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谁吃谁都不知道呢(1/2)

加入书签

  青烟双眼红肿,无力地靠在夜暮沉胸前,听着有力的心跳,异常的心安。

  “暮沉,我怕。”她低喃,手指似有似无地轻抚他敞开的肌肤。

  “嗯?”夜暮沉擒住她的手,轻嗅她发丝间的清香。

  青烟怔怔地凝视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似乎不曾见过一般,盯得出神逆。

  暮沉,我怕,因为我不懂你的心,你的手是否也这样握着舒琴?

  睫毛低垂,挡住她眼中微妙的情绪,夜暮沉挑眉,正准备发话,门外传来下人的声音:“王爷,清理双院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东西。”

  清理双院?青烟有些疑惑,轻轻推开他,却被他搂得更紧,直接拥着她唤道:“拿过来。”

  青烟脸色一变,他们现在的姿势鼷

  门已经被推开,那人只瞄了一眼,就立刻错开,脸上通红起来,忙不迭地将手中的东西递上去。

  青烟也不顾两人衣衫不整,好奇地看过去,竟是一盒空了的胭脂和烧成只剩下一角的荷包!

  “暮沉,我”不解释的话,就会再次被误会了。

  孰料夜暮沉伸指阻止她下面的话,目光温和没有半分的指责,他笑着从怀中掏出另一个荷包,随意地抛给了下人:“这个,也烧了吧。”

  青烟惊得立刻拦下他的手,这个鸳鸯荷包他明明就是很喜欢的。

  “一些不值得留念的东西罢了。”夜暮沉似乎看出她的想法,温柔地揉着她的头。

  明明眼前就有更好的女子,又何必对过去念念不忘?

  趁着她手中力度变小,他立刻扔了出去,似乎怕她再次夺回一般,下人连忙接过,低着头继续问道:“那这个胭脂盒”

  “也烧了吧。”

  毫不在意的语气,让青烟心中一颤。

  那个他重视得不惜打她的胭脂,那个破旧却珍重的荷包,如今随手一扔,毫无眷念。

  这,不正是在回应她心中的问题吗?

  青烟抬眸,陷入他魅惑的双眸无法自拔,眼中盈光闪闪,轻喃:“暮沉”

  “再这样看着本王,本王会以为你迫不及待了。”他揶揄地用手指轻抚她的后背,如同弹琴般点点引火,青烟一颤,猛地推开,羞得咬着下唇。

  夜暮沉自然地阻止她这一微小的动作,当手指触碰到她的下巴时,下意识地瞧了她一眼。

  嗯,这次没搞错了。

  轻笑一声,他将她搂着带下床。

  “去哪?”她连忙帮他整理下衣衫,再看看自己的是否凌乱。

  “去了就知道。”

  一出门才发现四周的下人忙碌的走动,破烂的木材都被搬了出去,青烟忍不住问了出来:“他们在干什么?”方才她睡的地方也只是一个空置许久的小房间。

  “大扫除,不好吗?”

  青烟后来才听李翱说起真正的原因,心中充满着窃喜和甜蜜。

  相比春色柔和的深府,皇宫中则是人心惶惶。

  “连个女子都抓不到,要你们何用!”夜季渊拍案而起,脑中尽是那飘飘红衣。

  护卫跪在地上不敢多言,他们跑出城外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一个人影,又怎么会抓不到呢?

  夜季渊扶额似乎在回忆什么,大脑隐约有些疼痛,记得她说过,自己是沁宁宫的妃子,于是唤来一个太监,冷声道:“起驾,去沁宁宫!”

  太监恭敬应了一声,正转身想去准备,却顿住了脚步,迟疑道:“皇上”

  “还愣着做什么!”

  “皇上!三十大宫,二十小宫,唯独没有沁宁宫。”太监急得冷汗直飚,皇上很少会主动去后宫,今日难得开口,却是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夜季渊双眸一沉,不存在?好,竟是被那女人糊弄了!

  他在殿中来回踱步,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骤然想起华祭司所言,青烟昨晚会入宫,却没有抓到她,反而遇到一个莫名的红衣女子。

  “让华祭司来见朕!”

  片刻后,华祭司从容不迫地走入大殿,行礼。

  “华祭司,朕昨晚看见一个女子了。”他盯着华祭司每一个神态。

  华祭司心中一惊,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脑子一转,“莫不是穿着红色衣服的?”

  “确实。”

  华祭司神情忧虑,欲言又止,夜季渊不耐地怒吼:“继续说!”

  “皇上,臣猜测是鬼。”

  夜季渊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地拍案:“大胆!”

  那么真实的身影,她还帮自己揉太阳穴,还跳了舞,怎么可能

  “皇上当时可曾遇见其他人?”华祭司小心翼翼地试探。

  他蹙眉沉思起来,似乎还看见了清太医,顿时喝道:“传清太医过来!”

