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只是,青烟永远不离开深府(1/2)

加入书签

  听闻尚温春抓了华祭司的侍从,被太后从严处置,府上的男子统统被释放,尚温春戴罪潜逃,然太后并无赶尽杀绝之意,只是对她不管不顾,由她自生自灭逆。

  众人听闻一阵唏嘘,尚温春能如此猖狂,自然是得到了太后的庇护,只是这一次竟然亲自处理她,其中定有什么隐情。

  “听说是因为郡主的把柄落在其他人手中。”

  “月国使者的侍从,她偏偏抓上了这个,不就是得罪月国吗?”

  “是啊,虽说我们雪国强大,但也应该和他国搞好关系。”

  “”

  雪国皇宫里,太后斜倚在矮榻上,毛皮披在肩头更显华贵,双眸睨着地上跪着的男子,轻笑道:“华祭司,伤未好怎么就想离开了?”

  这男子,方才正想偷偷离开皇宫,却被她抓了回来。

  华初面无表情,以往还带着一星亮光,此刻已经全然熄灭,只剩无尽的幽黑。

  “太后睿智过人,统治了多年的雪国,又怎会不知微臣的意思。”声音中带有几分悲怆和孤寂,独独没有谄媚。

  他带伤逃离,不过是想活下去茶。

  如果回到了月国,别说要对付皇上的敌意,还要想办法靠近雪国,若是能逃出皇宫,躲在雪国生存,也许还有一丝报复的希望。

  太后挑眉,似乎是第一次看见他,深深地打量着他的五官,良久,才开口道:“你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让月国皇上势必除去你?”

  华初沉默半晌,道:“不信任了,自然做什么都是错的。”

  他的平静的语气彷佛说的不是自己,太后看他的眼神深了几分,忽而笑着用五指抚上他的脸颊:“哀家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也能帮你活下来,只是你这张脸恐怕就要不得了。”

  华初听后眼眸微闪,坚定道:“容貌只是虚浮的,没什么比活下来更重要。”

  太后满意地点头,“那么,从今以后,你便叫小初子吧。”

  他心一颤,这样的称呼代表着什么

  双眸紧闭,他终是匍匐在地:“奴才谢太后娘娘!”

  “去净身吧。”

  夜暮沉站在窗前,仰望是夜空,目光涣散。

  雪国

  他竟来到了雪国。

  四大国,他和丘国有交易,也想过和源国联手,唯独没有想过雪国,不是因为青烟是姬氏的人,而是

  琴,在雪国。

  他很累很困,却无法安心地在这个国家睡着,一闭眼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往事,自己宠在手心的人给了他最致命的一击。

  星眸转深,他回头看向在床上陷入昏睡的青烟,踱步到她身侧,若不是她需要静养,他恨不得立刻离开。

  青烟醒来的时候,就撞上了夜暮沉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双眸,双唇苍白,黑眼圈加重,眼眸带着血丝,青烟此刻才发现,他竟是这般的憔悴!

  惊得连忙坐了起来,腹部蓦然一痛,她倒吸一口气,低头,发现被子里面没有穿任何的衣服,而当时被乐才崔刺伤的伤口,已经被绷带处理好。

  “暮”微张唇,却发现沙哑得无法启唇,眼前多出了一杯水,青烟迫不及待地喝下,这才看向夜暮沉,他的双眸不再冰冷,嘴角翘起细微的弧度,只是更显虚弱。

  “你怎么了?”

  她的手抚摸着他的脸蛋,心痛不已。

  夜暮沉按住她的手背,阖上了双眸,轻声道:“本王困了。”

  “为何不睡?”她蹙眉,伸出另一只手揉按着他眼睛四周。

  “因为没了你这个暖炉。”他眼中闪过戏虐,青烟却没有开玩笑的心情,然而他已松开她的手取过挂在一旁的斗篷,“走吧,回国。”

  青烟一怔,总觉得他比她更迫不及待地离开。

  想询问华初的消息,却担忧夜暮沉生气,多次张嘴只好闭上,最后还是打算告诉她乐才崔的事情,当手探入怀中,脸色大惊。

  夜暮沉回头看向突然顿步的她,挑眉不语。

  “不见了。”她惊慌地转身跑向客栈,手腕一紧,被夜暮沉拉住。

  “是这个?”他这才抽出一封信,脸上却不欢喜。

  青烟松了一口气,低嗔:“怎么不告诉我。”

  下巴一痛,他修长的食指紧紧捏住她,眸光阴暗,“你就不怕本王回国?”

