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暮沉在,我怎能离开(万更)(1/2)

加入书签

  本来准备强硬运功的夜暮沉一惊,诧异地凝视着她的脸容,只见她眉梢中掠过自信,双眼期待地闪烁着,似乎在说,信我。

  他宠溺一笑,转身拥她入怀逆。

  熟悉的气息充斥四周,青烟安心地闭上眼,再次将树叶放在嘴边。

  土匪们看见这一幕简直想吐血,他们好像选错了人!

  黑影白影撑不住了,被猛地击飞两边,乐才崔看向夜暮沉的那边,发现他的背部完全暴露出来,没有一丝防备,于是阴险一笑,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

  一直没有被攻击的梁俊蓦然闪了过来,冷厉地挡住了乐才崔的长剑。

  “你这是要背叛我们吗!”乐才崔冷冷地觑着他。

  “是谁背叛谁,乐将军最清楚。”梁俊怒得猩红了眼,“枉我那么相信你!”

  “那只能怪你太蠢了。”乐才崔低声笑着。

  锵鼷!

  两人同时退开,再次攻击,慢慢地变成了他们两个的战场,鲁奇胜看着四周也没有野兽的动静,不紧不慢地看着他们两个的斗争。

  轰!

  山间震动,众多蹄声纷至沓来,众人猛地一怔,所有动作都停顿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远处。

  沙石飞扬,尘土滚滚。

  野兽的咆哮声响彻山崖,所及之处大树倒塌,土地下陷。

  青烟这才从夜暮沉怀中抬眸,看着远处尽是感动和欣慰。

  她,成功了!

  “再不走,你们在埋葬在这里吧。”青烟轻笑,斜睨着鲁奇胜。

  “你竟敢谋害官员!”鲁奇胜怒得直甩袖,却是赶紧寻找着逃跑的路,嗖地一声往下山的路奔去。

  乐才崔也是脸色一白,喝道:“全部撤退!”

  士兵听见这可怖的声音,吓得抛下土匪不管,跟着乐才崔飞快逃离。

  然而跑得慢的那几个,被一些豺狼和豹子吃掉,尖叫声连绵不绝。

  既然已经叫了它们出来,血腥的事情定是避免不了的,若不是逼不得已,她也不会这么做。

  一次性唤来这么多的野兽,青烟顿时感到疲劳,浑身无力。

  带头的狮子已经冲了过来,对着土匪们张开血盆大嘴,青烟连忙冲过来展开双臂:“不要!”

  狮子的动作戛然而止,警惕地和青烟对视着,四周陷入诡异的宁静,青烟试着伸出手想抚摸它的头颅,狮子猛地跳开,含着敌意地转身离去。

  青烟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它们还未接受自己,但还是帮了她一把。

  “谢谢,这片山我会好好帮你们保护住的!”她用尽全力大喊,身体开始发软,夜暮沉立刻冲过来接住她。

  脸色一沉,一声不吭地抱起她下山。

  被抛下的土匪们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不约而同地看向梁俊,才想起他是叛徒,顿时愤怒地冲过去拧起他的衣领,二话不说用拳头砸向他脸上。

  “暮沉,他们”青烟担忧地看着身后,声音虚弱。

  “无碍,死不了人的。”夜暮沉完全不在乎身后的人怎么样,现在最重要的是怀中的女人!

  回到房间,夜暮沉将青烟轻放在床上,轻吻她的眼帘,等她渐渐入睡了,才起身出门,找回那个仆人算账,于大人已经很自觉地跪在门口。

  在山上和鲁尚书、乐将军对持的事情已经传到他耳中,于大人更是忌惮这个夜王,

  “那个人呢!”夜暮沉剜了他一眼。

  “自杀了!”于大人立刻回应。

  “那你是不是也该自行了断一下。”

  “夜王饶命啊!臣保证不会再放闲人进来了,臣对益州了解,可以为夜王和夜王妃提供最适合游玩的地方,还可以转告朝廷的动静。”于大人期盼地又磕了几个头。

  盯着他渗着血的额头,夜暮沉才罢休地挥手。

  青烟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看看身边夜暮沉还在不在,而这次,她还未转头,就感觉到脖子湿润,温热的气息烫得她浑身一颤。

  凭着触觉,她已经清晰地分辨出,是舌头!

