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她输的,是对暮沉的在意(1/2)

加入书签

  月国皇宫中,青烟被叫去太后寝宫后,夜暮沉也被唤住了,是皇上的人。

  夜暮沉眸光微闪,瞧了眼青烟的背影,再和白影吩咐一些话,随后抬步跟着太监前往御花园,皇上已经在等候。

  夜暮沉垂头,瞧着眼底的那抹明黄色锦绣衣角,温和地笑着拱手:“参见皇上。”

  他在益州立功,早知皇上不会就此放过他逆!

  “救济益州的事,真是多谢皇兄了。”夜季渊未转身,声音不冷不热,“只是朕已派人处理,皇兄这番举动是否多余了?”

  意思就是,你多管闲事了。

  夜暮沉不卑不亢地垂眸,低声道:“未听闻皇上对益州的行动,臣怕益州的百姓熬不过……是臣心急了。”

  “难道朕的每个决定都要向皇兄汇报?”夜季渊一怒,蓦地转身,盯着他从容不迫的脸孔,心中恨意更甚茶。

  夜暮沉撩袍,一跪,“臣不敢。”

  夜季渊黑如矅石的双眸冷了几分,似化不开的浓墨,良久,才散去冷意,笑道:“既然皇兄功劳如此之大,朕得好好奖赏。”

  心一惊,夜暮沉有种不好的预感,却也一副听命的模样。

  “从今日起,你便担任月国的鸿胪寺卿。”皇上一字一顿地砸向夜暮沉耳中,嘴角勾起。

  夜暮沉脸色未变,心念一瞬间千回万转。

  先皇曾下令,将夜王永远逐出皇宫,让他拥有名分却毫无权利。

  如今,夜季渊却要将他再次送入宫中,恐怕,是发现让他在外面更难控制吧,留在宫中,反而有了许多机会刁难他,惩罚他!

  “微臣谢过皇上!”他敛眸,伏下身子。

  夜季渊哂笑,继续说道:“雪国传来消息,为了弥补华祭司的意外身亡,会前来送礼请罪,来的人正是雪国皇后。”

  言罢,夜暮沉瞳孔骤缩,脸上闪过罕见的慌乱,然而脸朝地,皇上未能看见,只是皇上不用多想,也知道他心中的震惊。

  因为,雪国皇后,正是琴,束依琴!

  六年前,雪国皇上驾崩,幼子登基,皇后却未能升为太后,反被当时的太后掌权,她要求皇后保留原来的身份,留在后宫独守空房,国人称她为雪妃。

  这样的事情许是史上首例吧。

  “这件事,就交给皇兄处理了。”夜季渊眸光的笑意更深。

  鸿胪寺卿,相当于外交官的职位,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他去面对束依琴,他很好奇皇兄在青烟面前,会如何处理束依琴的出现。

  青烟出了太后寝宫后,被告知夜暮沉有事先离开了,她心事重重也不甚在意,连轿车都不坐,独自行走在街道上,一旁的白影迟疑道:“夫人,以你现在的速度,恐怕明日都无法回到深府。”

  明日都无法回到吗,她抬眸,尽是不安,最好,永远都不回去了。

  若她助暮沉,必须要面对太后的试探,处理不好反而会害了暮沉。

  白影看出她一脸的愁容,不禁问道:“太后说了什么吗?”

  她沉思片刻,本想问她武林中是否有能隐藏武功的方法,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暮沉身边有许多门派中人,若是有,暮沉自会知晓。

  “夫人,我们既然是一家人,自然有难同当。”白影瞧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敛眉,顿步。

  黑影点头附和。

  一家人……

  青烟舒心地勾唇,仰望着云卷云舒的天空。

  瞧,白影她们干劲十足,她又怎能就这样丧气了呢?

  “回南都。”她撩起车帘,矮身进去。

  白影和黑影对视一笑,相伴左右,车中传来青烟忧愁的声音:“太后知道了暮沉恢复武功的事情。”

  剩下的不用说,早已明晓。

  这次是黑影主动开口:“不答应不可?”

  她是想问,夫人有什么把柄被抓住了,有主子在,应该可以帮忙解决的。

  青烟一怔,不答应?她身上的毒是清烨特制的,太后说只有她才有解药,而且她不愿让暮沉担忧,他已经要考虑很多事情了,若是再加上她这边的……

  她避开话题,说道:“在梦乡阁停下,你们先回。”

  先将能问的人都询问一遍再说。

  两人知道夫人有难言之隐,也不再逼问,等她下车后,便先行回府,李翱在暗处保护着。

  然而等青烟进了梦乡阁,发现女客人少了很多,询问小二才发现阁主离开有一段时间了,没有了美男子看,客人自然少了些。

  青烟看向三楼独立的雅房,心生惆怅,除去了梦乡阁,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找到凤昊,那个一身红衣邪魅无比的男子,去哪了?

