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来,彼琴非此琴(1/2)

加入书签

  青烟无奈地横了他一眼,明明亲眼看着他摔破……

  脑中闪过“毕阳泊”的身影,不禁蹙眉,瞧着已经坐在凳子旁喝茶的老头,她反应过来什么,立刻起身拱手:“谢前辈出手相救。”

  毕阳泊摆摆手,盯着她的双眼看:“小事一桩,只是不知姑娘得罪了谁?”

  青烟坐回床上,垂头沉思起来,那个熏香绝对是有问题的,请帖是李管家给的,那么,这也是李管家的一个局?

  脸色微变,青烟问道:“前辈救我的时候,除了看见毕阳泊,还看见何人?”

  毕阳泊听见自己的名字后双眉一挑,脑子飞快转动,点头:“有一个较老的人,还有一个双眼缚着绷带的女子。茶”

  青烟蓦然一怔,双眼缚着……

  兰舒琴?

  如果较老的那个人是李管家的话,也就是说李管家和兰舒琴联手来对付她?

  青烟睫毛微颤,慢慢地阖上双眸。

  原来,他竟是如此恨她。

  即使她说了会帮暮沉,他亦要除去自己吗?

  内奸难防,若是留他在深府,以后定会有危险!

  双眼再次睁开,已是一片明亮,她起身道谢告别:“谢谢前辈出手相救,我是深府夫人,青烟,若是前辈有事相求,可到深府来寻,我有事要处理,就先告辞了。”

  然而她还未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他沉重的声音:“等等!”

  青烟疑惑地回头,却见他的背影绷紧,声音也有些沙哑:“你,是夜王的妻子?”

  “正是。”不知为何,青烟觉得他呼吸加促。

  “想找毕阳泊?”

  “正是。”

  他站了起来,布着皱纹的双眼依旧锐利锋芒,“难道你不知夜王被永远逐出皇宫,更不得私见朝廷官员吗?”

  青烟一怔,为他突然转变得严肃的表情,忽而想起太后说的话,也随着敛眉:“我也是逼不得已,况且听闻毕阳泊和暮沉有些矛盾,作为妻子,我想帮下他。”

  “帮他化解矛盾?”毕阳泊冷笑一声,“朝廷之中,有利益就是朋友,无利益就是敌人,从毕阳泊选择辅助皇上开始,就没想过再和夜王打好关系,你这样做不过是多管闲事,严重的话更是弄巧成拙,为夜王添了麻烦!”

  他的语气加重,青烟却觉得他在关心暮沉,不禁多看了眼前的老头几眼,“前辈教训的是,只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不要什么矛盾,而是想寻找一种能造成武功尽失假象的方法。”

  毕阳泊听后沉默半晌,颇有意味地瞧着她:“若是假装不会武功很容易,难就难在迫不得已破了功,自然就被识破了。”

  青烟脸色一白,确实,夜暮沉之前掩饰得很好,只是当她情况危急的时候,就……

  说到底,是她害了他。

  “那,可有强行封住功力的药?”青烟眼中波光一动,若是强制性的话,就绝不会被发现,只是行事有些不便了。

  毕阳泊站了起来,走到窗前不知眺望何处,良久,才问出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爱他?”

  爱?

  青烟脑中闪过夜暮沉神秘的双眸,偶尔会温和如煦,偶尔会冷厉如冰,她贪恋他的温柔,感动他的庇护,不知不觉地,不愿看见他和别的女人有交集,不愿只做一个名义上的夫人。

  现在想来,她和暮沉两人,从未言爱此字!

  可是,她答应帮他夺位,他答应给他盛世婚典,一切,都是不言而喻吧。

  微一沉吟,她点头:“是。”

  “全力抢夺之中,你竟然相信爱。”毕阳泊无奈地摇头,“你可曾想过他夺位成功之日,你何去何从,坐上皇后之位,看着他纳妃嫔,日夜和一群女子明争暗斗,只为夺取皇上的一夜恩宠?”

  青烟蓦然一怔,看着他沧桑的背影,喉咙一紧,问道:“你是谁?”

  “正是你想找之人。”毕阳泊转身,眸中尽是岁月沉淀的痕迹,“我一生见证着宫内的纷争,觉得姑娘你实在不适合呆在后宫。”

  他觉得青烟这一双清澈动人的双眸,变成深沉幽暗的话,是多么可惜的一件事。

  青烟诧异一番,他才是毕阳泊,那么……之前她见那个是假的!

  袖中拳头紧握,她深吸一口气,回应他的话:“青烟是不及夜王的一半聪明,但不管以后如何,此刻我求药的心依旧不变。”

  撩袍,屈膝。

  她跪在地上,诚恳地看着毕阳泊:“前辈没有直接回绝,自然是有办法的,青烟恳求前辈帮忙!”

  只有让太后消除顾虑,才会安心地助暮沉对付皇上!

