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暮沉别走,抱我(1/2)

加入书签

  “早上我们分配粮食的时候,为什么不来?”

  “你傻啊,我们是土匪,是用抢的!”老大怔了片刻,立刻凶恶地回应。

  “若是能安稳生存,谁又想做土匪。”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洞外,知道夜暮沉已经抓住了他们的同党。

  “现在益州贫穷潦倒,你们发财有何用,夺穷人之才算什么男子汉,有本事去抢贪官的,相信你也看出来于大人家中存了不少的粮食,他独自一人享福,对你们不管不顾,皇上更是赐死了郡王后不派人救济你们,若不是今日我们来了,你哪有机会能抢到大米。”

  她滔滔不绝,老大听得脸色越发的难看,青烟斜睨着他笑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们不帮益州富强起来,这片山迟早剩下一片死尸。”

  “闭嘴!竟敢诅咒我们!”老大提着刀怒然冲了过来,瞪大双眼将整张脸逼近青烟面前鼷。

  然而看清她的五官后微微一怔,她那双眼睛是那么的晶亮清澈,即便洞里昏暗无比,依旧闪烁着异人的光芒。

  “说得轻松,官员的东西是那么容易抢的吗?”老大别开脸,语气却比方才软了几分。

  青烟手背绑着的手没有间断地磨着身后的石头,刚才他一凑过来,惊得她手一颤,不知按了哪个位置,身后传来石头移动的声音。

  猛地往后看,竟是别有洞天!

  石门打开,里面有众多女子和小孩躺在草堆中,偶尔发出痛苦的呻吟,空气中蔓延着一股奇怪的香味。

  “奶奶的,你找死!”老大紧张地跳了起来,凶神恶煞地跑过来连忙关掉机关。

  “慢着!”青烟冷喝一声,“我能救她们。”

  里面的环境明显比外面的好一些,而且四周存放着很多抢来的粮食,如果没有猜错,这些女子都是他们土匪的人。

  老大神情出现一刹那的激动,然而很快被不信任所掩盖。

  青烟瞧着他的脸庞,深吸一口气,现在只有赌一把了!

  “这里面有一种怪异的香味,你们中毒了吧。”一旦一个人中毒,身上会散发出一些异味,如果不及时医治,随时可能死亡。

  老大听后脸色大变,按着机关的手也慢慢退开,谨慎地盯着眼前的女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夜王的女人。”青烟轻笑,不是他自己说听闻夜王的女人很厉害么,“现在老二还没回来,我又被你绑着毫无反抗之力,你让我进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一丝拯救它们的机会,不愿试吗?”

  老大纠结片刻,一咬牙,提起她的衣领走进去,关上了石门。

  青烟顿时松了一口气,仰着头问道:“可以让我自己走吧,我需要检查它们。”

  老大边割断她的绳子边恐吓道:“你敢搞什么花样,老子即便得罪夜王,也要把你杀了!”

  青烟轻笑着点头,这样反而证明这些女人和小孩在他心中占着很重要的位置,这个老大也不是只会抢杀掠夺的土匪。

  “梁大哥是不是有饭吃了。”一个瘦如柴骨的小孩爬了起来,双眼艰难地睁开一条裂缝,终是无力地倒回地上。

  青烟立刻闪到他身侧,接住他的身子,柔声道:“是啊,只要你们都好起来,就会有饭吃了。”

  小孩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女子,低喃着:“仙女姐姐。”

  梁大哥看见她竟然会轻功,顿时恼怒自己大意了,可是听见她哄着那个小孩子,一阵苦涩从心底蔓延开来,盯着她认真在检查着小孩身体的背影,坚定而冷静。

  他竟有那么一刻,觉得她真的会救下她们。

  “你们去过哪里,都有什么症状,这些香气是如何沾染上的?”在梁大哥失神的时候,青烟已经严肃地提出众多问题。

  “有些觉得舌头很麻,有些不能发声,经常呕吐,还有些死了。”说到最后两个字,梁大哥沉重地别开脸,“她们都是留在这里不出去的,可是不知为何变成这样。”

  躺在地上的女子似乎想回应,却只能痛苦地呻吟着。

  青烟难掩悲悯之色,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梁大哥再仔细想想,她们变成这样的之前,遇过什么人吗?”

  他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在青烟身边的妇女,举着颤巍巍的手扯着她的衣角,苍白的双唇蠕动,似乎想说什么,青烟立刻把头凑过去。

  “乐将军。”她声音沙哑,说得极其艰难。

  “不可能!”梁大哥反应激烈,气愤地瞪大了眼,“乐将军不可能害我们的!”

  青烟诧然,乐将军?益州乐才崔将军,掌管五万兵力,是杨景天以往一直敬仰的人物,可是乐大将军和土匪怎么扯上联系了?