  华祭司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虽说清太医和他作对,可是对于青烟的事情,他总会

  包庇的。

  果然,清烨上来就想好了推辞,装得诚惶诚恐:“臣昨晚在旁烧纸给阳贵妃,就看见皇上来了,还不知和谁说话,臣只好随便附和。”

  有了第二个人这般说法,夜季渊也开始怀疑起来,心底有些寒意:“你真的没看见人?”

  “没有。”

  红衣女子的事情就这样被封住了,任何人禁止讨论,而夜季渊一整天的心情也极差,听见大臣的汇报一律按心情回应。

  “禀告皇上,益州东部雪灾严重,农业作物无法收成,百姓都在挨饿,而章郡王只顾玩乐无心治理”

  “杀了。”皇上毫不犹豫地说着。

  大臣小心谨慎地回应:“皇上,现在最重要的解决粮食的问题,这郡王之位空缺下来,一下子不好安排。”

  旁边的大臣唯恐天下不乱地添了一句:“听闻这个章郡王和太后那边的亲戚有着一点点的关系。”

  皇上听后更是双眸一凛,不容抗拒地下令:“杀!”

  夜暮沉带青烟来的地方,是深府的一个地下室,里面摆放着简洁的桌子和书架,桌上还放着一些瓜子和茶具,鲜有灰尘,显然是有人常在这里。

  “这边。”夜暮沉的催促,让她收回打量的目光,快步上前。

  走了一段路之后,便看见了一个深潭,还未靠近冷意已袭来,夜暮沉二话不说地脱下了衣衫,踏足进去,青烟惊得转过身子,耳边传来他撩人的笑声。

  “本王有穿裤子。”

  她深吸一口气,这才慢慢靠近,将手小心翼翼地伸入,只进了一寸,就忍不住立刻缩回来。

  果然,很冷!

  “在这等着本王。”

  青烟疑惑地抬眸,却见他阖上了眼,潭水覆盖到他的肩头,但从他勃起的青筋和端坐的姿势,青烟可以看出他在练功。

  练功?难道他

  青烟激动地睁大双眼,想问却不能打扰他,在四周徘徊不定,只好走出去分散注意力,再次回到那张桌子,不知不觉地泡起茶来。

  这个隐秘的地方就在深府的下面,她却一点都不知道。

  而今日,夜暮沉主动带她来这里,是不是代表着他开始信任她了。

  嘴角微不可察地勾起,将桌上的四个茶杯都倒满,忽而听见身后有人靠近,还未来得及转身,脖子猛地被擒住,暴喝声响起:“你是谁!”

  一股杀气传遍全身,喉咙不留一点缝隙,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青烟立即抽出匕首,猛地朝后刺去,那人很快就察觉到她的动作,用另一个手扣住她的手腕。

  完全不是对手

  一阵犀利的风声呼啸而来,几滴水珠落在头顶,只觉擒住自己的那人蓦然后撤。

  青烟趁机拉开距离,大口地喘着气,这才转过身,眼前却是光着上身的夜暮沉,浑身都沾着水珠,显然是刚从寒潭中冲出来的。

  袭击青烟的那人,瞧见夜暮沉的一刻卸去了所有敌意,刚准备说话,夜暮沉已经攻了过来。

  “喂,你干什么!”他快速抵挡,只防不攻,眉宇间尽是担忧,“竟敢运气,不要命了吗!”

  青烟知道这人定是和夜暮沉认识的,连忙唤道:“暮沉不要打了!”

  暮沉?

  那人诧异片刻,恍然大悟:“这就是青烟对吗!哥错了还不行嘛,诶不要打脸!”

  诙谐的语气和方才杀气凌然的时候判若两人,脸型英朗,五官青烟看着他捂住脸挨打,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是简信。”夜暮沉这才停下来,本来含笑的嘴角蓦然一僵,捂住心脏轻咳起来。

  简信立刻把上他的脉搏,脸色一变,“你还真运功了!”

  方才那几拳,简信能感觉没有几成的功力,不过是想教训一下他罢了,绝不会导致气息混乱至此,他的身子还是湿的,证明刚才在寒潭,想来对自己身体的状况是清楚的。

  二话不说,简信就提着他跑回潭边,将他塞回水中:“青烟有哥看着不要担心,安心疗伤!”

  夜暮沉瞥了眼后面疾步赶来的青烟,她眼中的焦灼让他心中一暖,不禁朝她微笑,给予安慰。

  简信拉着青烟远离寒潭,回到桌子旁,相对而坐,开始打量起她来。

  眼前的女子,双眉如月,眼睛似水,朱唇皓齿,不算倾城却清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