  她没有向他解释,难道就这么笃定他会救她吗?当时若是晚一步,她就彻底消失在世上了,此刻想来,依旧有些心慌。

  于是神情愈发的冷冽,不给她退缩的余地。

  “怕。”青烟坦然地勾唇,握紧他的手,低眸,“但时间紧迫,我已经没时间和你说了,而且我不愿欠华初的恩情,你不救我只好”

  “本王不听他的名字。”夜暮沉揽住她的肩头拥入怀中,小心翼翼地不去拉扯到她腹部的伤。

  青烟轻笑,仰头,闪着

  明亮的双眸,“好。”

  说起来,这件事多亏了沈玉。

  她回眸,看向发生了众多危险的雪国,低叹一声,转身,和夜暮沉上了船。

  “夫人。”李翱已经在船上等候了,瞄了眼夜暮沉,道,“主子多日未闭眼,劳烦夫人了。”

  青烟一怔,苦涩一笑:“好。”

  船上,李翱坐在最后,青烟和夜暮沉坐中央,她拍了拍自己的双腿,笑道:“暮沉,来。”

  夜暮沉依靠在船上,揶揄地觑着她,直到青烟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眼线,才罢休,动身,将头枕在她腿上。

  很软,很舒服。

  这一刻,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一般,鼻尖只有青烟的气息。

  海波泛起阵阵涟漪,太阳透过云层散发出稀疏的薄光,李翱难得轻笑地坐在一侧,为里面的两个人守候着。

  偶尔偷瞥,发现主子的发带被青烟扯落,一袭长发随意飘散,他向来含笑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疲倦,安心地躺在夫人的双腿间,夫人的手指揉进他的发丝里,神情温和。

  李翱多希望,这船就这样,一直开下去。

  只是,路都有走到尽头的一日,船停,梦醒。

  回到了益州,三人先回到于大人的府上,梁俊、白影黑影已经在等候。

  “主子、夫人!”白影眼中明显有些急切,她们两个没有跟去雪国,已经担心了很久了。

  青烟对白影的态度倍感欣慰,起码她还会关心自己不是吗?

  她听李翱的汇报,才知道舒凡儿也来到了益州,而她之所以会去到雪国,也是因为舒凡儿搞的鬼。

  在夜暮沉为她堆雪人的那一天,舒凡儿派人送她去见华初,就是想看看青烟和华初究竟是不是一伙的,舒凡儿偷听到那晚两人的对话,就将计就计,故意让青烟得到佛玉去换下酒杯,最后还在两人上船后,暗中松开了绳子。

  也许舒凡儿来益州只是为了帮夜季渊除去华初,却意外地拉上了自己憎恨的青烟。

  想起这一系列事情,青烟不禁有些心寒,杨景天死了,郡主对她的恨意恐怕是有增不减。

  “为什么她这么快被放出来。”青烟担忧地蹙眉。

  “没了杨景天,她的心更加坚定地站在皇上那边,皇上怎么可能不用。”夜暮沉冷冷地勾唇,“当初关入大牢,不过是给她一个教训,什么时候放人也不过是皇上一句话的事情。”

  夜暮沉瞧了瞧梁俊,突然问道:“当初说统领所有土匪的事情,你可有把握?”

  梁俊一怔,有些苦恼地低下头,终是坚定地喊道:“有!”

  “好,最后一件事,如果你手中重新掌握兵权,要他们随时听令本王,你能做到?”

  梁俊惊诧万分,先不说要他们听令谁的,就重新掌握兵权这个根本就不可能啊。

  然而他还是认真地低头沉思,如果要达到夜王的要求,就要自己在军队中威望极大,他未做过将军,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

  他还未思考完,耳边再次传来夜王低醇的嗓音:“若你能做到,乐才崔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如此自信的话,青烟不禁想起他和鲁奇胜谈条件的那日,他也说了类似的话:若是鲁尚书答应,杨将军的兵一个不漏地落入你手中。

  青烟知道,他在逐渐布置自己在月国的势力!

  梁俊这次惊骇得双眼瞠大,似乎听见天大的谎言,可是这话出现在夜王口中,总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去相信。

  短短几日,乐才崔的位置就拱手相让了吗?

  “能!”他双眸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整个人都精神抖数。

  只是梁俊没想到,这件事就在几日后,很快地实现了。

  梁俊和土匪的兄弟们交代一些事情后,跟着夜暮沉上了马车,准备去皇宫。

  青烟瞧着窗外的景物,思绪有些飘远,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太多。

  胸口一痛,她敛眉,咬牙忍住突然传来的痛苦,只当是自己压力太大了。

  沿途经过一片湖泊,波光粼粼,几只小舟摆在边缘,水中央飘荡着数朵净洁的荷花,青烟只觉整颗心都平静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