  是谁!

  腰带被拉开,一双冰凉的手探入,青烟一惊,睡意全无,连忙按住腰间的手腕,耳边却传来温柔的声音:“是本王。”

  他撑直双手,将她圈在其中,长发低垂,落在她脖子边摩擦着耳朵,青烟第一眼便落在他的胸前,结实完美的肌肤,两枚红点增添几分性感。

  青烟脸一红,别开了脸:“梁俊怎么样了?”

  他蹙眉,低头,咬住她的耳垂:“一醒来就询问其他男人,嗯?”

  钳住她的下巴,强硬转正,吻上她的双唇,青烟脑子一白,再也无法思考,主动地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热情回应。

  屋外细雪飘落,房内热气蔓延。

  青烟脸色涨红,随着他的吻落在脖子上,目光迷离起来,轻咬下唇,似舒服似忍耐。

  “本王的名字。”

  “暮沉。

  ”青烟撑起一丝理智来回答他的问题。

  他满意地凝视着她被自己所迷惑的神情,手一扯,衣衫落下,青烟忍不住轻吟起来。

  “休息好了,本王就不客气了。”

  两人的欲火在这一刻被彻底点燃,如痴如醉,汗流浃背。

  待夜暮沉释放后,青烟本来恢复的精神瞬间被剥夺,很想立刻陷入沉睡,双眼朦胧,卸去了所有的防备。

  然而,门外传来叩门声。

  “夜王,那帮土匪已经在外面跪了两个时辰了,你看”是于大人的声音。

  青烟蓦然睁开惺忪的双眼,土匪?两个时辰?

  夜暮沉却懒洋洋地把头埋在她脖子边,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青烟嘴角无奈抽搐,难不成从他们那个开始梁俊他们就一直在等着吗?

  “你是知道的?”青烟摇了摇枕边人。

  “嗯。”声音净带着释放后的舒畅感。

  “那你还”青烟恼羞地将被子捂在脸上。

  “嗯?”有问题?

  青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移开圈在她腰际的手臂,准备起身。

  “这么着急?”他抬头,凤眸半眯,散开的青丝随意垂在肩头,焕发出一阵阵魅惑之气。

  “我是想快点解决完他们的事情,多一些独属于我们的时间。”青烟为自己的机智深感佩服,夜暮沉似乎也很满意她的回答,让她起床更衣。

  只是等青烟都穿好了,夜暮沉还懒懒地撑着额头躺在床上看她。

  “怎么不起来?”

  夜暮沉笑眯眯地伸出一只白藕般的手臂,青烟心中暗笑,握上他的手指,拉他起来。

  一丝不挂的身体青烟还是不敢直视,他却偏要她帮他更衣。

  青烟只好别开脸替他穿上,似乎想起从前在深府的日子,他从来不需要别人伺候,无论是更衣,还是倒茶,他都是自己动手。

  那么现在,是承认了她是他的人吧。

  她嘴角勾起一个甜蜜的弧度,手指不知什么时候摸上了他光着的胸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夜暮沉按住手背。

  “原来还没满足。”他揶揄着,诱人的双眸让人情不自禁地陷入。

  青烟手心紧紧地按住他的那一粒

  “不不是的。”她连忙抽出来,迅速地为他穿好内衣和外衣,外加斗篷,一气呵成,不敢分神。

  到了大堂,果真看见梁俊他们一行人跪在地上,不同的是个个脸上都有淤青,梁俊最为严重,又肿又青,几乎要认不出他来了。

  “夜王!”众人纷纷匍匐在地,唯命是从。

  夜暮沉坦然接受,坐在中央的凳子上,俨然一副主人公的模样,青烟自觉地为他倒了杯茶。

  “何事?”他拈起茶盏,轻呵热气。

  “我有关于乐将军的事情想汇报。”梁俊抬起头,目光坚定。

  夜暮沉眉梢微挑,默许。

  “我确实是乐将军的一名将士,可是当初乐将军给我的任务,是让土匪们团结起来,作为他暗中的力量,我多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知道了他们的难处也知道他们有善良的一边,不知不觉结为兄弟,因为我万万没想到乐将军想将我们一招击溃,若不是夜王来了,我们绝对逃不出他的魔爪!”

