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既是大家闺秀,就该学会自重(1/2)

加入书签

  青烟双手捧着清水,扑到脸上,冷入心底。

  瞧着水中的颜色渐渐变黑,她的心更是揪了起来,身旁的太监递给她一条手帕,趁机瞄了她一眼,发现脸上布满了黑汁。

  青烟顿住,深吸一口气。

  离从雪国逃亡已经过了六年,六年的时间,该是不会被认出的。

  用手帕将脸蛋擦拭干净,青烟视死如归地抬起头,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逆!

  回到院子里,众多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越晗本是毫不在意地一瞥,然而看了一眼之后就无法移开视线了。

  清秀的五官在阴天中散发着清丽的气息,双眸波光滟潋,低垂着却不显卑微,脸蛋白皙如玉,棱角分明,婉转秀丽茶。

  许是和一开始出现的模样相差甚多,此刻的对比更让人觉得惊艳。

  太后走到她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五官,青烟立刻垂下头,但也清晰地看见了太后印堂处长有一颗痣。

  青烟袖中的手紧紧相握,感觉到汗珠冒出,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

  太后本来锐利的眼神,在看清她的模样后渐渐地放松下来,笑道:“公子这般俊俏,怎么要掩盖起来呢?”

  青烟感觉到她语气没有了敌意,不禁松了一口气,太后之前在找人吗?

  “是臣让他这样做。”华初走到青烟身侧,“白雾只是侍从,若是容貌出众容易引来麻烦,而我们来这里的途中正是因为这个出了一些意外,连马匹都弄丢了。”

  青烟赞赏地瞧了他一眼,经他这么一说,就连使者来拜访为什么连护卫都没有的事情都解释。

  太后恍然大悟,立刻友好地说道:“待你们回去之日,哀家定会命人送你们。”

  两人连忙谢恩。

  “奔波了这么久,你们也累了,来人,快带两位使者去使馆居住。”太后挥手吩咐。

  越晗张张嘴,欲言又止,最后看着两人越来越远的背影,忍不住喊道:“慢着!”

  太后睨了他一眼,他抖了抖身子,却强装起威严,道:“后日是雪国的大节日,你们陪朕一起过吧。”

  青烟发现他的目光紧紧地盯在自己身上,眼中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怒,青烟无奈地摇头,小孩终究是小孩,她看向太后,询问她的意思。

  “既然皇上这么说了,两位使者就一齐吧。”太后眯着眼,嘴角的笑意却极浅。

  青烟和华初这才答应下来,随后退下了。

  太后觑着越晗,感叹道:“皇上长大了。”

  “太后,越儿想和他们继续玩耍下才会下次不会再轻举妄动了,请太后原谅!”越晗立刻垂下头,害怕太后又惩罚自己。

  “傻孩子,这点小事算什么。”太后轻笑一声,让人带他回寝宫,自己也接着离开,

  转角处,太后瞄了靠在墙上的少年一眼,发现他眼中暗涌着波涛汹涌的恨意,太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竟是白雾公子离去的方向。

  “怎么用这种看你姐姐的眼神来看他?”太后挑眉。

  少年收回目光,拳头紧捏,冷声道:“什么时候抓她回来?”

  太后满意地盯着他冷厉的神情,笑道:“既是囊中物,何必急于一时,反正现在她在月国混得不错,短时间内不会被杀死的。”

  青烟出宫一路上都是垂着头,若不是盯着华初的后脚跟,定会撞头了。

  到了使馆,两人松了一口气,青烟抬头,竟发现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如果两个大男人还要用两间房,就太奇怪了。

  华初坐下倒了两杯茶,递到她面前,自己轻浅起来,沉默不语。

  青烟瞧着他淡然的神情,有些不悦,蹙眉道:“你怎么能如此冲动,太后身边暗卫很多的,若是你失败了”

  “你是怕被我连累吧。”华初没有看她一眼,而是转向窗外,心里莫名地有种恼怒。

  青烟的话被他冰冷的语气打断,不禁怔了怔,盯着他冷硬的侧脸,难以置信道:“你是这么想我的?”

  华初不语,捏着茶杯的手紧了紧。

  外面还是白天,青烟决定出去散散心冷静下,华初听见门扉推开的声音,直至她的脚步声完全消失,才回头看向她离开的方向,神情复杂。

  虽说今日之事是他冲动了,但若是青烟一直在他身侧,他很多事情都做不成,而且自己的心思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咔,杯子裂了。

  青烟独自走在街上,冷意袭来,习惯性地想收紧斗篷,却发现留在房间里,不禁撇撇嘴,走到一棵树下依靠着。

  对面就是卖花的店铺,青烟看着颜色绚丽的鲜花出神,心中涌出苦涩。

  暮沉,你在哪?

