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待本王为帝,还你倾世婚典(1/2)

加入书签

  身子急速下落,青丝飞扬,一慌乱青烟忘记了如何安全落地,还未反应过来,已被一个人接过,稳稳地落在地上。

  青烟潜意识地觉得是夜暮沉,笑着抬眸,扬起的嘴角却在看见那人后蓦然僵住,连忙推开落地逆。

  “李管家。”

  他眼中少了显见的恨意,白色的胡子漂浮着更显沧桑,只是淡淡地点头:“夫人这轻功,是王爷教的?”

  “是。”青烟怔了怔,觉得他的态度比往日好了。

  “李管家,去准备一下,后日出发到益州。”夜暮沉不知从哪走了过来,习惯性地将她搂过来。

  李管家恭敬地应声,退下。

  “怎么这么快出来了,小心冷。”他带着她入屋,青烟却扯住他的衣角,顿在原地,欲言又止。

  “嗯?”

  “你要走了吗?”她担忧地抬眸,潋滟波光中倒映着他清晰的面孔鼷。

  夜暮沉轻嗯一声,再次将她搂入房间,瞥见她失落的模样暗自发笑。

  青烟一声不吭地推开他的手臂,盯着树干,再次点足跃上,这次注意力集中,成功地跳到了上面坐着,她知道夜暮沉不能运气,所以是不会上来的。

  “下来。”他板着脸。

  她深吸一口气:“除非你带我一起去益州。”

  夜暮沉轻笑,故意避开她的问题:“那本王上去了。”

  青烟脸色一变,他宁愿上来都不答应她吗,怒然回首瞪着他,果真是瞧见他要跳上来的姿势,立刻主动下去按住他的肩膀。

  他趁机双手圈住她的腰,把头埋在她脖子边,轻阖上眼:“本王说不带你了?”

  温和的气息在肌肤上散开,化作无限的柔情融入体内,青烟一怔,良久才反应过来,提着气细声询问:“那么是一起走吗?”

  她不愿,再次独自在府中等候,如同往日在将军府苦苦等了杨景天三年,最后却落入被刺杀的下场,不过如今,却是百般的庆幸。

  如果让她对杨景天说一句话,那就是“谢谢你当年不娶之恩”。

  这两天时间,青烟都在深府练习轻功,夜暮沉偶尔还会下去寒潭中养伤,很快便到了要出发的日子,六辆马车在门口备好。

  所有人都在等候着夜暮沉和青烟的出现,终于看见两人挽手走了过来。

  夜暮沉扫了众人一眼,“李管家,你留在这里。”

  众人一怔,难以置信地看着主子,李翱连忙说道:“主子,你还没原谅李伯吗?他之前也是无意的。”

  “只是深府需要一个看管的人罢了。”他淡淡地回应,不打算收回决定,“况且你肩头的伤未好,正好在这里修养吧。”

  李管家脸色难看,袖中的拳头捏紧,艰难地开口:“是。”

  白影黑影相视一眼,皆是难以理解,青烟看着这个情形有些想阻止,但想着夜暮沉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就闭上了嘴。

  六辆马车,夜暮沉和青烟一辆,白影黑影和李翱一辆,其余都是给益州东部救济的粮食。

  一上车,青烟就想起了呆在怀中的小狐狸,不禁有些落寞,轻叹一口气。

  “再捉一只吧。”夜暮沉知道她的心思,将她轻柔地搂紧。

  “不用了,如果再次失去,会尝试多一次这样的心痛。”青烟靠在他胸前,摇摇头,在这种还未安定的日子里,怎能将那些脆弱的小生命带在身侧。

  “青烟,待本王为帝,定以十里红妆铺路,百只狐狸相迎,还你一场万人向往的倾世婚典。”

  他的声音很轻,却字字有力地砸入她心头,惊得她浑身一怔,全身血液飞快流转。

  他竟要,还她一场婚典

  入了深府,她早已没想过要一场红妆梦,他却亲口许下承诺。

  双眼湿润,她忍不住主动迎上双唇,一点即离,笑靥如花:“好。”

  后宫中。

  玉贵人妩媚地倚在夜季渊怀中,喂他吃着切好一块块的苹果,满意地看着皇上惬意的神情。

  “皇上,妾身有个疑惑。”

  “说。”

  “为什么华祭司每次都能猜到夜王妃的动静,有这么神奇的法术吗?”她试探地瞄了皇上一眼,发现他没有发怒的预兆,继续说道,“妾身怀疑,他们两个是故意迷惑皇上的。”

  夜季渊听后眯起眼,自从上次夜暮沉进宫后,他就怀疑起华祭司了。

  “难道皇上不试探一下他吗,妾身当初重用他时,可是被他反咬了一口,这样不忠诚的人,怎么好留在身边。”她娇嗔地靠得更近,“妾身担忧夜王的势力越来越大呀。”

  夜季渊沉默片刻,召来了华祭司。

  “华祭司,之前皇兄邀请你去深府施法,朕命你即刻出发。”

  华初瞄了眼得意洋洋的玉贵人,便知道是她在怂恿,不卑不亢地拱手道:“回皇上,如果臣没有猜错,夜王他们已经离开深府了。”

  “去哪了?”