  毕阳泊叹了一口气:“药方是有,但材料难寻,不是短时间可以找全的……”

  他在此处停顿了,青烟也沉思起来,现在她这个模样回到了深府定会让暮沉担心,而且没有证据指证李管家,倒不如先留在这里好好收集药材。

  思及此,她抬头准备询问毕阳泊的意见,大门就被推开了,“老

  爷,宫中传来……”

  青烟随着看去,应该是毕阳泊的下人,只见他惊诧地盯着自己臃肿的脸,欲言又止,毕阳泊挥手:“无妨,说吧。”

  下人才继续道:“宫中传来消息,夜王被任命为鸿胪寺卿。”

  青烟一惊,猛地扭头看向他,再看向毕阳泊,他正好转头盯着自己,似乎接受到她震惊且疑惑的眼神,主动解释道:“我已经不管朝廷之事,只是一些大事还是会关心下的。”

  也就是说,下人那句话是真的!

  夜暮沉从她离开太后寝宫就没有出现过,难道是被皇上召了去?

  本是无权之身,反而轻松许多,去哪里都没人管,定是这次夜暮沉去益州的事情过于显眼,皇上不能再任由他这样下去了!

  这么多职位皇上偏偏选择了鸿胪寺卿,是不是最近有关于外交的事情发生?

  青烟敛眉,道:“青烟请求毕阳泊前辈收留我一段时间,一旦完成了药的配制,就立马离开!”

  看来她是铁了心要收集药材,毕阳泊只好答应了,让她起来,“深府离皇宫不近,上朝不方便,相信不久之后夜王就要搬回皇城附近的地区,你在这种时候留在这里真的可以吗?”

  青烟只怕太后逼得太紧,只能尽快把药丸制出来再说,于是她拜托毕阳泊派人跟深府那边通告一声自己安全,便开始暂居在这里。

  她来不及想夜暮沉会有多担心,现在皇上已经赋予他职位了,以后形势更加严峻。

  手捏着毕阳泊给了一张药方,青烟带着面具换了一身男装出门了,到了一个老鼠洞前,她顿步,摘下一颗树叶吹出一首曲子。

  不一会儿,三只老鼠溜了出来。

  青烟嘴角一勾,和它们沟通起来,询问了最近的蜂巢在哪里。其余的材料还算好,最危险的就是需要一些天然的蜂蜜,主要看蜜蜂的种类,一旦是攻击性极强的蜜蜂,就可能造成性命危险。

  偏偏,她找到的一个蜂巢,是杀人蜂的!

  最凶猛的莫过于杀人蜂,毒性强,它们一旦攻击起来,就是半个巢以上的蜜蜂一起出动。听闻曾经有一个人不小心拍走了停留在身上的杀人蜂,遭到了几百只杀人蜂的围攻,被蛰了几百道伤痕,不久后就死了。

  青烟不禁抿唇,瞧着远处的一个蜂巢,犹豫了。

  对于如此凶猛的蜜蜂,她根本没有把握可以驯服,那么只能用别的方法了。

  脑子不断转动,她沉思片刻,忽而想起蚤蝇是蜂类的克星,顿时双眼一亮,开始收集起蚤蝇。

  一个上午过去了,青烟瞧着手中的罐子,满意一笑,随后将自己宽松的袖子束起,双手、脖子还有露出来的地方都绑上了绷带,扶了扶面具,这才深吸一口气。

  一旦靠近了蜂巢,就免不了被攻击,这其中,必须动作迅速!

  其实,她没有多大的把握不中毒,毕竟一个蜂巢里面上千只蜜蜂,她根本应付不了。

  只是,一想起这个是重要的材料,她就咬牙靠近了。

  她双眸一凝,打开罐盖,蚤蝇飞了出来,青烟立刻躲在一棵树后,瞧着它们往蜂巢的方向飞去。

  蚤蝇一将卵产入蜜蜂体内,它们就会开始出现极度古怪、行为乖僻等症状,毫无方向感地四处乱飞,会被光所吸引,栽倒之后会继续无目的地乱飞,所以也称为僵尸蜂。

  只要青烟等着蚤蝇制造出一时的混乱,就可以趁机去取一些蜂蜜了。

  她屏住呼吸,蜂巢那处传来嗡嗡嗡的叫声,越来越大,青烟知道,它们开始斗争了!

  过了一会,青烟才现身,取出一个白瓷瓶,如履薄冰地靠近蜂巢。

  瞧见蜂巢表面露出的一些蜂蜜,青烟咬唇,心脏扑通扑通地加速跳动,此刻简直比对付狼群还要紧张万分,握着瓶子的手都开始出汗了。

  有些杀人蜂已经还是胡乱地飞着,青烟连忙试着轻功冲了过去,手一伸,白瓷瓶碰到了蜂巢,一丝丝蜂蜜流了进去。

  成了!

  青烟一喜,连忙撤了回来塞上瓶子,正要离开,一只蜜蜂凶狠地盯着她面具下的双眸,青烟连它身体的每一根毛都看得仔细,更感受到它眼中散发的杀意!

章节目录