  夜暮沉轻笑,也算是明白了,乐将军这几年丰功伟绩,已掌握五万兵权,又怎么看得上他们益州区区土匪,不如拿下他们,顺便立多一个功,重要的是

  “你以前不止是普通的将士吧。”夜暮沉浅尝一口热茶。

  梁俊脸色黯淡,咬牙切齿:“我和乐将军交情很深,在一次战役立功,本该升职福将军之位。”

  所以,乐才崔怕他对自己的地位产生威胁,才陷害他是叛徒,不想让他归队咯。

  青烟叹了一口气,枉梁俊对乐才崔那么信任,在中毒后还要维护他,可惜认错了人,误了终生。

  “既然乐将军不屑于让你们做暗中的力量,那,本王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夜暮沉将茶杯递给了青烟。

  “不过本王的要求很高,我需要你们团结其他各地的土匪,益州、南都、徐阳慢慢地将所有地区都连成一片,最重要的,是不能藏身于山头中。”

  众人一怔,不在山头中怎么做土匪,睡哪里住哪里?

  不禁竖起耳朵,听着他下面的说法,夜暮沉却故意吊他们胃口,搂过青烟:“你怎么想?”

  青烟一直跟着他的思路走,突然被他这么一问,很顺口地将心中刚形成的想法说出来:“山上有山上的优势,如果一些地形复杂,易守难攻的,一旦占有了,也可以是不错的地盘。”

  她看了看夜暮沉,发现他没有反驳,于是继续说道。

  “可是方才他们所在的地方就不行了,而且好的山不是那么容易寻,想安然藏身的话融入百姓中是个好的掩饰方法。”

  夜暮沉满意勾唇,柔声

  道:“不愧是本王的女人。”

  青烟得到夜暮沉的赞赏,像吃了糖的孩子眯眼一笑。

  众人却目瞪口呆,他们是土匪,百姓都恨之入骨,怎么可能融入百姓之中!

  唯独梁俊认真的沉思起来。

  “没人规定土匪要和百姓作对。”梁俊看向身侧的兄弟,若不是他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脸,定是认真十足的模样。

  “抢官员之财,护百姓之粮。”青烟赞同地点头。

  “那还不被抓起来打死!”有人胆怯起来了,百姓的易抢,官员的就

  “那就要看你们的头脑了,怎么躲过敌人的抓捕,怎么用战术。”

  “我们哪有那么多脑子想这些!”有人急了,觉得这样比以往的生活更加危险。

  “本王只留有用之人。”夜暮沉看着那人的目光带着杀意,众人纷纷噤了声。

  这些人将成为他篡位的一股力量,他不允许背叛!

  梁俊是打过仗的人,有几分自信和狂热:“兄弟们,你们跟不跟都是死路一条,难道乐将军会放过我们吗,况且这里有我作头脑,你们怕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犹豫,有些跃跃欲试。

  夜暮沉驱散了其他人,让梁俊留下,三人继续讨论了半天,到了夜晚才离开。

  从此之后,梁俊看夜王的眼神充满了钦佩和尊敬,对之前绑架青烟的事情深感愧疚,在地上磕头半天都不愿意起来,最后青烟实在忍不住了才叫他停下来。

  临走前,梁俊最后看了眼在月光下的两人,一个深沉难测的男子,一个善良果断的女子。

  以后的皇位和后位,非他们莫属吧。

  在于大人的介绍下,夜暮沉带着青烟开始闲逛益州。

  天空还飘着小雪,夜暮沉撑着伞,青烟呵着白气缩在他的怀中,同时探出小脑袋看看四周。

  因为鲁奇胜带来了皇上派来救济的粮食,本来沉寂悲哀的益州一下子热闹起来,店铺开始重新营业,众人看见夜王皆是热情待客的模样。

  “夜王,这支花我送你的!”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双脸通红,一手羞涩地藏在背后,一手举着鲜花。

