烟垂下的头,看不清她的表情,良久,终是转身离去。

  “我只恨。”

  青烟蓦然抬起头,脸颊划过两条泪痕,弯起的睫毛还垂挂着几滴残余的泪珠,双眼猩红。

  他脚步一顿,似乎在等她的话,却没有转过身。

  “没有射中她的心脏!”

  夜暮沉瞳孔骤缩,浑身散发着骇人的冷意。

  兰舒琴一脸恐惧,绝望地闭上眼,虚弱地张开苍白的双唇:“对不起我不该躲”

  他不再犹豫,疾步离开,碾过散落一地的鲜花。

  青烟的心随着它们身子的僵硬,步步坠入冰海,窒息得难受,却迟迟不愿放手。

  李翱在上面呆滞了片刻,立即跳了下来,瞧着青烟痛苦不堪的神情愈发的愧疚,方才他没有出来拆穿兰舒琴。

  只因,这是一个让他们感情破碎的好机会。

  兰舒琴确实是表里不一,然而,只要主子对她好,她绝对会乖乖地呆着,不会令主子陷入危险之中。

  青烟何尝不知李翱的想法。

  毅然站起身子,目不斜视地抱着它们离开。

  她经过老鼠洞的时候,两只小老鼠探出头来,震惊而悲痛地凝视着怀中不再动弹的小鹿和狐狸,悄悄地跟着青烟身后。

  青烟的漠视让李翱有种莫名的难受,犹豫片刻,还是跟了出去。

  出了深府,这个抱着两只流血动物的奇怪女子遭到路人的注目,本想好好议论一番的他们,触及到她坚定冷冽的神情,不禁心生悲悯,纷纷沉默起来。

  李翱不再藏身,跃到青烟身后,抽出剑朝众人一挥:“看什么看!”

  他们惊得收回视线,有些想趁机玷污这个弱女子的痞子也收起了心思。

  来到一片荒芜的沙地中,青烟才顿住脚步,不愿将它们放下,于是一只手挽住它们,一手奋力地挖沙,手指被沙子刺得疼痛,却不及她心痛的万分之一。

  从小开始驯兽的青烟,和小兽有股与生俱来的亲切感,正是如此,她才将它们看得如此之重。

  感受着它们冰冷的身体,她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它们!

  李翱看着她孤寂的背影,无奈地叹息,这么安静沉重的青烟,他还是第一次见。

  终是忍不住,上前帮她挖沙。

  “滚。”一声轻淡,却是十分的冷漠。

  还未触碰到沙子的李翱,居然在她身上感觉到来自主子的威慑力,不禁立刻缩回手,乖乖地呆在她身后。

  直到她将两只小兽埋进去,两只老鼠终于跑了出来,在坟前叽叽喳喳起来。

  李翱瞧着它们看似抹泪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

  青烟安静地等待小老鼠发泄完,才铺沙,它们也跟着帮忙,四只爪子不断地爬动,沙子源源不断地覆盖下去。

  起身,鞠躬,离开。

  在回

  府的路上,两人一直沉默,忽而一个人撞到青烟身上,李翱立刻上前扶住她踉跄的身子,“没事吧?”

  他清晰看见青烟脸色微变,却见她摇摇头。

  因为她的手中,多了一张纸条。

  “我先不想回府,你先走吧。”

  “主子让我跟着你。”李翱有些猜疑。

  青烟打不过他,只好让他跟着,瞧见梦乡阁,脑子一动,立刻走了进去直接上了三楼,李翱只好躲在暗处。

  凤昊还在抚琴,青烟点头示意,趁关门的时候取出纸条一看:春雨楼旁来看雪。

  看雪?看雪

  青烟脸色一变,难道是太后安排她入宫见乐霜吗?

  可是李翱在跟着,设法撇开他才行。

  转过身,她对上凤昊含笑的双眸,对于夜暮沉的温和,他的显得妖艳。

  “你哭过。”凤昊起身走到她面前,怜香惜玉地帮她拭去残留的泪珠,“被欺负了?”

  青烟怔然,为什么帮她擦泪,柔和问她是不是被欺负的,不是夜暮沉。

  脸上闪过一丝落寞,她笑着摇头:“无碍,你这里有其他衣服吗?”

  凤昊挑眉,扬了扬自己的衣袖,眨眼道:“这件如何?”

  青烟还未回应,他已经脱了下来,她惊得捂住眼睛,身上的衣衫忽然被他扯开,不禁惊呼:“你做什么!”

  “不是换衣服么?”他捂嘴一笑,“放心,只是外衣。”

  青烟这才松开手,犹豫片刻还是穿上了,感谢的话刚准备脱口而出,他突然伸手摘下她的发髻,三千青丝落下,只见凤昊有片刻的恍惚。

  没缓过神,他已经拉着她坐在凳子上,拿出化妆的盒子,二话不说地在她脸上忙碌起来,青烟知道他在帮自己伪装,只好任由他来了。

  片刻后,凤昊直勾勾地凝视着她,啧啧两声:“我的功夫简直出神入化了。”

  青烟立刻拿出镜子一瞧,惊得双眼无法从上面挪开,眼前的女子双眸如桃花,轻一眨眼就能迷倒四方,浓妆抹艳,却不失高贵。

  如此浓妆,她从未试过,而且凤昊故意画得妖媚,若是随意一看,定是认不出是原来的她!

  “青烟感激不尽。”她莞尔一笑,魅惑动人,“你所说的玉一般的男子,我已经不记得样子了,方便的话你告诉我名字,以后遇见他,我必定不让他靠近。”

  凤昊满意一笑,启唇,正准备说出沈玉的名字,门外传来小二慌张的声音:“公子,三楼不能随便进。”

  瞧见青烟紧张的神情,凤昊手一扫,将化妆盒藏在桌底,一手搂过青烟的腰间,将自己和她的衣衫扯开些许,把头凑下去。

  青烟惊得瞠大双眸,他的五官在眼前无限放大,几乎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双手下意识地抵住,正准备推开。

  门就被撞开了。

  青烟余光一瞥,果真是李翱!

  于是伸手勾住凤昊的脖子,将头埋在他胸前,故作羞涩。

  “阁主,他”小二为难。

  凤昊手一动,彻底将她的身子贴在他的胸前,眉梢微挑:“不知客人找谁?”

  李翱看见两人亲密的举动,顿时想逃,可是青烟明明进来这里了,除了这个房间,四周都没有她的身影。

  于是不好意思地拱手:“冒昧闯入实在抱歉,阁主是否见过一个女子。”李翱狐疑地盯着他怀中一身红衣的背影。

  青烟微微转过脸,青丝浮动,只露出侧脸,便回过头。

  李翱一怔,那个绝色艳丽的女子,根本不可能是青烟。

  “梦乡阁女子众多,不知你找的是哪一位?”凤昊不甚在意地轻笑,一手缓缓地抚摸着青烟的发丝,一手弹向桌上的茶杯。

  杯子猛地飞向李翱面前,他伸手接住,杯子残留的冲劲顺着他的手传遍四肢。

  内力很深!

  李翱知道他这是在警告,便将茶杯弹回去:“不必,打扰阁主了。”

  他一走,青烟才松了一口气,却发现凤昊抚摸她的手还未停下,不禁瞪了他一眼,立刻推开,凤昊一脸忧伤:“还说如果我是男子,会被我迷倒。”

  “被你外貌迷倒,不代表喜欢你。”青烟随意地回应,走到窗边观察地高度,她猜测李翱会在四周徘徊,正门出去还是不妥。

  “那肯定是有喜欢的人了。”凤昊撑着下巴,“不会真的是夜王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