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别和本王抢女人(1/2)

加入书签

  黑影的身子蓦然一颤,脸上闪过一抹怒色。

  正是夜暮沉。

  他一手搂住青烟,一手持剑猛然一挥,四周的护卫纷纷被剑气震开,李翱带着几个黑衣人赶来,为夜暮沉掩护,他趁机点足踏空离去。

  夜暮沉将青烟带到客栈里,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床上,立刻换下身上的衣服,坐在床上紧紧地凝视着朝思暮想的女子。

  他为她摘掉头带,散去属于男士的发式,同时将她身上的男装换掉,打来一盘热水,将布沾湿轻轻擦拭在她脸颊上。

  不见几日,她竟然被尚郡主抓去当男宠了茶?

  夜暮沉双眼冷峻,噙着清晰可见的心痛。

  手指渐渐取代了湿布,温柔怜惜地抚摸着她的侧脸,然而一想到青烟晕倒前所说的那句话,手指蓦然顿住。

  良久,才缓缓收回来,双手负立站在窗前,不去看床上个的女子。

  李翱赶了回来,跪在地上汇报:“主子,所有人都安全离开了。”

  “嗯。”他淡淡地应着,双眼疲惫地阖上,“准备好明日离开的船。”

  若是细看,可以发现此刻他眼中有些血丝,衣衫带着几分凌乱,连气息都不太平稳了。

  “是。”李翱担忧地瞧了眼床上的青烟,发现她身上没有被虐待的痕迹,立刻松了一口气,雪国尚温春可是一个吃男人不眨眼的变态郡主!

  这一晚,蜡烛从未熄灭,夜暮沉一直守在青烟身侧,坐在桌旁翻看着书籍,脸上更显憔悴,李翱多次提议先去休息。

  但他怕,怕睁开眼,她又不见了。

  待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房间明亮几分,依旧陷入昏睡的青烟,脑中不断闪过来到益州后发生的所有事情,派米,打土匪,被乐才崔包围

  “夜王这是包庇土匪?”

  “梁俊,你说吧。”

  “哼,本将军今日就要除去他们!”

  青烟眉头紧蹙,这声音就是这把声音

  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青烟慢慢地掀开眼帘,还未理清脑中的思绪,身侧传来熟悉的温柔声音:“饿了?”

  青烟一怔,这不是

  猛然回头,竟看见夜暮沉撑着头看书的场景,顿时呆若木鸡,难以置信地低喃:“暮沉?”

  夜暮沉嘴角轻勾,好看的凤眸将疲倦地掩盖下去,满意地看着她眼中即将溢出来的狂喜,只见她步伐缓慢又小心地朝他靠近,脸上尽是不确定。

  “是本王。”他轻声说着。

  青烟空荡的心被他柔和的声音完全填补,再也抑制不住,猛地扑到他怀中紧紧相拥,双臂圈住他的后背,整张脸都贴在他胸前。

  那有力的心跳,证明不是幻觉。

  “你来了。”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从被算计上了华初的船,到在丛林中不知方向地长途跋涉,到遇见雪国太后,到被尚温春绑入府中当男宠,每一件事,她心里想的人都是他。

  一个人的生命中总会有一两个让你回想起来,就充满希冀的人。青烟有两个,一个是飞鸾,一个是夜暮沉。

  青烟深嗅着夜暮沉独特的气味,明明有很多话想和他说,但到了这一刻,她发现只想好好地呆在他怀中,外面所有的困难都可以不管,因为知道他会帮自己解决。

  “准备一下,今日离开。”

  他手指穿入青烟的发丝中,疼爱地轻揉。

  青烟狠狠地点头,随后蓦然一怔。

  慢着,离开?

  立刻脱离夜暮沉的怀抱,她惊诧地瞠大双眸,后知后觉地想起昨晚的事情,在尚温春府上听见的那把男声,就是乐才崔!

  他竟是尚温春的表哥?还要来要害华初!

  她当时是和华初一起来的,现在他有危险了当然不能就这样回国!而且最重要的是,尚温春府中定有很多不见得光的事情,一旦抓住乐才崔庇护表妹养男宠的把柄,就可以趁机削弱乐将军的势力!

  思及此,青烟脸上一片急切和激动。

  “暮沉,快去救华初。”

  她连忙取过斗篷披在身上,心想着不知华初还在不在使馆。

  夜暮沉瞧着她急切的神情,眼中的温和柔情慢慢褪去,变得冰冷彻骨,一字一顿地铿锵道:“本王凭什么救他。”

  毫无感情的一句话,让青烟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诧异地回头看着他脸上的冷笑,心头一紧,连忙解释:“我昨晚听到了尚温春和表哥的对话”

  “本王只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跟本王立即离开,”他缓缓起身,逼近青烟身前,用手指绕着青烟的发丝,一扯,声音骤冷,“二是自己留在这里。”

  意思是,她选择二的话,他就不会再管她吗?