  夜暮沉嘴角勾起,笑意不抵眼底,给人疏远的气息。

  小女孩被他看得发毛,虽说那笑容很迷人,可是怎么感觉比这雪还要冷。

  她的手在微微颤抖,可是已经递了出去,不想收回来,况且四周的大人都在看着呢。

  夜暮沉手臂勾着青烟,准备和小女孩擦肩而过,青烟立刻顿步,带着细微的责怪:“暮沉。”

  随后主动伸出手接过她的花,笑道:“姐姐替他收了。”

  小女孩眨眨眼,不悦地撇嘴,“姐姐是谁?”

  “姐姐是他的妻子。”青烟竟在她身上感觉到一种女人的敌意!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俘虏了?

  “那我以后长大做夜王的妾!”她天真的仰着头,幸福洋溢。

  看戏的人纷纷偷笑起来,似乎在看青烟怎么回答。

  青烟的手一僵,恨不得立刻塞回给她,可是这样不太礼貌,看向夜暮沉,他一副“谁让你收”的神情,青烟顿时又气又恼,硬生生地将花塞到他怀中,掰开他的手自顾自的往前走。

  夜暮沉呵呵一笑,蓦地将她扯回怀中。

  将花递给小女孩,她痴痴地凝视着这个天使般的男子,不知不觉地将花接了回来。

  “本王,不喜欢女人。”

  低哑的声音格外迷人,小女孩沉醉半晌,回过神来,两人已经从面前离开,细细回想他方才的话,本王,不喜欢女人?

  她喜悦的五官渐渐拧成一团,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用尽全力跑回家:“母亲,我要变成男人!

  一个偏远的地方,逃走许久的兰舒琴终于找到了要寻的人,急切地敲打着大门。

  门开,却看不见是谁。

  她的心提到嗓子里,颤声道:“齐叔叔,是你吗?我是兰儿。”

  那人的容貌,赫然是齐智杰!

  他身子一怔,难以置信地看着双眼缚着绷带的女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齐叔叔,我找了你好久。”她激动地握住那人的手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他脸露难色,微微地推开她:“兰儿,我已和你们断绝关系,无论发生什么,我也不会参与。”

  “齐叔叔,你还在恨他们将你逐出家族吗?”兰舒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呵,这些年,我在外面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你在宫中享福是不会懂的。”他悲哀地闭上眼,若不是帮了那些人做事,他自由安宁的生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来!

  兰舒琴自知父亲的罪行深重,怪就怪叔叔和父亲喜欢上同一个女人,而父亲为了不让叔叔得逞,竟陷害叔叔,害他被逐出家族,永不相认!可是如今,能帮她的就只有齐叔叔了。

  她咬牙,伸手解开自己的绷带,一双骇然空洞

  的缺口可怖难看。

  没了绷带的遮挡,她的脸容更清晰地展现出来,齐叔叔的脑中再次浮现那个令自己着迷的身影,心疼和愤怒瞬间涌出,“这是怎么回事!”

  “兰儿为心爱的男人挖了双眼,他答应娶我,却为了另一个女人要杀了我。”她神情悲痛地将衣衫扯落,一个还未痊愈的伤口呈现。

  “兰儿还险些被那贱人一箭射死了!齐叔叔,你看在我娘亲的份上,救我一命吧!”

  齐叔叔怒得直捏拳头,连忙帮她整理好衣衫,扶她起来,“她是谁,竟然如此狠心无情!”

  兰舒琴心中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