  “益州。”

  夜季渊双眸一凛,锋利地盯着华初,然而他的神情依旧面无表情,“来人,派人去深府查看!”

  他的手指在桌上敲打,双眉不耐地隆起,才想起自己的疏忽会让皇兄有机可乘,还未等到有人回来汇报,已经忍不住唤来鲁奇胜。

  “鲁尚书,益州郡王未定,雪灾严重,你想办法解决一下。”

  鲁奇胜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事情要交给他处理,然而只好应下,退下后才打听到夜王也插手这件事情,皇上显然是要和夜王争民心,而且故意拿自己开刀,如果处理不好定会想办法对付自己。

  上一次才和夜王合作,这一次就要成为敌人了。

  “华祭司是怎么得知夜王妃的下落?好生神奇,不如教教我们吧。”玉贵人掩嘴一笑。

  “这是家传的秘密,恕臣不能相告。”

  “呵,还家传啊,分明就是糊弄本宫!”

  两人一言一语,针锋相对,夜季渊听得眉头直皱,怒道:“够了!”

  几个时辰后,查探的人回来禀告,深府确实没有了夜王和夜王妃的身影,夜季渊看着华初的眼神瞬间复杂起来。

  “臣还预测到一件事情。”

  “说。”

  “雪国姬氏将要把魔爪伸到月国了,如果不采取措施,会给月国带来不可预测的伤害。”华初的眼眸掠过一丝恨意。

  有了华初之前多次的预言,夜季渊也有几分相信了,可是姬氏的事情他没有过多的了解,似乎是一个麻烦的存在,他挥挥手,让右丞相去调查姬氏的事情。

  连续五天五夜的奔波,夜暮沉一行人才快要抵达目的地,只要通过这段偏僻的道路,前面就是益州了。

  大雪呼啸而过,青烟忍不住掀开一角窗帘,看着外面被染成洁白一片的树木,粉妆玉砌,银装素裹。

  本来闭着眼睛假寐的夜暮沉,蓦然睁开眼,忽而将弓箭塞到她手中,落下窗帘:“有人!”

  青烟一怔,完全感觉不到什么不妥。

  “你呆在这里。”说罢,他正要钻出马车,青烟立刻拉出他的手腕,将他扯回来。

  “让我去!”她目光坚定,手指发紧。

  夜暮沉犹豫片刻,便笑着点头,为她披上斗篷。

  六辆马车全部停下,青烟一把跃上车顶,瞧见李翱他们三人都站出来了,环顾四周,耳边充斥着风呼呼的声音,还是看不出哪里有人。

  “夫人怎么出来了!”李翱赶过来她身侧。

  “无碍,人在哪里?”她捏紧弓箭,蓄势待发。

  “四周都有。”李翱话音一落,一只箭破空而来,瞬间射向马背上,黑影立刻冲过去一剑挥断,而那辆马车里装有的正是粮食。

  看来他们的目的是后面的四辆马车,一旦毁了夜暮沉去到益州也无济于事!

  青烟立刻跃到其中一辆上面,顺着弓箭的方向看去,确实瞄到了一簇衣角,立刻拉起弓箭,迅猛地射去。

  嗖,一人倒下!

  四周的黑衣人纷纷现身,二十个左右的弓箭手统一瞄准后面的四辆马车。

  李翱、黑影白影默契地围在青烟四周,用剑抵挡着箭的飞入,青烟深吸一口气,将注意力放在射箭的人身上,拉弓。

  骤然,一只箭擦过李翱的肩头朝她飞来,青烟咬牙,没有避开。

  她要相信他们三个

  手指一松,紧接着毫不犹豫地从箭筒中抽出另一支箭,没有丝毫间断地瞄准另一个人。

  射向青烟的那只箭正朝她的肩头飞来,只差一寸,利光乍现,一把匕首旋转飞来,撞开了弓箭,而抛出匕首的正是白影,她惊诧地看着青烟的侧脸。

  刚才,夫人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不怕受伤吗,还是笃定他们三个能保护她?

  一股被信任的热流涌上心头,白影嘴角不由扬起,手中的利剑挥得更有力度。

  兵器的碰撞声不绝如缕,弓箭手越来越少,剩余十个人纷纷对视一眼,皆是抛开了弓箭,抽出长剑冲了上去。

  “不要让他们靠近!”青烟喝道,帽子已经滑落,发丝上沾满雪花。

  他们以一敌三,将敌人封在外围,最后一人没有攻向青烟,而是趁机冲到马车旁,青烟施着轻功赶上,却见那人钻进了马车,门帘撩起,映出里面的一点星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