  “可否上去坐坐?”

  小二知道阁主和她认识,便允许了。

  掀开门帘,里面空无一人,她矮身低头看向桌底,化妆盒还藏在底下,果然!桌上的摆设却如同她离开那日!

  青烟蹙眉,竟有一种凤昊在南

  都建成梦乡阁只为见自己的错觉,若不然,他当初为何偏偏请她入房,为何告诉她莫名其妙的话,为何房间的布置从她离开后未有动过的痕迹!

  心中疑惑众多,当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口进来了一个人。

  一袭长发及腰,狭长的双眸夹着魅惑,嘴角浅笑,不达眼底,甚至有些怒意。

  正是凤昊。

  “正想找你,你就过来了。”凤昊轻拨发丝,反手关门,坐下为她倒茶。

  青烟抿了抿唇,瞧着没有冒热气的茶,“这茶水,恐怕不能喝了吧。”

  放了多少天,她已经不记得了。

  他的手一顿,敛去了笑意。

  “那就开门见山吧,上次我和你说的人,就是沈玉。”他双眸半眯,一瞬不瞬地觑着她,忽而起身上前,伸手抚上她的脸蛋。

  青烟一惊,后退一步:“沈玉是何人?”

  他这样的态度,似乎她已经和沈玉接触了一般,可是……

  等等,沈?难道……

  她蓦然抬眸,撞上他深邃的眼瞳,只见他再次逼近,直到将她逼入墙角,盯着她的五官,妖魅的嗓音散开,“想起来了?”

  “沈……大师?”

  她迟疑,他却沉默,答案不言而喻。

  传闻中不食人间烟火,不参与朝廷纷争,一心隐居山林的沈大师,就是当年她出手相救的那个男子?

  这个世界,太小了吧?

  难道他就是为了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多次出手相救吗?

  还未想清楚,凤昊已经再次启唇:“你还记得当初答应我什么吧。”

  不让沈玉走入她的世界。

  青烟的目光在他五官中流转,轻笑道:“沈玉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他啊,算是吧。”凤昊眸底掠过一丝无奈,还有少见的柔和。

  “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多,若是有足够的时间谈话,我会好好和他谈下的。”青烟笃定地点头,不然她欠下沈玉那么多的恩,心里也过意不去。

  聊完了沈玉,青烟想起了来这里的正事,眉头轻皱,急切道:“凤昊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造成武功丧失的错觉吗?”

  凤昊听见不是沈玉的事情神色也轻松许多,慵懒地走回桌子旁坐下,挑眉道:“不知。”

  “我是认真的,你就不能好好想想吗?”青烟对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有些不悦。

  凤昊无辜地撑着下巴:“这种东西还用想的吗?你应该去找大夫吧。”

  大夫……青烟脑中浮现两个人,清烨,和书逸然。

  清烨不可能帮,书逸然的话,已经回国了。

  突然,青烟想起了李管家给的请帖,一个叫毕阳泊的人,他是当年的太子太傅,也就是教暮沉武功的人,反正要去解决他和暮沉之间的矛盾,也许去见了之后有意外的收获。

  告别凤昊后,青烟赶回深府取回请帖,发现夜暮沉还没回来,这也好,她趁机去见下毕阳泊。

  上马,挥鞭。

  青烟按照请帖的地方出发,四周越来越偏僻,路人也不见得几个,前方忽而有个戏台,一人做戏,观众却无。

  眉头紧蹙,青烟的马匹放慢了速度,疑惑地瞧着戏台上面跳舞的女子,一身白衣,披头散发,双袖在空中挥动,划出一条条弧度。

  然而四周空荡荡,无伴奏,无对唱的戏子。

  她一直舞动身子,偶尔在碎碎念。

  树间刮来丝丝阴风。

  青烟只觉诡异万分,马彻底停了下来,她下意识地抚上绑在马侧的弓箭,心安几分。

  骤然,唱戏的女子猛地转过脸,正正对着青烟,她看清了女子脸上都摸了彩,不知真实面容,女子动作一顿,脚尖一点,跃向青烟这边。

  她立即抽出弓箭,对住女子,女子却毫无感觉,面无表情地朝她飞来!

  青烟暗惊,只好拉缰绳后撤几步,女子在她两步外停住。

  四周的温度骤降,青烟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女子。

  是人,是鬼?

  女子只是看着她不说话,双眼无神。

  “你是谁,为何在此唱戏。”青烟全身紧绷,随时最好反抗的准备。

  “可知西方的路怎么走?”女子轻轻开口,嘴边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让人不禁发颤。

  青烟猛地一颤,她已经自说自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