  头皮一痛,却不及心底的寒意。

  青烟难以置信地抬头,撞入他墨黑阴沉的双眸,所有话顿时哽在喉咙中无法吐出。

  强硬地深吸一口气,青烟再次开口:“暮沉,有人要害华初,我不能就这样离开”

  “本王说了,只给你两个选择!”他手上的力度加重,眼中闪过一抹阴鸷。

  关于华初的所有事情,他都没有任何的兴趣!

  若是再从她口中听见华初这个名字,他恐怕要忍不住将这里都拆了!

  “若是青烟选二呢。”青烟痛得眼眶涌出一层薄雾,喉咙发紧,却倔强地仰头和他对视。

  呵。

  夜暮沉忽而嘲讽一笑,松开了她的发丝,连连后退几步。

  好,很好,他连夜赶船,听见她出现在雪国的时候心急如焚,日夜担心她被雪国的人伤害,后听见她被郡主当男宠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日日夜夜不曾间断地前往雪国。

  身上的衣服没有一块是干净的,脸上也是从未试过的狼狈,就这样披上黑衣,冲入府中去救她,她看见他的第一句,竟是唤他华初!

  他当她未看清楚,忍了。

  现在,她头脑清晰,安全回国的路就在眼前,她却还是嚷着华初的名字!

  青烟,他给你吃了什么迷药,让你奋不顾身去护他!

  夜暮沉愤然甩袍,指着客栈的大门,冷眸相对,“若是你出了这门,就别想再进深府。”

  青烟顿时如同五雷轰顶,震得浑身一颤。

  他竟然用这么方式来威胁她,也不要去救华初,难道就因为华初曾经对她做过暧昧的动作,他就这般的怀恨于心吗?

  青烟双眼含雾,艰难地将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声音沙哑道:“你,非要这样吗?”

  她朦胧悲伤的双眸让夜暮沉心中揪痛,冷意更甚。

  原来,华初在她心中的地位是如此之高。

  轰!

  眼前的桌子瞬间被夜暮沉一掌击碎,碎米飞溅而来,擦过青烟的脸蛋刮出一条血痕。

  青烟似乎毫无感觉,一点点地垂下双眸,转身,朝大门走去。

  夜暮沉闭上双眸,胸膛因为愤怒起伏不定,青烟的脚步声在耳边逐渐消失,他心中大乱,一分无措,二分愤怒,三分冷意。

  听见声响的李翱连忙赶了过来,瞧着房中狼藉一片,惊得目瞪口呆,昨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

  “主子”李翱屏气轻唤。

  “回国。”夜暮沉冷然转身。

  青烟步伐沉重地赶到了使馆,现在只能等事情解决完再找夜暮沉说清楚了,她急切地推开房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桌上的烛台没有燃烧过的痕迹,床上的被单也没有动过,难道他一整晚不在这里?

  她问掌柜要来了新一套的男装,同时询问华初的下落。

  “在公子离开不久后,他也随着离开了,不过今日是雪国比武的日子,他应该会去皇宫的。”

  青烟才想起越晗邀请他们去参加什么节日,连忙问了地点,借了一匹马赶路,一夹马腹,她飞快地奔腾,然而没走多远,马突然悲痛地嘶叫一声,摔倒在地。

  青烟一惊,整个人随着翻到在地,胸口剧烈地疼痛,她艰难地睁开双眼,发现马的嘴巴竟吐出白沫。

  马有问题!

  青烟深吸一口气,整颗心落入谷底,现在身上根本没有银两可以去买马,也不知道华初到底去了哪里,手中没有弓箭,没有香料,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她丧气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夜暮沉狠心的话更让她觉得无助,五指紧紧地捏成一团,绝望地闭上双眼。

  华初,你的恩,青烟终究无法

  得得得!

  一阵阵马蹄声从远处赶来,青烟缓缓地掀开眼帘,瞳孔顿时被锁在眼前的人身上。

  一身玄衣随风飘荡,长发只用一条绿色发带束起,后背绑着一把琴,男子蓦然拉住缰绳,在她面前落地,脚步急切地走到她面前,伸出一双带着茧的手。

  “来。”

  青烟随着他的衣角往上看,清晰地看见他的五官。

  比那晚看得更加清楚。

  他五官俊美,双眸温和无害,如同一泓清泉,洗涤心中的不安。

  “沈大师”青烟难以置信地撑着地面站了起来,这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玉微微一笑,毫无尴尬地收回手:“走吧,赶不及了。”

  “去哪?”

  虽然青烟现在很需要一匹马,但不知道他要去的是哪里?

  “救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