  青烟蹙眉,低声道:“梁大哥冷静点,可以将乐将军的事情说一下吗?”

  “不是他!”梁大哥猩红了眼,大刀一挥,在空中劈出犀利的风声。

  全场陷入一片沉重死寂,妇女和小孩都紧闭上眼。

  他越是激动,青烟才越是觉得有问题,不禁冷笑一声:“既然你有意隐瞒,我也无能为力,你就为了你的乐将军赔上这里所有人的性命吧。”

  她甩袖站起,梁大哥立刻将大刀架在她脖子上。

  双眸带着一分冷意,两分愤怒,青烟毫不畏惧地抬头盯着他:“要杀就杀,恕青烟无能!”

  “梁大哥”

  “不要”

  “我们不想死”

  草堆上虚弱的众人纷纷低喊,扯动沙哑刺耳的喉咙,想阻止梁大哥,有一个女孩甚至呕了出来,翻了白眼。

  梁大哥一惊,立刻跑到她身边,紧紧抱住细小的身体。

  青烟静静地伫立,冷眼旁看。

  梁大哥痛苦地闭上双眼,挣扎半晌,终是站了起来,从草堆中取出几块残缺的植物。

  青烟瞧去,蓦然一颤,那是半夏!

  “你们不会生吃了吧!”

  “你的意思是真是它们的问题?”梁大哥脸色一变,咬牙切齿。

  青烟松了一口气,勾唇一笑:“你该庆幸是半夏搞的鬼,只需要用生姜捣汁服下就可。”

  众人还未从死里逃生的转变中反应过来,纷纷难以置信地盯着青烟笔直的身影,后知后觉地脸露兴奋,一种求生欲让他们绽放出苍白的笑容。

  梁大哥愣了愣,狐疑地看了看她,骤然,石门外传来巨大的声响,整个洞口为之震动,他才脸色一变,想起这个女人是人质!

  连忙瞪向她,准备再次抓住。

  然而青烟比她快一步闪到一个小男孩身后,抽出匕首架着他的脖子。

  “你!根本就没想着救我们!”梁大哥看着青烟的神情全然没了方才的怜惜,怒得青筋暴露,惊觉自己上当了。

  “我不是告诉你解毒方法了吗,只是你还想让我当人质。”青烟冷笑一声,拉着他步步靠近石门,“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让你出去了我们还有解毒的机会吗,夜王绝对会杀了我们!”

  石门已经摇摇欲碎。

  “我保你们。”她秀眉微挑,朗声道,“只要你配合,这里的人不用死,外面的兄弟更加不会有事。”

  笑话!夜王生性残暴,怎会听一个女人的话,还妄想保他们性命

  然而她笃定的态度和平静的双眸,似乎一切不在话下,让梁大哥动摇起来,还未来得及回应,石门轰然破碎。

  碎石飞溅,其中有一颗迅猛地朝青烟飞来!

  青烟立即撤去匕首,正准备跳开,身子却被扑倒在地,碎石在头顶擦过。

  抬头,竟是梁大哥。

  “我会躲。”她心间一软。

  梁大哥也诧异自己的动作,头还未抬起,身子就猛地被提起,肚子骤然一痛,被撞到洞壁上,痛得他呲牙咧嘴,双眼睁开一条裂缝,只见一个白色人影慢慢地朝他走来。

  衣决飘飘,步伐从容,浑身散发着杀气。

  “暮沉,慢着!”青烟连忙挡在他面前,神情担忧。

  “你护他?短短时间就产生感情了?”夜暮沉阴沉的目光盯着梁大哥,随后冷睨着她怀中的孩子,“还认了孩子?”

  声音冷若刺骨,如浸寒潭。

  青烟又急又好笑,他的想法怎么都

  张口欲辩,夜暮沉已经抽出剑,刺向梁大哥,青烟立刻放下小孩,从背后紧紧环住他的身子,急道:“暮沉,她们中毒了,这件事和乐将军有些关系,先不要冲动。”

  夜暮沉感觉到她的柔软,手一顿,旋即飞快地在梁大哥身上来回切割,收剑。

  众人一怔,眼睁睁地看着梁大哥身上的衣衫破碎成片,层层落地,夜暮沉转身回抱着青烟,挡住她的视线。

  “你!你!”梁大哥立刻恼羞地蹲下身子,万万没想到这个夜王会当众除去他的衣衫,洞口外,站着被绑着的兄弟们和老二,皆是一副惊世骇俗的神情。

  夜暮沉面不改色地搂着青烟走出洞口,外面坐着整帮土匪,挤满了山洞。

  “暮沉,先给他们找一些生姜吧。”益州山上土匪不少,如果可以笼络倒是不错的。

  夜暮沉嘴角微勾,双眼锋利冰冷。

  青烟咽了咽口水,垂下头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