  情不自禁地走到店铺里面,取出了几支问了掌柜多少钱,刚要掏出银两的时候,才惊觉带在身上的银两在一路上已经用完了,顿时黯然失色。

  掌柜看着她的脸色,知道是没钱付了,立刻变了脸:“没钱就不要捣

  乱!”

  在他要抢回青烟手中鲜花的时候,一只纤纤细手挡在其中,娇声传来:“谁说公子没钱的?”

  掌柜看着那手中的银两,一脸喜悦地收下了。

  青烟侧目,发现是一个年纪比自己小些许的姑娘,正一脸羞涩地盯着青烟使劲眨眼,青烟蓦然一怔,还未反应过来,那姑娘就介绍起来。

  “我是尚温春,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公子

  青烟才想起自己还没换下男装,不禁讪笑地将花束塞到她手中:“在下不过是区区书生,这花就当作送你的礼物吧。”

  不认识,怎能随便受别人恩惠,何况是一个对自己有其他想法的女子。

  “公子是嫌弃温春吗?”身后传来委屈的声音,如同遭受天大的不公之事,听得青烟顿住脚步,她已经赶了上来,“如果公子有空的话,可否陪温春闲逛?”

  青烟瞧着她期待的目光,脑子一转,道:“好,不过在下对这里不太熟悉,恐怕要姑娘带路了。”

  “没问题!那么公子怎么称呼?”

  “白雾。”既然用了,就用到底吧。

  一个丫鬟脸色着急地追赶过来,随后看见尚温春和一个瘦弱的男子走在一起,顿时松了一口气,甚是无奈地摇摇头,低喃:“看来尚郡主又要收一个男宠了。”

  丫鬟挥挥手,身后现出几个猛男唯命是从,“都跟上,看准了时机就照老办法敲晕吧。”

  青烟在尚温春的介绍下,尽情地欣赏了雪国的景色,虽说她当年原是雪国人,可是她出门的机会不多,对这里的地形也只能是知道大概,从未亲眼见过。

  到了一处小凉亭,两人停了下来,尚温春时不时偷瞄下青烟,这个男子比以往的都好,温柔和蔼,文质彬彬却不虚弱,皮肤更是美得像女子。

  她眼中掠过一丝算计,脚踝突然一拐,身子朝青烟身上倒去!

  青烟下意识地接住,紧紧地搂住她的腰间。

  尚温春似乎料到他这般举动,很自然地勾住青烟的脖子,两张脸飞快地贴在一起。

  瞳孔骤缩,青烟震惊得身子一僵,感受着嘴上真真切切的柔软!

  她居然居然

  青烟立即想推开,尚温春却享受地闭上双眼,主动地伸出舌头。

  天啊!这个大胆的女子是谁!

  不顾一切地推开,青烟脸色铁青地转过身,用袖子狠狠地擦嘴,尚温春脸色受伤地瞠大双眸,泫然欲泣,用食指指着他的背影哭诉起来:“你!你竟然如此嫌弃!”

  “既是大家闺秀,就该学会自重,姑娘的闲逛,恕白雾无法奉陪!”青烟冷下了脸,愤然甩袖离去。

  “你给本郡主站住!”她的怒吼从身后响起。

  郡主?

  青烟脸色微变,为什么偏偏还是一个有身份的郡主!

  “你们这些臭男人夜夜就算自重吗!凭什么我们女子不能找男人!”尚温春冲到青烟面前,恼怒地仰着头盯着他。

  “不凭什么,你可以继续找,但不要找我。”青烟甚至没有看她一眼,脚跟一点,瞬间离开她身侧。

  暗中的男子看见这一幕立刻冲出来,将青烟包围住。

  青烟神色一凝,紧张地回头看向尚温春,她收到青烟担忧的目光,蓦然一怔。

  他,居然还有闲心关心自己

  青烟看着她坦然自若的模样,似乎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嘴角冷勾:“不知郡主想抓我去哪里。”

  尚温春看出他眼中的嘲讽,不禁产生几分自责,对眼前的男子更是势在必得,咬牙,命令道:“抓起来!”

  五个男子纷纷冲过去,青烟捏拳,立刻跳到旁边的树梢上,一个男子从身后紧跟而来,伸出手想要擒住她的脚踝。

  青烟一缩,旋即闪到屋顶上,两个男子却突然出现在前面,步步逼近,另外两个则在身后包抄,她只好咬唇,抽出匕首猛地上前冲去。

  前面的男子没有料到他竟然带着利器,纷纷后退一步,青烟趁机用力跳起,飞快地逃跑,其中一个男的连忙伸出手去抓她,却只能碰到她的衣衫。

  五个男的,她不可能打得过,夜暮沉唯一教她的轻功,就是用来逃走的!

  如果此刻暮沉在,李翱就会立刻出现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